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14章 要干大活了

第14章 要干大活了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去一趟卢局长办公室。”栾主任一贯的人没到,声音先到了,她喊蓝秋的声音满走廊都能听得见。蓝秋最不喜欢这种被吆来喝去的语气,一个教育局的办公室主任为什么就不能温柔一些呢?蓝秋这样想着,走出了办公室。

卢局长就快退休了,但是在位一天就要管一天的事儿。

蓝秋敲门进来的时候,卢局长正跟朴木通电话。

“你怎么就不听话呢,蓝秋不是挺好吗?如果不是你当初跟我说,你在追求蓝秋,我能把她弄局里来吗?其实写材料那个活不适合女同志,挺辛苦的,赶紧把自己的事定下来吧!”说着,卢局长挂了电话。

“蓝秋啊,快坐。”卢局长仍然那样慈祥。

“局长,您找我?”自从知道了自己到教育局来就是眼前的卢局长推荐的,蓝秋从心里往外都带有一层感激的成分,干工作也更加认真了。

“蓝秋啊,两年一次的教育工作会议终于列上了政府的议程,区长讲话的稿子政府办公室不写了,任务下到了教育局,你要担当重任啊!”

“没有问题,您放心,是我的工作我一定会尽力做好。只是这么大规模的会议材料,您是否给出一些思路我再写呢?”

“没什么思路,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吧。”卢局长说。

“那我写完了初稿,您先看看吧!”蓝秋说。

“行。我先看看。这么重要的稿子主管的副区长和副书记都要亲自把关的,你就放心大胆地写吧!”卢局长说。

或许这次是真的认识到了区长讲话的重要性,卢局长在嘱咐蓝秋之后又找到了栾主任:“小栾啊,你给蓝秋几天时间,让她在家写稿子,她那个办公室不适合写这样的稿子。”

栾主任就找到蓝秋说:“给你三天时间,回家把稿子写出来。”

蓝秋搜集了近两年教育局的所有相关资料,装了满满一档案袋,放在自行车筐里,骑着车子回了家。为了赶进度,她在家里坐了三天三夜,终于写出了初稿。这三天三夜,是蓝秋到教育局以来的四年中最艰苦的几天,因为是冬天,寒冷的夜里她的腿被冻得冰凉,越是到后半夜,房间里越冷,暖气到了后半夜,基本都不给供应了,蓝秋在自己的房间里穿着棉衣仍然感觉很冷。因为坐得时间太长,蓝秋的颈椎也出现了问题。

三天后,等她写完稿子去单位的时候,腿已经抬不起来了,自行车骑不了,公交车人又多,顶着风雪走了两个小时才一点一点地蹭到了单位。把稿子交给小郁打字的时候,蓝秋请假去了医院,医院里的护士长金薇是蓝秋的小姐妹,她看到蓝秋痛苦的样子,问:“怎么弄的?”

“坐了三天写一篇稿子。”蓝秋答。

“不要命了?什么破稿子值得你这样?”

“很重要的稿子。”蓝秋说。

“什么稿子有自己的身体重要啊!以后再这么拼命我跟你绝交。”金薇脾气很大。

“怎么都行,这次帮我想想办法吧。”蓝秋说。

“走,我给你找个专家看看去。”金薇扶起蓝秋。

蓝秋跟着金薇去看专家门诊,老专家对颈椎病很有研究,给蓝秋诊断之后,建议蓝秋休息。

蓝秋一听急了:“不能休息啊,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什么工作这么重要?”老专家不理解。

“没什么了。您看怎么能让我不那么疼就行。”蓝秋对老专家说。

“先给她打一针封闭,缓解一下。就这种拼命的人,怎么治疗都不会去根儿的,不懂得休息就不会工作。”老专家训斥道。

“谢谢您了,改日我请您再帮我好好看看。”蓝秋感激地说道。

打了一针封闭回来,疼痛缓解了一些。

小郁打字的速度很快,一万多字的稿子等蓝秋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打完了,蓝秋俯在桌子上校对着稿子,这时栾主任走了进来:“蓝秋,稿子弄好没?区领导要看看。”

“快好了,您安排时间吧!”蓝秋说。

蓝秋把校对好的稿子给了卢局长,卢局长没提出修改意见。

第二天早上,教育局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主管教育的区委副书记和副区长坐在会议桌的中间,教育局的书记加局长六人分坐在两位区领导的两侧,教育局各科室的科长也应邀参加了审稿会议。

蓝秋没想到,区领导对这次会议相当重视,只有材料定稿了,才能确定召开会议的时间,会议安排等都要等到稿子完成之后才能定下来。发现了自己工作的重要,蓝秋心里又涌上了那个几乎要消失的愿望,是否离公务员又近了一步呢?这个想法在蓝秋到教育局来的前两年,非常强烈,现在四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了,蓝秋有时甚至不再想这个问题了,她每天只希望做好自己的工作,每写出一篇稿子,就像自己又生产了一件产品一样,自我欣赏一番后,再交上去,或者领导在会上朗朗上口地读出来,她就感到非常满足了。

当蓝秋给领导念那篇教育工作会议要用稿的时候,她是用两只胳膊硬撑着坐在椅子上的,如果不这样,她整个人就瘫下去,塌在椅子里了。因为是自己写的稿子,又当过老师的缘故,蓝秋读得非常流利。这一刻,她似乎产生了一种幻觉,坐在那里读稿子的就是区长,而她就是区长,区长就是她。

伴随着抑扬顿挫的声音,蓝秋把稿子读完了,分管教育的副区长和区委副书记都发表了意见,说稿子大致还行。轮到教育局领导发言的时候,一位分管中学教育的副局长老魏却说:“这篇稿子基本上是照以前的依葫芦画瓢抄的。”蓝秋当时就懵了。以前的稿子自己只是大致看了一遍,为了避免与以前的稿子有雷同之处,蓝秋还特意新加了大小标题,然后又将两年的工作内容加了进去,怎么能是照以前的稿子抄的呢?

她想辩解,但是这么多领导坐在那里,如果辩解了,会得罪这位副局长,如果不辩解,自己又很冤枉。正在犹豫间,卢局长说话了:“不管这次稿子如何,还有一周的修改时间,改好了之后我们再研究一轮,然后再定稿。如果大家没有意见,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

卢局长一发言,那些副局长、科长们都默不作声了。这也等于解救了蓝秋,蓝秋除了身体原因的坐不住之外,副局长的一句“照以前的依葫芦画瓢抄的”,彻底击垮了蓝秋,自己的三天三夜就这样被否定了,而且当着主管副区长和副书记的面,这让蓝秋很下不来台。

回到办公室,老穆看着蓝秋很沮丧的样子,问:“怎么了?小蓝。”

段晓妮参加了刚才的会议,此刻有些幸灾乐祸地说:“蓝秋的稿子是抄的。”

“怎么会是抄的呢?蓝秋可不是那样的人。”老穆不相信。

“怎么不是呢?魏局长说的,那还能有假?”段晓妮不顾蓝秋的脸色继续说。

“如果是魏局长说的,那就不奇怪了,因为上次的教育工作会议稿子是魏局长亲自写的,这次卢局长直接把任务分给你了,他当然有意见了。再说,蓝秋,你是卢局长推荐来的吧?你写这个材料要是一遍就过关,魏局长的脸面往哪搁?当年他写这个稿子的时候,被毙掉过三次呢!你一个新人,一遍就过,那是不可能的。”老穆分析着。

“穆老师,您别说了,这对您不好。”蓝秋觉得老穆说的这些话,段晓妮有可能会给传出去,她好心地阻止老穆不让他再说下去。

“我啥都不怕,事实就是这样的。我都不怕他们知道,有胆量找我来呀!”老穆示威似的说。

“穆老师,下班了,我先回去改稿子了,您也早点回家吧!”蓝秋说着就要往外走,白军军跑了进来:“妈妈,今天叔叔怎么这么晚接我?”

“闭嘴!”段晓妮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火,白军军张着小嘴,又撇了一下,“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老穆扣上旧军大衣的扣子,一边走出办公室的门,一边哼着京剧:“适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真是不寻常,她沉着机智有胆量……”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