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6章 段晓妮的堂兄

第26章 段晓妮的堂兄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紫铭走了之后,张红来单位找蓝秋又闹过一次。老穆这一次挺身而出,帮了蓝秋大忙。

老穆的这一举动,连栾主任都感到惊讶,本来段晓妮是想看热闹的,没想到,热闹没看成。

对于段晓妮来说,张红来找蓝秋,就像看一场有趣的电影,没等演到热闹处,突然停电了,又或者类似一场农民起义,没等造反的人全面揭竿而起,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这让段晓妮很是失望。

从某种程度上说,张红是憎恨蓝秋的,如果没有蓝秋,蓝紫铭仍然会忍受她的责骂、她的欺压。为了面子,为了仕途,蓝紫铭是不敢跟她翻脸的。可是现在,蓝紫铭不仅翻脸,而且以援藏为借口,彻底远离了她,虽然她不同意,但是没有用,她也拿离婚相要挟,可是蓝紫铭很干脆地留给她一句话:“你想怎么样都行!我没意见。”

张红不会傻到让别人来摘她的胜利果实的,即使蓝紫铭讨厌她,她仍然不会放弃局长夫人的位置,更何况,蓝紫铭回来的时候,级别还要更上一个层次呢!她决定忍耐,但是忍耐蓝紫铭的同时,绝不让蓝秋的日子好过。张红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可她没想到,蓝秋办公室的那个老穆,竟然不顾一切地救了蓝秋,而且把自己给痛骂了一顿。张红一想到这些,心里就有点儿窝囊。可是她拿老穆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蓝紫铭已经不在教育局了,即使在这里,她能让蓝紫铭把老穆怎么样?蓝紫铭如果知道了,不跟她立即离婚才怪呢!张红一想到这里,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张红跟很多女人一样,不在乎生活是否幸福,而在乎自己所处的位置,有了这个位置,自己就能捞取更多的好处,过上衣食无忧的富裕生活,如果这个位置一旦失去了,她想象不到自己今后的日子会怎么样。为了这个位置,她也跟许多女人一样,坚持着,就是不离婚。

蓝秋才不会去琢磨张红怎么想,因为张红的无理取闹,让蓝秋觉得自己在全局人的面前矮了一截,但是自己没错,为什么要看低自己呢?

李一桐听说了蓝秋的事后,给蓝秋打电话:“蓝姐,别听地虫剌蛄叫,该种地还要种地,脚正不怕鞋歪,别跟那个女人一般见识,有事跟我说。”蓝秋从来没听过李一桐这么口语化的表达方式,她眼中一向文质彬彬的李一桐,这样说话的口气,听起来感觉李一桐不像老弟,倒像一个很成熟的老大哥。

蓝秋说:“放心吧,你姐没那么脆弱。”虽然这样说,但蓝秋还是感动地脆弱了一下,眼泪弄湿了一大片衣襟。

区里地方不大,什么消息传得都快,尤其是小道消息。张涧秋听到后,很为蓝秋担心。

一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段晓妮接了电话:“找谁?”

“帮我喊下蓝秋。”电话漏声,对面的蓝秋听得清清楚楚。

段晓妮本来想说蓝秋不在,可看着蓝秋已经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而且正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她不得不把电话递给了蓝秋:“你电话。”

蓝秋接过电话,听出了张涧秋的声音,直接问:“嫂子还好吧?”

“你嫂子很担心,让我打个电话问下情况。”张涧秋不知道蓝秋办公室的情况。

“没有什么,有时间我去看看嫂子。”蓝秋匆忙说着,挂断了电话。她不想在电话里多说,决定晚上去看张涧秋的妻子。

朴木这段时间心情很郁闷,张兰兰已经看出了朴木的心思。她趁着朴木心情不爽的时候,帮朴木做了许多事,让朴木对她更加信任。当系统内传出蓝局长和蓝秋关系不正常的消息后,朴木一点儿都不惊讶,他回忆着看到蓝秋躺在一个男人怀里的那一幕,痛苦得闭上了眼睛。

蓝紫铭走后不到十天,上级派来了新局长。新局长名叫段大军,是科技局的局长,曾经当过老师。

段大军来的那天,段晓妮打扮得很清爽,头发烫起了波浪,穿上了新衣服不算,还喷了许多香水。老穆一进办公室,就被呛得咳嗽了许久。

蓝秋给老穆倒了一杯水,端过去,放在老穆的桌子上,问:“穆老师,您没事吧?”

“没事,就是被狐狸味儿给熏到了。”蓝秋不解,半天才明白过来。

栾主任里外忙碌着,也很兴奋。老穆一向消息灵通,但这次也说不明白为什么新局长一来,把个栾主任和段晓妮给兴奋成这个样子。

新局长跟全体同事见面会刚一结束,段晓妮回到办公室就拍着桌子说:“怎么从老娘这里夺走的,今后就怎么给我送回来。”

“晓妮,你嘟囔什么呢?谁欠你啥了,说清楚点!”老穆接话。

“还用我说吗?谁欠的谁清楚。”段晓妮眼里分明喷着火。

老穆看了蓝秋一眼,里面很有内容。蓝秋知道,即使老穆不看她一眼,不用提醒,她也清楚,段晓妮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蓝秋知道自己写作思路快,读人的思路慢,但是这一次她还是读出点门道来。

新局长一来,段晓妮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一夜之间就像这个新来的局长是她自己一样,神气活现。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都姓段,难道他们有血缘关系?可是小时候没听说段晓妮有这样的哥哥或者叔叔啊?此刻,蓝秋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么。

但是,蓝秋遵循一条原则,不管是哪个领导来,或者是领导在与不在,她都会按照要求工作。

以前自己写稿子,现在自己分管文字,实际上还是自己写稿子。段晓妮根本指望不上,也没有办法调动她的积极性,因为段晓妮根本不在自己能调动的范围之内。

栾主任对段晓妮的放纵不是一天两天,也许,段晓妮来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许诺,段晓妮的工作干与不干都无大碍。让她写稿子,不但不高兴,写了之后还要进行全方位修改,几乎等于重写,反倒累人。几次这样的经历下来,蓝秋干脆自己写了。段晓妮愿意搞,就让她搞去,蓝秋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卢局长在位的时候,对蓝秋的稿子不是很挑剔。蓝紫铭没走的时候,对蓝秋写的每篇稿子都很欣赏,有时蓝秋能感觉到,蓝紫铭其实就是在调动自己的积极性,哪能自己写的稿子百分百地都好呢?

可是,现在不同了。段大军也许是当过老师,或者当过科技局长水平太高的缘故吧,蓝秋写的稿子几乎没有通过的。

最近局里正在参与全市的思想品德教育先进区评选,蓝秋搜集了很多材料,写了一篇经验稿,因为以往有稿子不过关的教训,蓝秋这次是很认真地撰写的。连着写了两个晚上,又进行了两轮修改,自己认为很满意了,才来到段大军的办公室。

段大军正在接电话,见蓝秋进来,眼皮都没抬一下,蓝秋不知道该留下还是该回去。

如果单凭冲着段大军傲慢的态度,蓝秋早就拂袖离去了,可是段大军毕竟是领导,自己不吃饭不睡觉都写出来了,更何况人家打电话的工夫你就不能等一会儿吗?

蓝秋今天穿着一套蓝色裙装,里边是白衬衣,高跟鞋的坡度很低,适合在办公室里穿着,蓝秋一直对自己的这套职业装束感到满意。

蓝秋站了大约十分钟,段大军终于放下了电话,肥胖的身躯靠到沙发上,然后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用打火机啪地点上,鼻音浓重地问:“什么事?”

蓝秋在局里工作这几年经历过三任局长,卢局长虽然年龄大,但是很有风度,精神头很足;蓝紫铭和蔼可亲,更是让蓝秋敬重;眼前的段大军则不是蓝秋想象中的教育局长的样子,满脸的横肉在说话间随着声音颤动,让蓝秋心生厌恶。

“局长,德育工作经验写完了,您看看吗?”蓝秋闻着刺鼻的烟味问。

“分管副局长看过了吗?”段大军问。

“看过了,他没修改,说让您看看。”蓝秋说。

“放这儿吧!等我有时间再看。”段大军说着,又拿起了电话。

蓝秋放下稿子,赶紧退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不久,栾主任来喊蓝秋:“快去局长室,找你呢!”

蓝秋迈开长腿走出办公室,又去了段大军办公室。

“局长,您找我?”蓝秋小心翼翼地问。她在想,也许局长要修改稿子吧!

“不是我找你还能有谁?”段大军一脸不悦地反问。

“稿子需要修改吗?”蓝秋问。

“不是修改的问题,是需要重写。”段大军声音很高。

“哦,是思路不对吗?”蓝秋想了解领导的意图,同时也想知道究竟哪里不行。

出乎蓝秋的意料,段大军拿着稿子扬起来说:“这写得是什么狗屁文章?你写了几年了?”

蓝秋回答说:“六年了。”

“写了六年了?也应该是大笔杆子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重写!”段大军继续喊道。

蓝秋问:“哪里不行?您可以告诉我,如果都重新写,整个文章的框架结构都要改变的。”

“重写听不懂吗?就是所有的都不行。”段大军咆哮着。

蓝秋觉得自己很委屈,写了六年稿子了,还从没遇上这样的情况。而且他不说到底怎么写,也难以保证重写出来能符合要求,如果段局长不给思路,重新写了之后也许还会全部推翻的。蓝秋很是迷茫。

出了段大军的办公室,蓝秋虽然心里郁闷,但还是回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重新进行了构思。下班后,她回到家里,又写了一个晚上。

高霞半夜起来上厕所,看见蓝秋房间的灯还亮着,以为蓝秋睡着了忘记关灯。她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想帮蓝秋关灯,结果发现蓝秋还坐在写字台前写稿子。

蓝秋听到门响,抬起头说:“妈,半夜三更的,您吓我一跳。”

高霞嗔道:“你还知道是半夜三更啊,你怎么还不睡?哪有你这么工作的?”

“有个稿子没过关,我重新写呢!”蓝秋说。

“重写重写的,你就不该去教育局干这个工作,憋气又窝火的,伺候人的活儿要是好干,不是都去了?当个老师有什么不好,省心还有假期。”高霞唠叨着说。

“妈,都半夜了,您别吵醒我爸,写完这段儿我就睡了。”蓝秋小声说。

“早点睡,免得明天早晨起不来。”高霞嘱咐。

蓝秋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蓝秋看看表,五点多了,她也没脱衣服,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高霞喊蓝秋起床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蓝秋简单梳洗打扮了一番,把稿子放进包里,骑车就往单位赶。骑到一个转弯的路口,一台轿车飞驰过来,也不看路,硬是把蓝秋的自行车给撞倒了,蓝秋机灵地从车子上跳下来,车子钻进了汽车前轱辘下。

司机骂着:“你不会骑车啊?”

蓝秋说:“你会开车怎么往我身上撞呢?”

“你说啥呢?你妈的!”司机张嘴就骂蓝秋。

人行路上一个早起锻炼的老人家看到了这一幕,此刻走过来,对司机说:“你会说人话不?开车撞人你还有理了!你别走,等着交警来处理。”老人气得胡子直打战。

蓝秋担心老人吃亏,急忙从那台轿车下拖出了自己的自行车,车子已经变形,不能再骑,好在离单位已经不远,她谢过老人家,急忙推着车子往单位走,路上已经有人围过来,纷纷指责那个司机,司机开车一溜烟儿地跑了。

蓝秋先将车子送到单位旁边路口的修车处,跟修车师傅交代了一番,然后拎着包去了办公室。

一个上午,蓝秋都在打稿子,当她确定稿子没有错字后,拿着稿子又去了段大军的办公室。

这一次的结局与上次一样,结果又是稿子不合格,重写。

蓝秋知道,也许以后自己的命运就像这稿子一样了,会不时地被推倒重来了。

老穆看着蓝秋,觉得她可怜,不由说:“蓝秋,我看不是稿子的问题,是人的问题,有人在这里捣鬼。”

“不会吧,我以前也不认识这个段局长,想不到会这样。”蓝秋说,她想不出理由。

“别灰心,你再写一遍,看他什么态度。”老穆鼓励蓝秋。

蓝秋想,已经这样了,也不在乎重写一遍。

她沉住气,又重新写了一遍。

当蓝秋第三次拿着稿子要给段大军送进办公室的时候,在段大军办公室门口,她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说话声。

“晓妮,你可不能这样任性,我都让人家写三遍了,我这可是昧着良心帮你出气呢!”段大军说。

“哥,我治不了她,你要狠狠地治她。这口恶气总算出了。”段晓妮解恨地说。

“晓妮,你跟我二大爷不一样,你太厉害,这样可不行。如果不是我当局长,你这样折腾,换了别人,会把你弄下去的。”段大军说。

“啊!原来段大军是段晓妮的堂兄。”蓝秋恍然大悟的同时,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稿子写了几遍都不过关的原因。

蓝秋愤怒地转身,回到了办公室,将稿子撕得粉碎。

老穆说:“蓝秋,你疯了!怎么把稿子撕了?”

“新来的局长是段晓妮的堂兄,自从她堂兄当上局长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消停过。哼,老娘不伺候他们了。”蓝秋愤恨地说道。

“你不伺候谁呀?”栾主任走了进来。

蓝秋紧咬嘴唇不说话。

老穆破口大骂:“欺负一个女人,真他妈不是爷们。”

栾主任说:“老穆,闭上你的臭嘴,关你屁事?”

老穆拂袖而去,临走,丢下一句话:“要是关我屁事,我去北京告你们。”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