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7章 意外访客

第7章 意外访客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教育局有一名书记、一名局长、四名副局长、一名党办主任。党办主任明年退休,几乎不写材料,书记用稿也找蓝秋;卢局长的稿子蓝秋是必须写的;四位副局长中,一位分管中学教育、一位分管小学教育、一位分管基建、还有一位分管职业教育,每位局长外出开会讲话的稿子都由蓝秋一个人写,等于蓝秋一个秘书服务六位领导。蓝秋白天写不完的稿子,晚上回家接着写,晚上12点以前几乎没休息过。她想,幸亏自己年轻,否则身体都吃不消。即使这样,蓝秋还是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各位局长交给的任务。

她随身带着一个笔记本,把这一天要做的工作都记在上面,并且把各位领导用稿的时间和顺序排好,比如中小学干部大会由一把手讲话,蓝秋先写讲话稿,然后整理会序,再写好主持人用语交给栾主任后,又去准备德育工作会议的用稿,表彰名单由德育科出,蓝秋所在的春山区是省里素质教育实验点,蓝秋要负责撰写素质教育实验报告,然后再准备全区国防教育工作会议副主任的讲话、全区体卫工作会议副主任的讲话、全区校外教育现场经验交流会的讲话……蓝秋把自己比喻成一个陀螺,被六条鞭子抽着,一圈又一圈地转着,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而在这样的旋转中,蓝秋总是觉得离自己预期的目标不远了。因为心中有梦,蓝秋就这样咬牙坚持着。

同办公室的老穆总是很气愤地给蓝秋打抱不平:“妈的,欺负女孩子,局里秘书最多的时候,有五个呢!现在可好,一个人干五个人的工作,太不像话了!”

“穆老师,没问题的,工作量大,对我来说就是锻炼,吃过这些苦,以后遇上什么困难,我都不会觉得累。”

“话是那么说,人家李一桐工作的时候,也是这么大的工作量,但是上边给人家戴了一个副主任的帽子,说提拔就提拔了,他也不是公务员,跟你一样从学校借调来的。”

“真的啊?那我又看到希望了,吃点苦没什么的!”蓝秋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想的。

老穆只能心疼地说:“我比你爸妈年龄都大,反正我是见不得我自己的女儿这么辛苦的。”

老穆的一番话,让蓝秋很是感动。她觉得自己一个人能担起五个人的工作量给六位领导当文字秘书,而且也没把自己累倒,看起来自己还是有潜力可挖的,她越发相信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就看你是否能够开发出来。

看着蓝秋消瘦的面颊,蓝秋妈高霞心疼了:“闺女,还是回学校当老师吧,每天不会这么辛苦!”

“您别管了,这是暂时的,局里还会派人来的,不会总是这样的。”蓝秋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教育局,离公务员的目标不会太远了,她不能半途而废。

张兰兰来找蓝秋的时候,蓝秋有些发愣。她不明白张兰兰为什么会到单位来找她。在学校的时候蓝秋隐隐听说朴木和张兰兰的关系有些****,记得一次学生李小牧告诉蓝秋这件事的时候,蓝秋还毫不留情地呵斥了他。因为蓝秋不相信朴木会和一个有夫之妇走到一起。看到张兰兰,蓝秋立即清醒地意识到,张兰兰找她来,一定和朴木有关。

不出蓝秋所料,张兰兰见到蓝秋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最近跟朴木还联系吗?”

蓝秋盯着张兰兰高耸的胸问:“你来找我就是为这事?”

张兰兰很直率:“是的,我想知道。”

蓝秋扬起头,高挑的身材加上一点儿傲气,让她显得更高。“我是否和朴木有联系,对你来说很重要吗?”蓝秋本来想温和一些的,可是她不容许张兰兰这样对自己,张兰兰你是朴木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盘问我?与朴木是否联系属于我和朴木的个人隐私,与你有什么关系呢!蓝秋这样想着。

“是的,很重要。我喜欢朴木。”张兰兰直截了当地说。

“你喜欢朴木是你的私事,没必要跟我谈。”蓝秋对张兰兰心生厌恶。

“可我不想你夹在我和朴木中间。”张兰兰盯着蓝秋说。

“是我阻碍了你们吗?那你丈夫又算什么呢?”蓝秋丝毫不留情面地问。

“算你狠,蓝秋。”张兰兰气得胸脯一耸一耸的,蓝秋的心里稍有些快感。

“蓝秋,你别自以为是,你以为朴木帮你到了教育局,你的尾巴就翘起来了,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说什么?我来教育局是朴木帮了我?”蓝秋惊讶,眼睛瞪得很大。

虽然蓝秋对张兰兰印象不好,可张兰兰说的话,让蓝秋震惊了。她才到教育局工作,这件事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己太天真了,难怪栾主任说过,其实凭你在报上发的那些文章不一定能来教育局的。

直到这时蓝秋才恍然大悟,她记起了离开学校的那一天,朴木脸上诡异的笑容,看起来张兰兰没有撒谎,自己调动工作确实与朴木有关。

张兰兰见蓝秋发愣,知道自己说的话发挥了作用,目的达到了,随后转身离去。

蓝秋没顾上跟栾主任请假,打车就奔了85中学,她要去找朴木,让他说清楚。

蓝秋进校园的时候,迎面飞来一只足球,一个男生跟着足球跑,蓝秋弯腰从地上捡起足球,朝着男生扔了过去。蓝秋扬手的瞬间,看到了操场上的朴木,朴木也看见了她。朴木穿着一套运动服,脖子上挂着哨子,显然在给两队当裁判。蓝秋在操场边站着,朴木继续吹哨给学生当裁判。他装作没看见蓝秋,蓝秋并不气恼,她就站在操场边上看着朴木跟着学生跑来跑去。比赛终于结束的时候,朴木带着一脸的热汗向蓝秋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说:“局领导回来了!”朴木还是一脸阳光,蓝秋发现,他的汉语有了很大进步,人似乎也开朗起来了,只是脸颊明显地消瘦了许多。

“我是来找你的。”蓝秋表情复杂地说。

“找我?有事?”朴木肩膀一耸。

“别装腔作势,你说,你是怎么把我弄到教育局去的?”蓝秋厉声问,脸上的神色却很柔和。

“我要能弄还不把自己先弄去啊!”朴木说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说正经事,快告诉我。”蓝秋追问。

“我不知道。”朴木否认。

蓝秋本来不想提张兰兰的,可朴木死活不承认的样子,让蓝秋无缘由地产生了一股怨气,“张兰兰找过我,她告诉我的。”

“这个蠢货!”朴木气得骂道。

“她还说了些什么?”朴木问。

“除了这件事什么也没说。”蓝秋不想惹麻烦。

“我坦白,你们卢局长是我舅舅。”

难怪!蓝秋恍然大悟。

“为什么要帮我?”蓝秋问,语气明显苍白无力。

“不为什么,教育局缺写材料的人,我向舅舅推荐了你。”朴木平静地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蓝秋问。

“没有必要告诉你,我要上课去了,再见。”朴木说着,转身跑走了。

蓝秋仍然站在操场边上,紧咬着嘴唇,一句话说不出来。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