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4章 突如其来的好事

第4章 突如其来的好事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日子在蓝秋与朴木的默默注视中不知不觉间已经逝去了两年。

朴木知道蓝秋的心愿是考上公务员,蓝秋自己也在坚守,同时,蓝秋不断地给报纸投稿,她写当老师的日子,写她和学生的故事,她也想写写朴木,可是终究没有动笔。

骆平不时打来电话,向蓝秋汇报一下自己的情况,她劝蓝秋放宽心态,很多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不要让自己太难过。蓝秋告诉骆平自己没有那么悲观,她相信有一天她会回归,重新当上公务员。

蓝秋自己也没想到,她在报纸上发表的那些小豆腐块竟让她的命运发生了转机。

正在上课的蓝秋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这次蓝秋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误,因为之前校长曾经找到她,很严肃地说:“蓝秋,你是个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可你看看你自己,穿成了什么样子?还像个老师吗?”

蓝秋反驳说:“校长,没什么样子啊,我不就是穿了一件旗袍裙子嘛!”

“我说的就是这条裙子!哪像个老师穿的。”校长有些愤怒。

“要是学校规定不许女老师穿旗袍,那我就换件别的,您不用生气。”

蓝秋第二天换上了一套西服套裙,进了教室,学生们又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蓝秋。

蓝秋一拍桌子:“看什么看,我脸上有字吗?”学生们低头偷着笑。

蓝秋过后把这件很无聊的事说给骆平听的时候,骆平笑:“校长是怕你穿旗袍,屁股包得圆圆的,把那些男老师和男学生的魂儿给勾了去,你还不知道呢!”

“有这么严重?”蓝秋恍然大悟,可她还是觉得自己那件淡绿色的绣花旗袍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怎么也不至于被亵渎成骆平说的那样,是勾魂的工具。

人已经到了校长室,蓝秋的脑子里还是那件旗袍。她想:自己受了校长的刺激了。一看到校长的秃顶,就想到了旗袍,都有些神经质了。

在校长室的门口,蓝秋缓了缓神儿,敲门进去。蓝秋注意到,校长办公室里还坐着两个人,一个中年男人,一个半老徐娘。

“这两个人都是干什么的呢?好像是校长的领导。”蓝秋猜想着。蓝秋在这样猜测的时候,校长给蓝秋介绍:“这两位是教育局的领导,办公室栾主任和闵主任。”

蓝秋热情地与局领导握手,一边思考着,校长给她介绍这两位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想知道原因。

栾主任是个中年女同志,一头三七发,看不出额头上是否有皱纹,笑起来眯着的一双小眼睛里说不上是精明还是别的什么,蓝秋不能立刻说清楚。闵主任年纪在40岁左右,面部表情很僵硬,一脸带笑不笑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蓝秋觉得,自己看不懂的东西,就不要费力去想,想了也没用。蓝秋脸上的表情是错愕的,她在等着校长的解释。

校长没说话,那个栾主任上下打量着蓝秋问:“是你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

“是我。”蓝秋心想,我带的班级期末考试在全年级排名第一,你敢说我不务正业,我就要讨个公道了。

“是这样,我们局里缺个秘书,有领导推荐你,我们来考核一下。”

“秘书?”蓝秋疑惑不解。

“是呀,给局里写材料,出个信息简报什么的,你能行吗?”栾主任问。

蓝秋确实有些措手不及。“谁推荐我当秘书的?写材料跟写散文不是一回事,我能行吗?”蓝秋心里发出的疑问跟那个栾主任的问题是一样的。栾主任看蓝秋不言语,对校长说:“我们先回去,让蓝秋同志好好想想,到局里当秘书也是人先去,关系不去,我们是公务员编制,但是局里借调的人也不少。”栾主任说。

“谢谢栾主任,我回去想想,什么时候给您回话?”蓝秋问,她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但又不想立即答应。

“你想好了让校长给我们打电话。”栾主任说。

“好的。”蓝秋对这个栾主任的印象说不上好,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好。

送走了栾主任和闵主任,校长对蓝秋说:“你可要抓住这个机会,不是谁都能遇上这样幸运的事。”蓝秋心里就不明白了,考公务员怎么就不同意呢?但她没有说出来。

蓝秋告别校长出来的时候,在走廊里看到了朴木。朴木的目光还是那样深邃,让蓝秋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他们没说话,用眼神交流已经习惯了,比说什么都重要。

下班、取车、回家,蓝秋在她走过了三年的路上骑车回家,心情突然豁然开朗起来。难道自己真的离公务员又近了一步?回到家,父母还没回来,可能学院里有活动,她先给骆平打了个电话,讲了单位的事。骆平说:“傻子,还考虑什么呀!明天就去找校长,同意借调。这好事一般人想都想不来呢?”

“什么想不来啊?说了是借调,我现在理解借调不就是临时工吗?需要我的时候用我,不需要的时候,不是又会被打回了学校?”蓝秋试图让骆平明白她的实际想法。

“说你傻,你还真是不开窍。我听说凡是借调到教育局的,回学校的时候都给提拔成副校长了,如果你干几年没考进去,回去就是校长,少奋斗多少年呢!你不会算账啊?”骆平着急地说。

“我可不稀罕当什么校长,我的志向是当公务员。”蓝秋仍然固执地说。

“你脑袋让球闷了?你去教育局借调,干的就是公务员的工作,只要有机会考试,就有希望转成公务员了,你们校长都不敢拦着你报名的。因为你在局里的时间长了,接触的领导多,你们校长再笨,也不会干上次那种傻事的。”蓝秋一听,茅塞顿开。

“对啊,难怪校长不拦着了,原来是这样的道理啊!这么说,我去教育局当秘书对学校也是有益处的。而且,如果我干好了,校长也觉得我们学校出去的老师会给学校带来荣誉呢!”

“开窍了就好。”骆平说着,“咔嗒”一声,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蓝秋听到了门响,她走到门口一看,是父母回来了。

蓝秋将今天白天校长找她,以及教育局来人借调的事告诉了父母,蓝成哲问她:“你是怎么想的?”

“我起初对当秘书一点儿概念都没有,后来骆平给我来电话开导我,我才开窍。”

蓝成哲说:“当秘书应该有机会转公务员,你不是一直想回到公务员队伍里吗?”

“这么说,爸妈都支持我啦?”蓝秋问。

“我们什么时候都尊重你的选择,只要你生活安稳、幸福,爸妈就高兴。”高霞语重心长地说。

“如果进了教育局,以后就有机会,我相信我自己。”蓝秋这样说着,心里还在想,是谁推荐我的呢?她决定不问任何人,先观察,等以后找到了恩人再报答也不迟。

这样想着,蓝秋度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几个月以后的一天,蓝秋终于接到了通知,让她去教育局报到。就在蓝秋以为没有戏的时候,峰回路转。她决定不跟学生们告别,因为自己受不了分离的场景,就连朴木也没告诉。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