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8章 山不转水转

第8章 山不转水转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女人。女子披肩长发,烫着大大的波浪,从背影看去,人很苗条,她穿着过膝的长靴,做工精致的皮裤被夹在了皮靴里,一件短款的皮夹克跟皮裤颜色相同。听到开门声,女子回头,蓝秋一下子就愣住了,这张脸与她记忆深处的那张脸太相像了,只是原来她熟悉的那张脸上还带有一些霸气的成分,而现在,却成熟了许多,也世故了许多。蓝秋终于在记忆中搜索到了段晓妮的名字。

“你是段晓妮?”蓝秋首先问道。

“你是蓝秋?”被称作段晓妮的女子反问道。

“是我。”

“真巧。”

蓝秋想不出段晓妮能找她的理由,她在等着段晓妮说话。

段晓妮上下打量着蓝秋说:“蓝秋,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蓝秋说:“我自己没觉得。”

蓝秋发现,段晓妮的个子比上学时候高了一些,当蓝秋仍然诧异着段晓妮为什么那么巧也来到教育局办公室的时候,栾主任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晓妮,还适应吧?”栾主任问。

“行,挺好的。”段晓妮笑着说,涂着厚厚化妆品的脸上好像要掉下碎渣儿来。

栾主任又把段晓妮介绍给蓝秋。蓝秋这时候才知道,以后她就要跟眼前的这个段晓妮成为同事了,而且是面对面坐着,她心里苦不堪言,不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蓝秋一时陷入了茫然中,过去的一幕幕就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浮现出来。

蓝秋读初三的时候,已经跟段晓妮做了八年的同学了。

她和段晓妮是从小到大的同学。虽然同在甲班,可蓝秋是凭全年级第六名的成绩进去的,而段晓妮则是靠她爸爸托人把考试卷拿到家里去,让老师帮着做了一遍又背下来也没考进去的学生。那天,小学老师让蓝秋去段晓妮家,通知段晓妮参加小学毕业典礼,还没进门,就听到段晓妮在家里边摔东西,边哭着边跟她爸说:“如果不让我跟蓝秋在一个班,蓝秋也别在甲班上学。”

“好好好,你可别闹了,爸这就给你找人去,蓝秋在哪儿,就让你在哪儿,这样行了吧!”她爸哄着她说。

蓝秋在心里骂道:“我是考上的甲班,凭啥听你的?”

段晓妮她爸是老革命,蓝秋不知道她爸是多大当的兵,按照年龄推算,段晓妮出生的那一年,她爸快50岁了。蓝秋那时不懂多大年龄的人可以生孩子,多大年龄的人不可以生孩子,但是她知道,段晓妮的妈比她爸小20多岁,蓝秋还知道,从段晓妮生下来,她爸就有了操不完的心。蓝秋看着段晓妮她爸被她折磨的样子,很是可怜这位老父亲。

让蓝秋不能平衡的是,段晓妮她爸跟她遭罪,理所应当。可是蓝秋自从遇见了段晓妮之后,一辈子都没消停过。

蓝秋班上的几个女孩子,经常在一起看画报,那时候,最吸引小女孩的是《大众电影》。她们对电影中的人物有一种神往,虽然她们离这些演员的生活很远。在班里,蓝秋和段晓妮的身边总是有一群女孩子围着。蓝秋的这一群,比较温和,段晓妮身边的那一群,很强悍。蓝秋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段晓妮是生活委员,班里有个叫冉福的独眼男生,长得又高又黑,女同学见了他都躲着走,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抓住女同学的长辫子吓唬她们。

班主任是一位50多岁的男人,名叫张洪。张洪曾经当过蓝秋父亲蓝成哲的班主任,年轻的时候他很帅气,课讲得也好,蓝成哲很尊重他。因为有了这层关系,张洪老师对蓝秋也很好,很明显,这是一种延续的信任感。张洪老师经常让蓝秋负责班里的纪律,蓝秋就有了和冉福作斗争的经历。

每次上自习,冉福都会给蓝秋找麻烦。一天下午,正上自习课,教室里突然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啊——”

全班同学立即抬头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冉福用桌子挤住了骆平的长辫子,骆平痛苦地叫着,冉福却大声地笑了起来:“哈哈,真有趣。”

蓝秋愤怒地冲了过去,把桌子搬开。

蓝秋的这一举动,破坏了冉福的兴致,他愤怒地站起来,拍着桌子朝蓝秋喊道:“不用你多管闲事,真是狗拿耗子!”

“这个闲事我管定了。”说完,蓝秋想走回座位上。

可是,还没等蓝秋走回到座位后,她的后腿就被人踹了一脚。蓝秋没防备,突然跪在地上,她知道是冉福干的。回头看的时候,冉福的那只脚还没来得及撤回去,蓝秋不顾疼痛从地上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虽然她没说话,但冒火的眼神已经让冉福退缩了。

老师走进来的时候,他们都回到了座位上。这一天,蓝秋忍着膝盖的疼痛反复多次站起来回答老师的提问,冉福踹她一脚的事,她不想再追究。

可是下课的时候,蓝秋看到段晓妮背着书包追上了冉福。

骆平是个鬼机灵,段晓妮追上冉福的时候,她也跟了上去。后来骆平告诉蓝秋,段晓妮对冉福说“冉福,你真傻,蓝秋她爸是警察,你就等着挨收拾吧!”

蓝秋问骆平:“冉福怎么说?”

骆平答:“冉福说,你以为我怕警察?我们老冉家哥儿六个在这条街上还没怕过谁!你知道我这只眼睛是怎么瞎的吗?这是小时候跟人打架被扎的。再说了,蓝秋她爸是大学老师,给警察上课的,又不是公安局的警察,我才不怕呢!”

蓝秋气得攥紧了拳头。

骆平嘱咐蓝秋一定要注意安全,蓝秋却在心里思索着,冉福这样一个打架大王是怎么进的甲班呢?她在疑问中,看着骆平。

骆平似乎读懂了蓝秋眼神中的疑问:“冉福他大舅是咱学校的教导处主任。”蓝秋恍然大悟。

原来,冉福是有背景的。难怪段晓妮对他主动献殷勤,教导处是学校的枢纽,每学期的考试题都从这里统一发出,冉福是可以拿到试卷的,即使他舅舅不让他拿,冉福随便找个理由,只要进了教导处,就能把试卷弄出来。骆平告诉蓝秋,段晓妮在这方面吃过很多甜头。

蓝秋问骆平:“你愿意吃这样的甜头吗?”

“不愿意。如果提前知道考试都考什么内容了,这有什么意义呢?”

“骆平,你觉悟就是高。对,学习要靠自己的本事,以后长大了我们也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蓝秋赞赏骆平,也鼓励着自己。

“蓝秋,我学习赶不上你,但我会努力,如果将来考不上大学,就白在甲班念了。”

“是啊,骆平,我们的父母都希望我们能取得好成绩呢!说好了我们一起加油!”蓝秋鼓励骆平,同时也在给自己打气。

“一言为定,拉钩。”骆平伸出手指。

“好,拉钩。”蓝秋也伸出了手指,跟骆平的扣在了一起。

蓝秋和骆平回家的时候,校园里的学生已经寥寥无几。

走在回家的路上,骆平说:“后面好像有人跟着咱们。”

蓝秋说:“知道了。估计是冉福,如果晓妮告诉他我爸是警察,以后也许他就盯上我了。”

骆平担忧地地说,“蓝秋,那怎么办?你不会有危险吧?”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冉福不敢把我怎么样!段晓妮告诉他我爸是警察,是他心虚,你知道吗?”

“对,我还从来没听说坏人不怕警察的!”骆平说完,抬起头,拽着蓝秋大踏步地朝前走。

“骆平,我从来没觉得爸爸是警察就高人一等,相反,我们要更注意自身的安全。爸爸是个正直的人,以前他抓过很多坏人,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虽然现在去大学教书了,但那些坏人听到他的名字还是会害怕的,所以我更要保护好自己。”蓝秋说的都是心里话。

“嗯,那从今天起,我也会保护你。”

“行了,骆平,你不让我操心比什么都强。”蓝秋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冉福用桌子挤骆平长辫子的那一幕。

回到家里的时候,蓝秋发现父母都没下班,她找到那本《医学英语》读了起来。这本书是丽玲姐考上大学后送给她的,她明白她送这本书的深意,是希望蓝秋好好学习,将来也考上大学。

蓝秋对英语的痴迷,让蓝成哲和高霞很高兴,平时很严肃的蓝成哲,有一次抚摸着蓝秋的头问:“丫头,你长大了想当医生,是吗?”

“爸,也不一定,我发现物理越学越吃力了,或许我会学文科,如果学了文科就不能考医科大学了,真遗憾。不过,我希望将来当个记者。”

“有志气,努力吧!不管考上什么大学爸爸妈妈都会供你,只要你自己喜欢就行。”蓝成哲脸上现出了慈爱的神色。

蓝秋对父母为她创造的宽松学习环境,还有良好的家庭氛围而欣慰,同学中有很多人经常提到他们在家里因为学习而挨打的事。她很不理解,家长怎么会舍得打孩子,他们都很努力地在学习,虽然成绩一般,但是他们努力了,如果这个时候还给他们施加压力,孩子们怎么能学好呢?

虽然父母从来不责备她,可是她对物理的学习兴趣就是提不起来,考试分数从七八十分降到五六十分,名次也从班级第一下降到了三十多名,蓝秋很烦恼,主动找到了班主任张洪老师,辞去了学习委员的职务。

“怎么不当了?”张洪老师对她说话的语气就像父亲一样,那么有耐心。

“学习成绩上不去,当干部没有威信,对同学们来说没有说服力,还是让学习好的同学当吧!”

“老师相信你是暂时没考好,以后会赶上来的。”张洪老师语气里透着信任。

“我知道自己对物理学习有点儿不开窍,一时半会儿不好赶。”

“用不用老师帮你找物理老师补一补?”张洪老师热心地说。

“谢谢老师,不用了。上课的时候,物理老师讲课并不快,可我就是听不明白,比如小磁针的旋转方向,物理老师都讲过很多遍了,我就是不明白。”

蓝秋心想道:“如果物理老师给我补课,估计能把他气疯。”

婉谢了张洪老师,蓝秋的心情很沮丧,好在升到高中之后就可以分文理科了,到时一定选择文科,她相信自己的分数会比理科学生高很多,这样想着,她又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遐想中。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