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9章 蓝秋的糗事

第9章 蓝秋的糗事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读初中的蓝秋,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

早晨,背着书包走在路上,蓝秋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抬头看着蓝蓝的天,心情好极了。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从路边的小树丛里,跳出来一只小鸟,小鸟在地上蹦着,不时地喳喳叫着,蓝秋好奇地弯腰去看那只小鸟,小鸟看到她,并不急着飞走,蓝秋试着伸出一只手,想要抚摸这只小鸟,出乎她的预料,小鸟竟然跳到了她的手背上,用嘴轻轻地啄着她的手,蓝秋伸出另一只手,将小鸟托在了手里,小鸟似乎不想离开她,她也想把小鸟带在身边。

可是要上学,怎么办呢?她站在校门口,望了望四周,今天出来得早,同学们还没来。她把小鸟放进了书包里,把书包盖子留了一条缝隙,免得小鸟被闷坏了。

坐在教室里,第一节和第二节课都顺利地上完了,小鸟很听话,一声也没叫,即使在全班同学做题的时候,连个针掉地下都能听到声音的状态下,小鸟仍然保持着沉默,这让蓝秋很欣慰。心想道:再挺两节课,中午一放学,就把小鸟送回家,再找隔壁的乔爷爷,弄个像样的笼子。想象着乔爷爷拎着鸟笼子遛鸟的悠闲样子,她差一点儿笑出声来。

这样想着的时候,蓝秋不自觉地想着小鸟现在是什么样子,不会是闷死了吧?否则,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偷偷地看一眼那只小鸟,也许是在书包里待的时间太长的缘故,她刚把书包打开一条缝,小鸟“嗖”地一下就飞了出来。

张洪老师正在黑板上写字,听到教室里嘘声一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他立即回头看,只见一只小鸟在教室里盘旋,教室的门关着,小鸟飞了几圈,找不到出口,到处碰壁。蓝秋很着急,却又不敢声张,只好跟同学们一样,瞪大眼睛看着小鸟大闹教室。

冉福幸灾乐祸地喊:“老师,这次的坏事不是我干的!”可能是他坏事干得太多了,每当有坏事出现的时候,他都会敏感地证实这坏事与他无关,这一次也是如此。

张洪老师走到窗边,伸手推开了一扇窗,小鸟立即飞了出去,蓝秋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谁知,张洪老师严厉地盯着学生们问:“谁把小鸟带进来的?”

蓝秋看着张洪老师威严的样子,怯怯地站了起来,说:“老师,是我带进来的。本来放在书包里,没想到它却飞了出来。”

可能张洪老师做梦都没想到这只小鸟是蓝秋带进教室的,看到她惶恐的样子,张洪老师的口气立即缓和了下来:“坐下吧!下次不准带小鸟进教室。”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当张洪老师转过身去,继续在黑板上写题的时候,冉福站起来,回头朝蓝秋做了个鬼脸,蓝秋没理他,假装低头做题。

蓝秋心里很清楚,如果今天换了别的同学把小鸟带到教室,张洪老师一定不会给他们留情面的。她感受到了张洪老师对她的格外关照,她的心里暖暖的。可是这样的日子随着初三下学期张洪老师的工作调动,也随之结束了。

新换的班主任姓刘,名叫刘大军。人很瘦,刀条脸,鹰钩鼻子上一双小眼睛闪闪发光,说话声音很干脆,一看就是个厉害的主儿。

刘大军当蓝秋班的班主任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冉福这样的坏小子彻底没了市场,就连段晓妮也不敢太猖狂了。蓝秋很不理解,其实有时候只是屁大点小事儿,怎么一到了段晓妮和冉福那里就变得不可捉摸了呢?

那一天,蓝秋带了新一期的《大众电影》到学校,下课的时候,班里的女同学先看了她的画报,等段晓妮第二天带来的时候已经没人看了。这件事儿让段晓妮很没面子,她和冉福一直密谋要给蓝秋点儿颜色看看。这个消息是骆平告诉蓝秋的,蓝秋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等他们实施行动,班主任就换成了刘大军。

刘大军来教室的第一天,就对全班同学说:“今后我当你们的班主任,甲班,顾名思义,就是全校的好学生都在这个班,如果你们不好好学习,想搞歪门邪道,别怪我不客气。”冉福和段晓妮摸不准刘大军的脾气,一直没敢轻举妄动。

刘大军当班主任没几天,一个同学趁着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在下面说话,结果刘大军突然转身,一个粉笔头就打在了那个同学的脸上,那小子刚想喊,刘大军就说话了:“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扔粉笔头吧?”

那小子的嘴张了两下,没说出话来。

冉福和段晓妮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他们知道刘大军厉害,虽然学习也没怎么努力,但至少,坏事少干了许多,蓝秋也因此免去了不少麻烦。

日子过得很快,蓝秋的成绩还是30多名,数理化让她感到头疼,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再挺半年,就要考高中了,虽然不能考上一类重点,二类还是有希望的,到时候学文科,她为自己设计好了今后的学习方向。

蓝秋和骆平每天在一起,骆平总是能弄来一些新闻,并把这些新闻称作小道消息。骆平的小道消息有时很准确,有时就是捕风捉影。蓝秋从来也不怪她,信则有,不信则无。

放学的时候,骆平叫住蓝秋:“蓝秋,我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什么事儿这么神秘?”蓝秋问。

“要征女兵了。”骆平很严肃地说。

“真的?几个名额?”蓝秋问。

“我们区就一个名额。”骆平说。

“太少了,不用想了。”蓝秋说。

“不想都不行,这个名额给了咱们学校。”

“你说的是真的?”蓝秋很惊讶地问。

“骗你是小狗!”骆平发起誓来。

“你说我有希望吗?我从小的志愿就是当女兵。”蓝秋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把心底的话毫不保留地告诉了骆平。

“当然有希望了,你个子高,喜欢运动,学习也不错。”骆平肯定地说。

“你不想去吗?”蓝秋问骆平,因为她觉得女孩子都会有这个想法。

“我不去,我想当老师,当兵,就不能有当老师的机会了。”骆平丝毫不羡慕这个机会。

“可是我担心会有很多人跟我竞争。”蓝秋还是忐忑不安。

第二天早晨上学的时候,学校召开了会议,专门研究这个女兵的名额归属问题。

让蓝秋没想到的是,这个大馅饼居然一下就砸到了她的头上。

当班主任刘大军通知蓝秋去校长那里的时候,蓝秋紧张的神经终于疏散开来。此刻,刘大军的鹰钩鼻子在她看来一点儿都不丑了,而是那样富有特色,那对小眼睛更有神采了,以往的批评早已烟消云散了,蓝秋真想大喊一声:“刘大军,你好可爱!”可是她没喊出来,心里的兴奋却早写在了脸上。那一天,蓝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

来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校长说:“蓝秋啊,快坐下。这次我们学校得到了一个女兵的名额,学校决定推荐你去,你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将来到了部队好好干,给我们学校争光。”蓝秋认真地听着,不住地点头。

蓝秋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走出校长办公室的,只记得出来的时候,她觉得身体比平时更轻盈了,跑动的时候,两根长辫子在身后舞来舞去,仿佛跟她的心一样向远方飞去。

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爸爸蓝成哲和妈妈高霞的时候,他们惊喜之余也遗憾蓝秋不能考高中和上大学了,不过看着蓝秋的理想能实现,他们也非常高兴。妈妈为蓝秋做了一桌子菜庆祝,爸爸也拿出了陈年的老酒喝了几杯,全家都沉浸在兴奋中。

这几天,蓝秋到学校上课已经心不在焉了。要走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怎么能有心思上课呢?跟老师同学道别,把自己的学习用品送给有困难的同学,她在悄悄地做着这些的时候,日子就像流水一样过去了。

骆平几次拽着蓝秋哭泣:“蓝秋,我真舍不得你离开。”

“不哭,好骆平,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在一起的。”她安慰着骆平。

段晓妮每次见到蓝秋,都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她,一言不发,然后走掉。

冉福因为害怕蓝秋,不敢跟她当面挑战,只是在段晓妮瞪着她看的时候,他会站在段晓妮的身后,不知道是保护段晓妮,还是什么原因,蓝秋无心猜测。

明天就要领军装了,武装部已经发来了通知,蓝秋知道自己终于要走向部队这所被称为革命熔炉的学校了。

早晨,妈妈亲手给蓝秋编起了长辫子,蓝秋却对妈妈说:“我还是自己来吧!”

“领了军装,就该走了,到了部队,就不让留长辫子了,还是妈帮你梳一次头吧!”妈妈一边拿着木梳梳理蓝秋的长发,一边对她说。

“真舍不得剪掉长头发,记得我小的时候,还是妈妈帮我梳头发呢!一直到了三年级,我才自己梳的,为了这两根长辫子,妈妈付出过很多心血呢!”

“为你梳头发也是妈应该做的,谁让我是你妈呢!”高霞说着,给蓝秋在辫子上系上了小花扣。

“是蓝秋家吗?”传来了敲门声。

“大清早的,是谁呢?”高霞很是纳闷。

打开门,一名穿着军装的人站在门口。

“你找谁?”妈问来人。

“是蓝秋家,对吧?”来人问。

“对,什么事?”高霞问。

“我来通知蓝秋,不用去领军装了。”来人说。

“为什么?”蓝秋问。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总之已经有人领过了。”

“什么?有人领过了?谁?”蓝秋着急地问。

“我该走了,我来就是通知你们不用去武装部了。”来人说着,转身就走。

蓝秋发疯般地在后面追,可是,来人上了吉普车,车子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蓝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进屋后,坐在地上“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任凭高霞怎么劝,她就是不起来,那种伤心,让人听了,心里很难受。

后来,蓝秋终于知道,是段晓妮领走了军装,当了兵。

回到学校,曾经有那么几天,蓝秋无法面对同学们充满疑惑的目光,但她抱着将来考大学,一定要比段晓妮过得好的信念挺过了那段日子。虽然骆平总是怀疑地问:“蓝秋,你说为什么啊?学校推荐了你,你的身高1米65,段晓妮身高1米55,按照女兵的条件,她不够,你应该够啊!难道就因为她爸是老革命?”

“是啊,就她爸是老革命这一条,她就完全有资格把我硬挤下来。”蓝秋很是无奈。

“唉!真是不可思议啊!蓝秋,你以后考大学吧,我们都去当老师。”骆平除了说这些,还能说什么呢?

“先好好学习吧,以后做什么也不一定,也许我会去当翻译呢!”蓝秋说。

蓝秋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将来能做什么。也许,当一个人的理想在现实里被无情撕碎的时候,他的内心世界是很茫然的,在这样的茫然状态中,他注定会禁不起丁点儿磨难。

蓝秋当兵的梦就这样还没来得及实现,就在朦胧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