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5章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2)

第25章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2)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张红原来是区医院的护士,蓝紫铭大学毕业,分到了卫生局医政科工作,工作中与各家医院接触很多,偶然的机会,张红见到了蓝紫铭,听说他是单身,就委托在卫生局工作的叔叔给自己介绍,蓝紫铭对温柔大方的张红一见钟情,两人很快结婚。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张红不但不能生育,脾气也越来越大。蓝紫铭很体谅张红的心情,每次张红发脾气,他都控制着自己。其间,他也产生过离婚的念头,但是张红每天都骂他陈世美,他也不想让张红那张嘴到处去骂他是陈世美,加上自己在仕途上一直走得很顺利,没必要因为家庭琐事而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抱着这样的心理,张红抓住了他的弱点,一旦蓝紫铭跟女同事有接触,或者她道听途说一些事,就会回家找蓝紫铭大闹一场。蓝紫铭已经熟悉了这种吵闹的方式,他尽量让自己的心胸更宽广一些,通过工作去排遣自己的烦恼。

自从遇见蓝秋后,他对蓝秋有了一种亲切感,不仅因为蓝秋本身的才华,还因为周围的人对蓝秋的评价,尤其张涧秋和李一桐这两个曾经跟蓝秋一起工作过的人,始终在推荐蓝秋,让他对蓝秋更加刮目相看了。

蓝紫铭一边默默地吃着面条,一边想着妻子张红的话,自己为什么对蓝秋那么亲近?难道自己真没有私心吗?但是妻子张红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也让自己伤透了心。张红不仅在言行上对自己不尊重,还偷偷地利用自己的地位为别人走后门,从中索取了许多好处。蓝紫铭每次跟张红谈的时候,都因为张红的无理取闹而作罢。

在卫生局的时候,蓝紫铭听说张红帮医药公司给基层医院送药,从中挣提成。那些院长很多都是蓝紫铭提拔的,他们正找不到机会报答蓝紫铭,张红找上门去的时候,正好给了他们机会,于是,张红理所当然地得到了钱,而很多时候,蓝紫铭还蒙在鼓里。

最近,蓝紫铭又听说张红找学校的校长送学生,同样挣那些家长给的好处费。蓝紫铭知道,腐败的产生除了自身的原因外,对家人同样要进行约束,否则,真的容易出大事。

蓝紫铭决定,等吃过了饭,跟张红好好谈一谈。

张红正在看电视,电话铃响。原来是一个姐妹约她打麻将,正在气头上的张红,懒得搭理蓝紫铭,拎起小包,开门走了出去。

蓝紫铭本来是想跟张红好好谈谈的,没想到,等了一个晚上,后半夜了张红才回来。

早晨到单位后,蓝紫铭处理了一些事,然后叫上司机去了医院。他仍然惦记着受伤的蓝秋。

让蓝紫铭没想到的是,他走到蓝秋病房的走廊里,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告诉你,蓝秋,如果你再****我家蓝紫铭,我会给你好看的。我说到做到。”

“我是蓝秋的母亲,你不要侮辱我的女儿。”蓝秋妈高霞的声音。

蓝紫铭猛一激灵,坏了,张红怎么来医院闹了?

他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病房的门敞开着,蓝紫铭像旋风一样横在了张红的面前,张红顿时惊呆了。她做梦也没想到,蓝紫铭会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

“张红,我提醒你注意自己的身份,蓝秋受伤了,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蓝紫铭朝着张红吼道。

张红在惊慌失措之后,反而镇静了:“蓝紫铭,我就知道你向着蓝秋,你到教育局后,不但提拔了蓝秋,还抱着她上医院,你说,她究竟是你什么人?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今天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张红说着,索性坐在了病房里的小凳子上。

“张红,你先回去,有话我们回家再说,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蓝紫铭忍耐着说。

“我不回去。我让你当着蓝秋的面,跟我解释清楚。”张红很固执。

“你是有身份的人,非让我动手把你拖出去吗?”蓝紫铭终于被激怒了。

蓝秋躺在床上,眼泪一串串地流了下来。

正在僵持间,护士拿着药瓶走了进来:“你们都是家属吗?干什么这么吵?病人要输液了,需要安静,留一个人,其他人都出去吧!”

蓝紫铭歉意地看了蓝秋一眼,大踏步地走了出去。蓝秋此刻注意到,蓝紫铭平时充满阳光的笑脸已经不见了,那个热情的酒窝男此刻的心中一定盛满了悲哀。

张红这么快地到医院来,这些情报当然是段晓妮提供的。段晓妮的一个表姐跟张红是同事,她将蓝紫铭和蓝秋的事,进行了一番加工后,告诉了张红。不由得张红不信,就连蓝紫铭也承认了他昨天去了医院,而且照顾了蓝秋很久。

蓝紫铭已经没有心思去琢磨张红怎么去的医院了,他在担心蓝秋受到的伤害一定很深,甚至殃及了蓝秋的父母,怎么会这样呢?张红这么一闹,区里也许很快会知道的。看来自己的前途就要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了。

蓝紫铭结婚后,已经看清了张红。如果蓝紫铭在仕途上没有前途,张红是不会嫁给他的。蓝紫铭二十几岁就当了科长,手里有些权力,刚过30岁,就当了副局长,这些,历来都是张红在姐妹们面前炫耀的资本。如今蓝紫铭进步的幅度越来越大,自己得到的好处也越来越多,她虽然担心蓝紫铭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她同时又断定,即使蓝紫铭知道了,也不会跟自己离婚,因为在仕途上发展的很多人都有着不幸的婚姻,但是他们仍然坚守着,就是不离婚,因为离婚,从另一方面印证了他们的不成熟。在婚姻的外衣掩饰下,他们甚至可以为所欲为,除了事业飞黄腾达,可捞取的其他资本也许会更多。

因为摸清了蓝紫铭的心思,张红才敢骑在蓝紫铭的头上欺负他,而蓝紫铭是不屑跟她一般见识,才置之不理,这样一来,张红就有了一种蹬鼻子上脸的感觉。

纪委书记老龙跟蓝紫铭关系不错,当他听到关于蓝紫铭的种种传闻时,起初他是不相信的。直到接到了一封群众来信,才引起了他的重视。“这个蓝紫铭,在搞什么名堂?”他决定找蓝紫铭聊一聊。

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对于纪委书记的这次公事公办式的谈话,蓝紫铭还是很上心的。但他不是见硬就回的人,顶着压力,他每天忙完工作,必定去一次医院看望蓝秋。

蓝秋的父母也不好说什么,他们对蓝紫铭摊上了张红这样刁蛮的妻子也很同情,看在蓝紫铭的面子上,他们也不好说张红什么。

蓝紫铭在蓝秋面前尽量显得愉快,蓝秋好像又见到了以前认识的酒窝男。而聪明的蓝秋发现,蓝紫铭有时候看着她,若有所思,几次她想问,可是张不开口。她不想因为自己给蓝紫铭带来任何麻烦,伤口刚一拆线,就坚决要求出院。

蓝紫铭明白蓝秋的意图,从此以后,再没去看过蓝秋。

蓝秋在家休息了一周后,不听母亲的劝阻,坚持去单位上班。

老穆告诉蓝秋:“你没在单位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

蓝秋说:“挑主要的跟我说说。”

老穆有些留恋地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蓝局长要走了。”

“什么?蓝局长要走?去哪儿?”蓝秋焦虑地问。她觉得自己刚刚得到心灵上的舒展,却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又进入了另一个无法言说的世界。

“听说要去援藏。”老穆说。

“谢谢穆老师!”蓝秋说着,走出办公室。

她去了蓝紫铭的办公室,走廊里的人都愕然地看着她。蓝秋很清楚,张红去医院吵闹这件事在局里一定已经传开了。可是她不在乎这些,她要见蓝紫铭。

蓝紫铭不在,蓝秋很失望。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蓝秋不想回家,一个人落寞地走进了曾经遇上蓝紫铭的咖啡厅。

昏暗的灯光,浓浓的咖啡,但此刻对蓝秋来说,没有了感觉。她的心中很难过,她觉得因为自己,而让蓝紫铭受了委屈,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对不起蓝紫铭。

蓝秋托着腮,看着杯子里的咖啡,正在沉思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可以坐在这儿吗?”

蓝秋抬头,原来是蓝紫铭,蓝秋点头,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蓝紫铭问。

“大哥不是也一个人来的吗?”蓝秋反问。

蓝紫铭没说什么,跟服务生要了一杯咖啡。

蓝秋看着对面的蓝紫铭,突然想起了张红在医院大闹的那一幕。

“不怕张姐来闹吗?”她心有余悸地问。

“已经无所谓了,只是伤害了你,我心中不安。我替她向你道歉。”蓝紫铭说。

“没关系的,只要大哥不受影响就行。我想知道一件事,听说大哥要去援藏?是真的吗?”

“是真的。市里让报名,我已经报名了。”蓝紫铭说。

“张姐同意你去吗?”蓝秋问。

“这是我的决定,跟她没关系。”蓝紫铭说。

“可她毕竟是你的妻子啊!”蓝秋着急地说。

“这是我的家事,你不用操心,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以后有什么事多问问李一桐或者张涧秋,这两位对你的印象一直很好,他们也曾经跟我推荐过你。”蓝紫铭话里有一丝不放心。

蓝秋点头:“大哥,我工作这些年,遇上了很多难题,是您来到局里后,给了我施展的空间,真的很感谢您,对您家庭带来的困扰我深表歉意。”蓝秋说着,眼泪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她真想痛哭一场。

蓝紫铭劝说着蓝秋:“我不在这里的时候,要照顾好自己,工作不能蛮干,要多找一些窍门。”

蓝秋泪眼模糊地说:“今后可能再也不能遇到像您这样的好领导、好大哥了。”

蓝紫铭的酒窝里盛满了笑意:“傻丫头,比我好的领导多得是,不过比我好的大哥估计不会有很多。”

蓝秋这一刻仿佛又见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酒窝男,她说:“我会珍惜这份友谊的。也请大哥多保重。”

不到一年的时间,被蓝秋称作大哥的那个蓝紫铭像风一样,来了又走了。

在蓝秋看来,快乐的日子总是那样短暂。

谁知道,以后迎接她的会是什么呢?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