知秋小说网 > 婚姻家庭 > 娘要嫁人 > 第29章

第29章

小说: 娘要嫁人      作者:严歌苓

两人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王方就被赵云翔在一个晚上赶出了赵家的家门。那夜,若不是她误打误撞地遇到了戴世亮,又被戴世亮认出后出手相救,恐怕就算不出个好歹也至少要得上一场大病。于是齐之芳便是在这样一个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和戴世亮重逢了。

戴世亮在城中的生意此时已做得颇为风生水起,此外他被岁月积淀成的成熟男人魅力,更让他本就风流儒雅的气质更胜往昔。因此齐之芳在再见到戴世亮时,心内亦不免一阵非常的悸动,好在她此时心内已经有了自己和肖虎之间的承诺,故能基本上做到和戴世亮发乎于情,止乎于礼。

由于王方暂时不愿回赵家,齐之芳家中又实在没有地方可以让王方居住,齐之芳便答应让王方借住在戴世亮家。虽然她也内心隐隐感到此事可能不妥,但是毕竟受制于现实条件,到底是无可奈何。

在戴世亮的帮助下,简单地安顿好王方。齐之芳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肖虎工作的消防大队门口。她眼望着本应该有自己和肖虎一间的新宿舍楼,此时已在肖虎夜以继日的监督下拔地而起,不免又是一阵阵心酸与感叹。

肖虎从基本竣工的新宿舍楼里出来时,正好看见推着自行车的齐之芳正从工地上深一脚浅一脚披荆斩棘地向自己走来,他见状忙摘下安全帽,迈着大步从满地碎砖碎石中开辟了一条道路,向齐之芳快步走来。

齐之芳在肖虎刚刚在自己面前站稳后,便迫不及待地对他说道:“今天上午,我接到电话,赵书记两口子要约我谈谈。”

肖虎道:“赵云翔出面吗?”

齐之芳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反正我跟他们说了,王方是不会出面的。”

“我让你借照相机,把王方脸上的伤照下来,你照了吗?”肖虎还想像很多年前一样,始终相信证据和正义的力量。他却不明白从古至今“家”都不是一个适合讲理的地方。

“照了。赵云翔还一口咬定,是王方先动手打他的。”

肖虎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浑蛋!走,芳子,咱们先去你家,看看王方去。”

齐之芳别过头说道:“王方不在家里。我怕赵云翔又来骚扰她,什么写诗啊,求饶啊,她心一软,又原谅了。”

“那她住在哪儿?”肖虎奇道。

齐之芳不知道在肖虎面前提戴世亮会引发什么后果,只得含糊地答道:“在一个朋友家。”

“王方的朋友?”肖虎知道由于赵云翔一向看得王方极紧,所以王方在社会上一向都没有什么朋友。

齐之芳一想王方住在戴世亮家的事,早晚也瞒不了肖虎,一咬牙索性实话实说道:“戴世亮主动提出让王方在他家躲一阵的。他家地方大,而且赵云翔不认识他,也不会想到去那儿找她。”

肖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齐之芳知道肖虎此时因为戴世亮的事走心了。

齐之芳尽量使用平淡的口气说道:“那天夜里,我找到童彤,哦,他是王方以前的同学、同事,是童彤让戴世亮开车出来的。亏得他们开车,不然我们这会儿就没王方了。童彤现在在世亮的服饰公司打工。”齐之芳此时说话的语气虽然平静,但话里的内容却全无一点儿逻辑。

肖虎勉强笑了笑,道:“行了,别解释了。肖某这点度量还是有的。再说,戴世亮也是你的老朋友,多一个老朋友照料你,有什么不好?”

齐之芳听完肖虎的话,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她道:“世亮跟我说,请我带我的爱人一块儿去他家玩。”

肖虎打了个哈哈,强行压下了自己脸上的紧张之色,道:“你没对他说,那家伙不是我的爱人?”

齐之芳狠狠盯了肖虎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自己去跟他说!”说完便把脸转向了一边。

“唉,跟你闹着玩的!”肖虎道。

“一点儿也不好玩!”齐之芳说。

“那好,现在咱们就去姓戴的家,看看王方去。高兴了吧?”肖虎四处看了一眼,没有人,使劲捏了捏齐之芳的手。

齐之芳乐了,她道:“你怎么不用望远镜看呀?握一下手还那么贼头贼脑的,不嫌费事!”

肖虎像个占着便宜的农夫一样大笑起来。

齐之芳和肖虎并肩骑着车走在深秋的风里。

在路过一家小吃店时,肖虎提出要给王方带点吃的。他不待齐之芳回应便去小吃店里买了二斤油炸馓子。看着肖虎一边从小吃店往外走,一边用自己的手绢把报纸包的馓子小心地扎起来挂在自行车的龙头上的动作,齐之芳不知为什么心中竟然感到一阵悲凉。

肖虎却没有看到齐之芳神色的变化,兀自兴奋地说道:“我刚从部队转业到这儿的时候,这家小吃店就卖馓子,没想到现在还在卖。”

就因为肖虎这无心的一个行动、一句话齐之芳忽然明白了,与紧跟着时代步伐前进的戴世亮相比,肖虎其实已经算得上是当今时代的隔世人了。

戴世亮家楼下,戴世亮新买的那辆二手老伏尔加车停在院子里十分显眼。

在齐之芳和肖虎往存车处推车路过老伏尔加车的过程中,肖虎不由自主地数次向这辆老伏尔加车行起了注目礼。而正是在这个时候,齐之芳却随随便便地说了一句:“伏尔加车在呢,看来是世亮回来了。”

这句话听在肖虎的耳朵里,顿时在他的内心引发了无数的波澜。

还没有走到戴世亮家的门口,肖虎和齐之芳便听见从戴家的门里传出齐之芳三个孩子的声音。

“怎么不一样?戴叔叔,你说我调得对不对?”这最为青春而稚嫩的声音来自王红。

“就是不一样!”王方和王东以及王东的妻子孙燕。

肖虎满脸疑惑地看了齐之芳一眼,道:“他跟你几个孩子干什么呢?”

“调酒。”齐之芳以不动声色的语气回答。

“调酒?什么是调酒?”

齐之芳看看肖虎。肖虎手里恭恭敬敬地提着那二斤馓子的样子,带有一种人苍老后的灰暗。

戴世亮家的客厅中,此时酒柜上正放着颜色各异的五六瓶酒和果汁。王红拿着一只混淆酒的金属调酒器,晃动着。戴世亮拿着一杯鸡尾酒,看着她认真的模样,觉得好玩。

一阵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戴世亮将食指竖起放在唇边小心翼翼地道:“嘘,看看是谁,再开门。”

王东跑过去,从窥视孔里看了一眼,然后打开了门。

齐之芳和肖虎出现在门口。他们两人的装束打扮和这屋里的布置以及这群年轻人显然有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戴世亮看清来人是齐之芳和肖虎,忙起身相迎道:“欢迎欢迎,请进!二位是贵客!让我这陋室蓬荜生辉!”

肖虎却被戴世亮优越的居住环境镇住了,竟然一时不知是进还是退。齐之芳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肖虎,不动声色地脱下鞋子,穿着丝袜自己先走了进去。

王红见母亲和肖虎来了,忙向两人打招呼道:“妈,肖叔叔!我在学调鸡尾酒呢!”

齐之芳对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孙燕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向戴世亮解释道:“我们俩刚去了趟建筑工地,老肖单位的新楼快落成了,我们去看看将来的房子。老肖急着想看看王方恢复得怎么样,所以就这么直接过来了。”

“老肖,快请进来呀!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们正打算吃晚饭!”戴世亮神态显得无比从容,极像一位正在自己的王国款待四方来客的王者。

肖虎走进屋,他拘束地笑了笑,然后四下里观瞧了起来。

“老肖还怕王方没吃的,路上买了点吃的带过来呢!”齐之芳从肖虎手里拿过那包包在手绢的馓子交给女儿王方。

“谢谢肖叔叔!我最喜欢吃馓子!”王方笑着对肖虎致谢道,但连傻子都看得出来她的笑、她的话和她的感谢其实都是安慰性质的。

“来来来,请入座!”戴世亮赶紧热情地招呼肖虎、齐之芳以及客厅中的其他人去餐厅吃晚餐,才算暂时化解了肖虎的一脸尴尬。

不想,肖虎跟着齐之芳方走进餐厅,便又一次被戴世亮家的豪华给镇住了。

拉了拉肖虎的袖子,齐之芳低声对他道:“你看老戴收藏的这些古瓷器,他还真有心思!”

肖虎注意到戴世亮此时手里正拿着一双拖鞋,向站在他身旁的王红用手势和眼色交代着什么。

齐之芳轻轻拉了肖虎一把:“坐这儿吧。”

肖虎刚要坐下,王红便走了过来,她很勉强地笑着对肖虎说道:“唉等等,肖叔叔,您换双鞋吧。”

王红说完把拖鞋放在了肖虎的面前。肖虎表情极其尴尬地看看齐之芳,为难道:“这就不用了吧?”

齐之芳飞快地瞥一眼王红,见王红对自己轻轻地摇了摇头,只得劝肖虎客随主便道:“换了吧,换了舒服些。”

见齐之芳发了话,肖虎只好乖乖地脱下脚上沾着水泥灰和泥巴的松紧口布鞋,换上极其干净的绒布拖鞋。拖鞋太小了,似乎是女人穿的,他穿线袜的脚后跟只好踩在地板上。在他换拖鞋的同时,他看见王红小心地用手指尖把他的布鞋拎了出去。

孙燕和王东此时也依次入座。

一心想着如何装修两人小家的孙燕此刻正指着戴世亮家餐厅墙壁上的多宝格和里面的古董,对王东道:“王东,你瞧瞧,就算咱家能住得起这样的屋子,也趁不起那些瓷器呀!”

王东则应和道:“你才明白呀?收藏不光得趁钱,还得有眼光、有知识!”

见众人都已入席,戴世亮提议道:“老肖,之芳,咱们先喝一杯,怎么样?”

“我和芳子一会儿就走,都是骑车的,回头在路上犯晕--”肖虎在这样的氛围中感觉十分局促。

戴世亮却不由分说地开始给众人面前杯子中倒上了刚刚由王红调制完成的鸡尾酒,他道:“犯晕没关系,我用车送你们二位回家,把自行车搁在后备厢里。我那辆老爷车就一个好处,能装东西!”

齐之芳此时袒护地把肖虎的酒杯一挡,对戴世亮道:“别给他倒那么多,浪费了!他酒量不行!”

戴世亮见势只得对齐之芳笑了一笑也就不再勉强。

王红此时端了一只造型优美的玻璃盆走了进来。她一边给众人摆着盘子一边道:“肖叔叔你可得给我一个面子,这是我第一次调鸡尾酒。戴叔叔手把手教我的。戴叔叔说,到国外留学的时候,说不定我还能靠这点手艺打工挣钱呢!是不是,戴叔叔?”

戴世亮呵呵笑道:“可不。不过这酒的学问可大了,且得学呢!”

坐在一边的孙燕则在一旁帮腔道:“这也得有钱才学得起!一瓶洋酒那么贵!”

肖虎此时注意到在场的每个年轻人都对新的物质生活充满崇拜和艳羡。他们此刻处在一种全新的兴奋之中。

厨房内,暂住在戴世亮家的王方似乎已经成了这里的年轻女主人,她不但熟识各种新式厨具,而且动作熟练地用不锈钢钳子从一个小烤箱里取出一些烤得微焦的西式香肠,然后随性地摆出几个艺术造型放在盘子里。

齐之芳和肖虎走进来。

“妈,肖叔叔。”王方抬起头看了二人一眼。

齐之芳用手拨开挡在王方脸上的头发,肖虎仔细查看她脸上的伤。

肖虎沉着脸道:“这差点儿就伤到眼睛了。”

“可不是嘛!”说起女婿赵云翔对大女儿王方的家庭暴力,齐之芳亦是气不打一处来。

“照片一定要让赵书记夫妇俩好好看看!赵云翔简直是屡教不改!”肖虎愤愤地说。

齐之芳轻轻地按了一下女儿的伤处,道:“不疼了吧?”

“嗯,还有一点儿。”王方吃痛地躲开了母亲的手,“后来他们又给咱家打过电话吗?”

“嗯。赵书记两口子想跟我面谈一次,争取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齐之芳道。

王方的眼神更加忧郁了,取香肠的动作也慢下来。

齐之芳没有注意到王方眼神的变化,继续道:“我这次下定决心了,绝对不让你再回到赵云翔身边去。随便他们提出什么条件。”

王方表情十分犹豫地说道:“可是我现在的工作是云翔帮我找的,现在还只是试用阶段,签了一年的合同,我跟他断了,说不定人家找个什么借口,说我业务不好之类的,停止跟我续签合同。”

站在齐之芳一旁的肖虎则拿出他当领导的口气对王方道:“工作有七十二行,总可以想办法,你的小命呢?只有一条,给他赵云翔夺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明白吗?”

王方对肖虎的话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齐之芳的小女儿王红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东西?”从来没有见过烤箱的肖虎被戴世亮厨房中这一新奇工具引发出了兴趣。

王红向肖虎解释道:“烤箱。那年戴叔叔从香港探亲回来,能带八大件,这也算一件,要我说真不合算!”

“什么叫八大件?”一个接着一个的新名词,听的肖虎的头都不知不觉大了起来。

王红于是便开始比画着手指头,一个接一个数道:“嗯,电视机、立体声、照相机、冰箱、洗衣机、缝纫机、摩托车,对了还有什么来着,还有什么,记不清了。反正生活里需要的电器差不多能买齐了。”

说完王红便端起灶台上的一盘烤香肠,然后打开头顶上的橱柜,拿出了一瓶番茄沙司。

“那这玩意儿能烤红薯吗?”肖虎埋下头继续琢磨着小小的烤箱。

王红闻言笑道:“肖叔叔,好不容易买个进口货,您就使它烤红薯啊!满大街都能买到烤红薯!”

取完番茄沙司,王红熟门熟路地向餐厅走去。

肖虎似乎是自语地说道:“真没想到,现在过个日子竟然还要八大件--”

齐之芳则在肖虎一旁苦笑道:“要是家里有了这八大件,恐怕我动都不敢动了。”

两人相视一笑,心内各自一番沧海桑田地叹息。

由于戴世亮今天晚上做的是齐之芳根本插不上手帮忙的西餐,齐之芳便也乐得清闲,索性把肖虎拉到客厅一角说起了体己话。

齐之芳左右看了看后,压低声音对身旁的肖虎道:“老肖,你们单位,有没有什么适合王方的工作?王方好歹也有夜大的文凭。”

肖虎苦着脸为难地说道:“芳子,你知道我干不了这种事儿。”

肖虎说的话,齐之芳又何尝不知道,但是看了一眼大女儿王方脸上仍未消散的瘀血,齐之芳决定今天她无论如何也得让肖虎为自己破个例。她对肖虎继续道:“你那个女秘书,她有什么水平啊?要是让王方当个秘书,总比她够格吧?她还不是走关系到你们单位的?”

“不是走我的关系。”肖虎语气冷淡得不带有一丝商量的口吻。

齐之芳急道:“你别老是那么壮烈好不好?咱们孩子要什么有什么,还有夜大文凭,在百货公司上班当售货员的时候,上上下下都夸!”

肖虎皱着眉,拿出了他在单位做领导的姿态,道:“芳子,这样的谈话,我希望以后再也不会发生。孩子们需要我哪方面的帮助都行,就不能要求我在这方面帮他们。”

说完肖虎自行向客厅走去,只剩下齐之芳一个人呆呆地看着镶着乳白色瓷砖的墙壁。

饭菜上桌后,戴世亮轻轻地用银勺敲了几下盘子,示意大家暂时安静下来。他站起来看了所有人一眼,然后举杯道:“我们为活着干杯!”

肖虎闻言却提议道:“为孩子们干杯吧。现在是他们的时代了。”

戴世亮呵呵一笑,道:“谁说的?我觉得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齐之芳看了一眼戴世亮,发现在他的脸上有着过去从来没有的自信与骄傲。

肖虎摇了摇头道:“我可是快退休了。”

“退休好啊,西方人说,退休是人性生活的开始。”戴世亮适时转移了话题。

“那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过上人性生活?”王东想到了自己和妻子孙燕局促的蜗居和艰辛的日子。

戴世亮拍了拍王东的肩膀,道:“我觉得先得非人性地苦干,才能享受人性生活!”

戴世亮的话,引得王红两眼放光,她道:“我最欣赏戴叔叔这个态度!”

不料戴世亮却忽然话题一转,举杯道:“咱们干脆为了老肖退休后的人性生活,干杯!”

除了肖虎手中的酒杯,桌面上所有的酒杯都在空中碰到了一起。

齐之芳注意到了肖虎眼睛里闪过的一丝不悦。她连忙在桌子下面试图轻轻拉住肖虎的手以示安慰,谁知反而却不小心将肖虎手上拿着一把勺子碰掉在地。

喜欢《娘要嫁人》吗?喜欢严歌苓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