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章 校园那些事儿

第2章 校园那些事儿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虽然对当老师有抵触,但她备课还是很认真的。她先听了几节其他老师的课,觉得跟自己高中时学的课程差不多,不禁有些感叹,多少年过去了,教材还是老一套。蓝秋几乎能把整本英语书都背下来,这下可派上用场了。备好了课,蓝秋甚至觉得自己不用拿教材进教室就能讲课。

蓝秋的第一节课,让她终生难忘。

那天,蓝秋穿着一套蓝绿色的套装走进教室,象牙色的皮肤没有一点杂质,瀑布般的长发束在一起,高高地吊了起来,走路的时候,头发与肩膀有一段距离,一晃一晃的,带着节奏。修长的身材,让她站在讲台上更加亭亭玉立。蓝秋的亮相,让平时喜欢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的孩子们精神十足,他们很怕失去在蓝秋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精神很集中。第一节课非常成功,蓝秋初战告捷,心理上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蓝秋虽没想过当老师,但是,一旦进入角色,便认真起来了!除了辛苦备课,每天一套的装束也让少男少女们眼前一亮。

上课的时候,蓝秋考学生们单词,有个叫李小牧的男孩子,双手托着下巴笑嘻嘻地看着蓝秋,就是不动笔写字。

蓝秋就问:“老师脸上有字吗?”

李小牧羞涩地笑了,赶紧拿笔写字。

蓝秋家离学校很远,上下班大概得需要两个小时,蓝秋把骑车当成了一种享受,她喜欢看环城路上盛开的桃花、拂面的柳枝和路上匆忙行走的人们。就这样,在每日的匆忙之中,蓝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度过了两年的时光。

副校长是个热心的老大姐,非要把朴木介绍给蓝秋,可是蓝秋心里的结始终打不开,又怕伤害朴木,于是跟女校长说:“校长,我不想在学校找。”

于是,女校长放弃了蓝秋和朴木的牵线,还说蓝秋是个心重的丫头。

其实朴木人很好。蓝秋不会做韵律操,朴木就手把手地教她。蓝秋站在学生们的后面,跟着他们一扭一扭地做着操,可是动作总是不协调,朴木站在领操台上,用手指着蓝秋的方向,蓝秋便知道自己错了,赶紧改正过来。

一来二去,就有学生发现了朴木和蓝秋的情况,他们背后窃笑,蓝秋却假装不知道,也不理睬。

“五四”青年节,教师们外出活动的时候,朴木与蓝秋走在一起。老教师们私下说:“这两个年轻人真般配。”

其实,朴木对蓝秋是有好感的,可蓝秋总有意疏远他。蓝秋很清楚,在自己伤口愈合之前,她是不会接纳朴木的,为了让朴木明白自己的意思,她想出了一个办法,把自己的同学骆平介绍给了朴木。

那天,蓝秋对朴木说:“晚上有时间吗?”

朴木兴奋地回答道:“当然。”

“有时间就到校门外的餐厅等我。”蓝秋说完,转身走了。

“好啊!”朴木咧嘴笑着,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

晚上,蓝秋带着骆平来到餐厅的时候,朴木早已经坐在那里了。合身的西装还系了一条领带,卷曲的头发做了精心的修剪,当蓝秋介绍骆平的时候,她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了朴木的眼睛,蓝秋发现朴木的眼神里有一种失落的情绪转瞬即逝。

朴木很礼貌地让蓝秋和骆平坐下,请她们点餐。吃饭的过程,尽管朴木很热情,但蓝秋依然能感觉出朴木的尴尬与不悦。

第二天,当蓝秋热情地问朴木对骆平的印象时,朴木却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就这样一个背影,蓝秋一下子意识到自己错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朴木也不再去蓝秋的办公室里了,蓝秋想:这样也好,自己可以清静一下了。办公室的老师们中午都回到与学校一墙之隔的家属院休息了,长长的教学楼走廊,只有蓝秋孤独的身影。

朴木也住在家属院的单身宿舍,此时他蜷缩在自己的小屋不想出来。蓝秋顷刻间感到自己离这个世界是那么的遥远,她的潜意识里总有一种要倾诉的渴望,她不自觉地在本子上写起字来,这种无意识地行为让她得到了短暂的安慰,蓝秋喜欢。

不停地写了一个月,蓝秋笔下已经成型了十余篇散文。每当看到晚报上发的那些豆腐块儿大的文章,蓝秋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也将自己写的一些文字装进信封里寄了出去。没多久,她看到了报纸上那些印着她名字的文字,接连几个星期的出现。那些小文竟然都被发表了!

关于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这件事,学校分成了两派:一些老教师对此嗤之以鼻,整天不务正业写什么文章,又不是教语文的,一个教英语的得瑟什么?而一些年轻教师却说:“蓝秋你真棒!好好写,争取当作家!”

无论什么意见,蓝秋都笑而不答,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懵懂中,她在等待机会。

骆平来找蓝秋,虽然那次见面之后,骆平没能等到朴木同意相处的消息,但骆平不介意,仍然和蓝秋是好朋友。

骆平在河东区的一所学校当老师,与蓝秋的河西区隔了一条河。她来的时候,蓝秋刚下课,骆平看着满面快乐的蓝秋,好奇地问:“什么事儿让你这么高兴?”

“我的那些学生可真行,期中考试年级排名,英语成绩排第一。”蓝秋有些得意地说。

“看把你乐的,你在咱班排第一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高兴过。”骆平实话实说。

“那是,我第一没什么,学生第一,就不一样了。”蓝秋在得意扬扬中突然有了一丝酸楚的感觉。

难道自己努力教学就是为了证明写文章并不是不务正业的表现?与那些人较劲其实一点儿意义都没有,蓝秋想。

“骆平同学,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蓝秋转移话题问骆平。

“有好消息,要招公务员了,你报名吗?我们一起考。”骆平有些神秘地说。

“真的?当然考,有辅导班吗?”蓝秋发现自己对公务员考试的形式并不了解,她需要学习。

“当然有。市人事局就办辅导班,我们一起报名参加培训。”

“太谢谢你了,骆平。考上了请你吃大餐。”蓝秋许诺道。

“有什么大餐啊?除了风味就是小吃的。”骆平故意撅嘴。

“请你去凯莱吃自助餐。”蓝秋说。

“这还差不多。”骆平笑笑。

辅导班很快就开学了,骆平替蓝秋报了名。两个人领了学习材料,每天下了班就往辅导班赶。妈妈高霞看着蓝秋瘦下去的面颊,心疼地说:“闺女,当公务员就那么重要吗?妈觉得女孩子当个老师挺好的。你看,邻居都想找你给他们孩子补课呢!这个职业挺受人尊重的。”当大学老师的高霞苦口婆心地说。

“妈,你和我爸都是老师,咱家怎么也得有个不一样的吧!我喜欢当公务员,您就别管我了,不吃苦能考上吗?”蓝秋讲了一番道理。

“你那是虚荣心在作怪,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当老师培养学生也没什么不好。”

“妈,我没说当老师不好,我想自己找个新活法,您怎么就不理解我呢!”

蓝秋爸蓝成哲听见母女两人的对话,劝蓝秋妈说:“你就少说两句吧,孩子以前当过警察,现在回过头来当老师,她自己可能心理不平衡呢!”

蓝秋妈不再说话,蓝秋一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高霞叹了口气说:“真拿这孩子没办法。”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