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7章 摇身一变

第27章 摇身一变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因为不能按时交稿,蓝秋被撤职,这个消息,在蓝秋的意料当中。

当栾主任通知她的时候,她拿起了包,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蓝秋一出教育局大楼的门,就开始后悔了。如果自己不是那样激动,如果自己再重写一遍稿子,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呢?自己太不成熟了!在机关里工作,哪能耍小孩子脾气?怎么能拿工作当儿戏?

自己任性的结果,就是给了人家得逞的机会,蓝紫铭把她提拔到这个岗位上,其实也很不容易的。蓝秋一边走一边这样想着,越想,越后悔。

去哪里呢?回家?父母看到她这个样子也会担心的。

去找朴木?朴木最近一直没跟自己联系。

找蓝紫铭?蓝紫铭已经去了遥远的西藏,而且,躲张红还来不及呢!

这个时候的蓝秋,有些茫然。可是,天下没有卖后悔药的,只好自己品尝这一次失败的苦果了。

蓝秋走着走着,竟然不自觉地走到了区委的大楼前。对,去找李一桐谈谈。

李一桐还是那样热情,见蓝秋进来,放下手里正在校对的稿子,跟蓝秋打招呼。

“怎么看着有心事呢?”李一桐问。

“遇上点烦心事儿。”蓝秋尽量语气平静地说。

“说说我听听。”李一桐眼睛瞄了一眼桌上的稿子。

蓝秋意识到自己给李一桐添麻烦了,李一桐这个岗位是很辛苦的,可是既然李一桐问了,只好如实说。

李一桐听了蓝秋的简单叙述,安慰道:“蓝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工作中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要想办法解决。你可以跟段局长聊聊,想办法了解他的想法,如果聊了还不行,就从自身找原因,或者跟我说,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教育局,但是教育局的业务我还是懂的,我可以帮你将稿子重新理顺一下。如果经过我们修改的稿子还是不行,我可以想办法找他的老朋友或者老领导帮忙给你说句话,让他关照你,大家都在一个区里工作,难免没有互相帮忙的时候,这样一来,他就不好意思难为你了。但是,现在,你已经犯到他手里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找个适当的机会,跟他疏通一下了。”

李一桐这样一说,蓝秋更是后悔自己的冲动,难怪骆平总批评她:“你就是太直率了,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更何况你是借调的,你的命运不在你自己手里。”

“一桐,谢谢你。一来就打扰你,耽误你工作了。我回去好好反思去,以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蓝秋告辞李一桐,从区委大楼出来的时候,她的心情变得平静起来,大不了回去当老师,跟学生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想到这里,她坦然地甩甩头,朝着教育局的方向走。

人行道上,浅粉色的彩砖颜色很柔和,葱绿的小树被围成了正方形,浅粉与葱绿的颜色混到一起,看上去很和谐,蓝秋后悔来的时候,因为心情的缘故,没仔细欣赏路边的风景。

信号灯变成了绿色,蓝秋在路中间穿行,停留在路上等信号的那些汽车,排成了长队,车窗的玻璃在阳光的映衬下,泛着耀眼的光,蓝秋的长发在微风的吹拂下,高高地飘起,挡住了视线,她习惯地用双手向后梳理了一下,惹得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子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蓝秋继续向前走,装作没看见。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蓝秋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

老穆看着蓝秋,想说点什么,终究没说出来。

栾主任喊:“晓妮,召集办公室人员开会。”段晓妮答应着,走了出去。

会议在办公室内部召开,估计段局长也担心事态闹大,对自己不利。他参加了会议,但没讲话。栾主任宣布了对段晓妮的任命,由段晓妮接替蓝秋的工作,蓝秋负责文秘和接访工作。

蓝秋对此有异议,栾主任问:“你有什么意见?”

“如果接待上访人员会影响写材料,心不静,材料写不出来。”蓝秋也是从工作角度考虑。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毛主席在闹市里读书的故事你没听过吗?”栾主任问。

蓝秋摇摇头。

栾主任接着说:“毛主席能在闹市里读书,你就不能在人多的时候写材料吗?你要锻炼自己,越是人多,就越能写出材料来,那才是你的本事呢!”

蓝秋想说:“我跟伟大领袖毛主席哪能相提并论呢!”可她终于没说出来。不管自己现在说什么,栾主任都会认为自己的态度有问题,索性闭嘴听着。

会议时间很短,只是一项任命,栾主任又讲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就散会了。

蓝秋看见段大军走回办公室,她也跟了进去。

“找我有事?”段大军问。

“想跟您谈谈。”蓝秋说,态度很坚决。

“有什么好谈的?你工作出了差错,本应该取消你的借调资格,但看在你给几任局长服务过的面子上,让你继续留在局里工作,你可要珍惜这个机会啊!”段大军的语气似乎很语重心长。

“局长,我先谢谢您的一番好意,可是我在局里工作了很多年,本职业务已经快荒废了。我想回学校去工作,请你帮忙给我安排下。”蓝秋决心已下,直接提出了回学校的请求。

“这件事先往后放一放吧,学校老师好几千,也不缺你一个,现在局里的人员都在调整阶段,你目前在业务上已经很熟悉了,还是先干着,以后再说。”段大军说完,转身看报纸,不再理蓝秋。

蓝秋一看段大军这个架势,自己再多说也没用,只好走出了段大军的办公室。

蓝秋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段晓妮正在收拾自己的物品,见蓝秋进来,讽刺地说:“某些人就是太不像话,见不得别人好。”

蓝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声不吭,拿起一本书读了起来。读着的时候,她发现栾主任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毛主席能在闹市里读书,蓝秋在办公室里应该既能接待上访也能写稿子,果真练到那个境界,自己也就功德圆满了,蓝秋想。

段晓妮当上了办公室副主任,栾主任主动要求将段晓妮的办公地点调换到了主任室,而蓝秋当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并没给她调换,蓝秋心里是清楚的,这一刻,她彻底地看清了栾主任和段晓妮的关系。蓝秋更明白一个道理,一朝君子一朝臣,关系这两个字自古以来都能派上用场,比如一间小小的办公室,人员的任命和位置的摆放,都能看出其中关系二字的奥妙。

段晓妮终于咸鱼翻身,成了蓝秋的顶头上司。蓝秋的稿子每次写完,都要让段晓妮先过目,段晓妮没通过的稿子,到她堂兄那里当然也不能通过。其实,不论段大军还是段晓妮,心里都很清楚,蓝秋写的稿子不用任何人审核,里面不会有一个错字,蓝秋的文字功底和文章把关的功力,就连张涧秋和李一桐两个人都深深地佩服。如果段晓妮和段大军那里不通过,很大程度上就是找茬儿,不让蓝秋过关而已。

当然,也有例外。当一群幼儿园教师因为改制而到教育局来上访的时候,蓝秋正在改写一篇稿子,这是没过关的稿子,蓝秋坐在办公室里正字斟句酌,段晓妮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蓝秋,快,幼儿园那帮老师又来了。”

“等我把稿子改完立即下楼。”蓝秋的眼睛盯着文稿说。

“改什么改呀!快点下楼!”段晓妮几乎命令道。

“局长说了,今天下午他就用,现在快中午了,我弄不完哪行?”蓝秋心里有数,栾主任和段晓妮两位办公室的领导都在,她去接待,也解决不了问题。幼儿园转制是上面决定的,她就是说出花来,那些老师们也不相信。

“不用改了,把稿子给我,我给局长送去。讲个话还要个稿子,不知道他局长怎么当的?”段晓妮差点儿骂他堂兄。

“我干活可从来都是负责到底的,如果稿子出了问题,我可担不起责。”蓝秋说。

“我来扛,我这个副主任会给你把关的,段大军要批评就批评我好了。”段晓妮说。

“说话算话啊,别到时候你拿我当挡箭牌。”蓝秋说着,把稿子交到段晓妮的手里,转身走了出去。

外面上访的这些教师中,大部分人蓝秋都认识:“你们怎么又来了?上次我不是跟你们说了,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吗?”蓝秋面带微笑地说。

“蓝秋,你跟我们说实话,这事儿还能不能解决?如果解决不了,我们也不给你添麻烦了,我们直接去省里上访。”那个名叫张晓欢的老师说。

“大家先平静下,我们局领导最近会议多,等忙完这一阵会坐下来专门讨论你们的问题,还是等一等好吗?”蓝秋耐心地说着,又去找杯子,到饮水机那里接水,给这些老师们喝。

“蓝秋,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今天先回去,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们就不是这个态度了,你跟你们领导汇报下。”张晓欢说着,招呼那些老师走了出去。

蓝秋往办公室走的时候,心情很沉重。她觉得这些老师跟自己一样,毕业分到了幼儿园,现在却面临转制,转成企业后,财政就不会再给他们拨款了,变成了自筹自支的单位,如果幼儿园经营的效益不好,他们的开支就成了问题,要是养家糊口仅凭这份工资,就更不好办了。蓝秋一方面同情他们,一方面又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心里难受。

刚刚做信访工作的时候,蓝秋心里很没底。那个时候,她就曾经去请教过李一桐,李一桐对她说过:“蓝姐,你不要担心。我相信你能干好这个工作。只要你对那些上访人怀着一片真诚,真心想帮他们解决问题,他们是不会为难你的。”

蓝秋按照李一桐说的去做,确实感到轻松了不少。那些上访人其实很大一部分也是迫不得已,只要想办法帮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从来不难为蓝秋,这一点,也让蓝秋很是感动。如果接待上访跟写文字材料比起来,蓝秋宁愿接访,去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解决一些问题,这样才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乐呢!当然,蓝秋也辩证地思考,一个单位,特别是行政单位,文字工作也很重要,不仅是给领导者当幕后英雄的问题,还涉及这个单位的形象以及留存一些史料的重任,两项工作都很重要,都应该干好。

蓝秋知道自己走不成。因为段晓妮只是个花瓶,她去做那些场面上的事,而背后出力干活的仍然是她蓝秋这样的人。撤了她的职,已经在她的预料之中,而且,自从蓝紫铭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像蓝紫铭这样的好领导已经不多见,今后恐怕也不会遇上了。蓝秋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个新来的局长段大军的确做到了举贤不避亲,真的就敢提拔段晓妮,而蓝秋竟然成了段晓妮手下的兵。

蓝秋要回学校的想法遭到段大军的断然拒绝后,考上公务员的这个想法,在蓝秋的心中又占了上风。不管考到哪里,自己仍然需要努力。也许困难是暂时的,希望就在明天呢?蓝秋坚定地想。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