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8章 读研,成了汪勤的同学

第28章 读研,成了汪勤的同学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生活从起点到终点,终于又回到了起点。日子与往常一样,还是要过下去。不同的是,蓝秋已经积累了很多公文写作的经验,各种文体都能写得很自如了。

骆平打来电话说:“能帮个忙吗?”

“什么事?这么客气。”蓝秋问。

“帮我家李明亮一个忙。”骆平说。

“这么快啊,李明亮就成了你家的。你可要盯紧了,惦记李明亮的人太多。”蓝秋跟骆平开玩笑。

“别吓唬我。不管谁惦记,都不管用,蓝秋只要你不惦记他,就好办。”骆平说。

“要有自信,即使我惦记,你也要敢于跟我抢才对。”蓝秋打趣道。

“行了,不说了,越说我心里越没底。正经事,李明亮他们学校要申报个国家的什么荣誉,你找时间帮他看看申报材料。”骆平终于说出了找蓝秋帮忙的目的。

“行,没问题。”蓝秋干脆地说。

放下骆平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是马丽丽打来的。

“蓝秋,你还好吗?”马丽丽关切地问。

“还好。你怎么样?”蓝秋寒暄道。

“我能怎么样啊,别人从局里回来的时候都给安排了校长,到我这儿就当了个主任,没意思透了。”

“好好工作,会有机会的。”蓝秋鼓励道。

“还是你好好干吧,你有才,以后会有前途的。”马丽丽说。

蓝秋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有前途,眼前只能这样干下去了,她没接马丽丽的话,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有。我记得你在报上发表了挺多文章,有没有评论什么的,我家那口子在进修,毕业让写评论,他没时间,我又不会写,就想起你来了,能不能帮个忙?我给你钱都行。”马丽丽说。

蓝秋认为马丽丽已经无可救药了,她犯事就犯在了钱字上,现在又想拿钱买自己的文字,真拿她没办法了。

“要是拿钱买我的字,我一个字也不卖。但是看在曾经的同事面上,我的文章可以无偿送给你们。”

“真的?蓝秋,你太好了!”马丽丽有些兴奋。

“君无戏言,有时间来拿,我手里有现成的稿子。”蓝秋说。

马丽丽的电话,提醒了蓝秋,自己不应该在机关里这样混下去,也应该学点什么。

可是,学什么好呢?

蓝秋正在思考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来了一条短信:“蓝秋,你好!我是蓝紫铭,最近怎么样?”

是蓝紫铭,蓝秋兴奋起来,他已经走了几个月了,刚刚有了点消息,蓝秋立即给蓝紫铭回了短信:“大哥,你还好吗?惦念中。”

“我在西藏很好。听说你遇到了点儿曲折,一定要坚持。”蓝紫铭回道。

谁这么快把自己的消息告诉了蓝紫铭呢?蓝秋心里打了个问号。

消息是张红透露的。蓝秋被撤职,段晓妮接替了蓝秋的工作,这样的大事,段晓妮怎么会错过跟张红说呢?一直对蓝紫铭有意见的张红更不会错过打击蓝紫铭的机会,她很兴奋地给蓝紫铭发消息说:“你的心上人已经被撤职了,失去了你的保护,她什么都不是。”

张红是期待着这个消息能够激怒蓝紫铭的,出乎她的预料,蓝紫铭一个字都没给她回。

在蓝紫铭看来,张红很无聊。但是,他心中确实惦念蓝秋,因为张红曾经给蓝秋造成了伤害,现在,自己一走了之,蓝秋被撤职,是否也跟自己有关呢?他觉得除了问候一下蓝秋,自己别的什么都不干了。

蓝秋对蓝紫铭的问候,是心存感激的。蓝紫铭走出了那么远,还惦记着自己,说明自己这个大哥没白认。蓝紫铭是有情义、有良心的人,只是命运不济,找了张红那样一个泼妇,这样想着的时候,蓝秋甚至可怜起蓝紫铭来。她摇了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再一次给蓝紫铭发短信的时候,蓝秋告诉蓝紫铭:“我要去读研,让知识改变命运。”

“我支持你,有困难可以找我的同学李书扬,他在利民大学工作。”蓝紫铭回道。

“谢谢大哥!”蓝秋鼻子一酸,眼泪差点而掉下来。

“思维的态度决定人生的高度。祝你成功!”蓝紫铭又回道。

“我会努力的。”郑重地打上了这句话。

放下手机,蓝秋重复着:思维的态度决定人生的高度。她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

蓝秋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要进修,多汲取营养,就不能太拖沓。

可是关于考研的政策她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父母工作的大学,没有经济管理专业,她问了几个人,都说不清楚。蓝秋决定去找蓝紫铭的同学李书扬。

请了假,蓝秋骑着自行车朝着利民大学的方向赶。路途很长,以前利民大学就在市中心,现在学校都搬迁,在西郊形成了一个大学城。蓝秋骑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来到利民大学。

大学老师不坐班,李书扬的家不在学校院内,家属区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当蓝秋辗转找到李书扬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

蓝秋敲门的时候,李书扬正往餐桌上端晚饭,听到敲门声,急忙走出来开门。

“您是?”他看着门外站着的蓝秋问道。

“我叫蓝秋,是蓝紫铭局长的下属。遇上困难了,想请您帮帮忙。”蓝秋说。

“快进来,是紫铭的老部下啊!”李书扬热情把蓝秋让进了客厅。

蓝秋进来四下打量了李书扬的客厅,虽然不是很宽敞,却也干净整洁,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家。

李书扬戴着一副眼睛,一身书卷气,说话文质彬彬,跟蓝紫铭的官员气质相比,截然不同。

“是谁来了?”一个柔和的女声问。

“吴洁,是紫铭的同事。”李书扬对着隔壁的房间说。

“哦,你快招待下人家。”吴洁说。

“我妻子在哄孩子,你坐。”李书扬说着,给蓝秋倒了一杯水。

“******,谢谢您!”蓝秋感激地说。

“找我是问考研的事,对吗?紫铭已经嘱咐过我了,如果有个叫蓝秋的女士来,一定要尽心尽力。”李书扬看着蓝秋说。

蓝秋的心里又一阵感动:“给您添麻烦了。”

“没什么的,你想报考哪个专业?”李书扬问。

“我想学经济管理,只有利民大学有这个专业,只好问您了。”蓝秋说。

“我正好教这个专业,今年估计能带几名研究生。如果你想考,可以先复习,然后报名,我会把一些资料帮你准备好。”李书扬用手推了一下眼镜说。

“******,太感谢您了,这样我就放心多了。”蓝秋感激地说。

吴洁从房间里出来,看着蓝秋说:“你也姓蓝?”

蓝秋点头。吴洁梳着一头短发,看上去清爽、干练。

“我以为你是蓝紫铭的亲属呢!”吴洁快人快语。

“不是的,我是他的下属。”蓝秋实事求是地说。

“吴洁,留小蓝在家吃饭吧!紫铭嘱咐过的,一定要帮她。”李书扬说。

“好啊,我去准备饭。”吴洁说着,就要去厨房。

蓝秋站了起来,说:“******、吴老师,我该回去了,今天太晚了,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你别客气,书扬和紫铭跟亲兄弟一样。”吴洁说。

“是啊,我们几个是大学同学,能为紫铭做点什么,我们都高兴呢!”

蓝秋还是婉拒了李书扬夫妇的盛情邀请,骑着车子消失在了夜色中。

后来经过接触,蓝秋才知道,李书扬、吴洁与蓝紫铭是大学同班同学,当时,他们都学预防专业,李书扬家在外地,留不到学校,是蓝紫铭将自己的留校名额让给了李书扬,才成全了李书扬和吴洁两人。后来,李书扬跨专业读了研究生,继续留在利民大学当老师,有几项科研成果还获了奖。但是,无论到什么时候,他们都没忘记当年帮助过他们的蓝紫铭。只要蓝紫铭有困难,他们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即使是蓝紫铭的朋友有难处,只要蓝紫铭开口,他们都会不遗余力。蓝秋就是借了蓝紫铭的光,这一点在后来也得到了印证。

因为不需要脱产学习,蓝秋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参加了考试。

有了李书扬的辅导,再加上蓝秋个人的努力,蓝秋没费什么劲就通过了考试。

报到那一天,蓝秋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汪勤!蓝秋恍然如梦一般,难道自己跟汪勤成了同学?多少人想跟汪勤攀上关系,却苦于没有机会,自己却能跟汪勤一起上课,是幸运还是其他别的什么,蓝秋就不知道了。

蓝秋的这个班是周末上课,偶尔晚上也有上课的时候,蓝秋坚持得很好,每节课都能认真地听讲,并记下笔记。而汪勤则不然,他工作上的事多,应酬也多,很多时候跟蓝秋借笔记,这样一来二去,汪勤跟蓝秋的关系就近了一层。

因为蓝秋自费读书,没拿单位一分钱,蓝秋没必要在单位说太多。

栾主任和段晓妮都知道蓝秋在进修,她们对这些不感兴趣,也没兴趣知道太多。

一个学期下来,蓝秋的成绩比汪勤高出了许多。汪勤对蓝秋说:“请你吃顿饭吧,帮我记了很多笔记呢!”

蓝秋婉言谢绝了。汪勤是区委副书记,自己虽然可能有很多事会求到他,但也不能让区委副书记请自己吃饭啊,而她请书记吃饭,怕是还没说出口,就传到段晓妮耳朵里成了大事了。给自己惹祸的事,蓝秋坚决不干。她也相信汪勤,会在内心里感激她的。她就更应该低调了。

有了蓝紫铭同学李书扬的帮助,蓝秋在学习的过程中,如鱼得水,她努力在知识的海洋里汲取力量。由此,蓝秋总结出:学习,就是不断进步的过程,读书,给人以力量。

在蓝秋学习的这段时间里,局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上级给了一个副处级调研员的指标,够条件的人员是栾主任和老穆。

上次有优惠政策的时候,蓝秋劝过老穆,可是老穆觉得回家没意思,硬是坚持下来。

这一次,来了一个指标,势必要在栾主任和老穆两个人之间产生出一个人选。

按照正常逻辑,老穆工龄长,资格老,应该把名额给老穆。但是,栾主任因为是现职科长,虽然没有老穆资格老,但是也具备了得到指标的优势。

栾主任找到了段大军,说:“段局长,这么多年,我在局里为领导服务,伺候了这么多任局长,有了好事,应该是我的。再说,晓妮的事我也没少帮忙,您就帮我一次吧!”

段大军说:“我心里有数。”

栾主任见段大军不表态,又去找了段晓妮:“晓妮,你可要替姐姐说话。”

段晓妮自然心知肚明,自己能当上办公室副主任除了堂兄帮忙外,平时栾主任对自己确实不错,尤其在对待蓝秋的问题上,她们两个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这就好比一条线上的蚂蚱,栓在了一起。除此之外,段晓妮还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栾主任这次能够顺利地评上副处级调研员,也许科长的职位就会空下来呢!帮助栾主任,就等于帮了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段晓妮想通了这些,态度格外地积极:“栾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段局长一直夸赞你能干,关键时刻他也会帮你的。我这就去找他,你就放心吧!”

段局长对老穆的印象不是很好,老穆在他面前很少说话。即使老穆想说话,机会也不多。

在机关里,如果不是中层干部,或者跟领导没有特殊关系,想跟一把手套上关系,确实有些难度。

老穆与段局长平时没话说,段局长与老穆更是没接触,这样一来,老穆跟栾主任的竞争在领导这一关上就占了下风。

段局长跟班子成员研究的结果是,现职科长在参评调研员的时候,比主任科员要占优势,在排名上,栾主任在前,老穆在后。正式选举之前,栾主任找了几个人帮她拉票,老穆历来看不惯拉票的这种做法,轮到自己参加调研员的竞争,更不屑于去找人拉票。于是,结果可想而知,老穆与栾主任在得票上,出现了差距,老穆以两票之差落选。

这个结果在蓝秋的意料中,栾主任和段晓妮是不会选老穆的,两票之差也意味着老穆的人缘还不错,至少,没出现第三票的差距,当然,段局长没参加会议,如果参加了,出现第三票也不一定。

教育局的选举结束后,按照要求,即进即退,栾主任不能再担任主任,而且要提前退休回家,但是为了级别,她还是忍痛让出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

栾主任回家的前一天,段晓妮被任命为局办公室主任。这个结果也在蓝秋的意料中。

骆平找蓝秋逛街的时候,顺便询问了蓝秋的情况。其实,蓝秋即使不说,骆平也清楚,李明亮与局里各科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局里的一点风吹草动,基层校长们都会知晓,局办公室的人员变化,当然也会传到李明亮那里去。尤其有了骆平这一层关系,李明亮对蓝秋也是格外关注。

骆平对蓝秋很同情,千方百计地劝慰蓝秋,让她开心。蓝秋看出骆平对她的不放心,说:“骆平同学,我向党保证,我不会想不开,更不会走上自绝于党和人民之路,请你放心。”

“我可没往那个方面想,活着,多有意思啊!只是,你应该找个人嫁掉了。”骆平说。

“再说吧!你什么时候嫁给李明亮?”蓝秋问。

“正在筹划中,我必须嫁给李明亮。如果这么出色的男人被别人抢了去,就是我最大的悲哀。”骆平一本正经地说。

“那就抓紧了,好女孩太多了,而且,我们的年龄也不占优势了。”蓝秋一脸严肃。

“所以,我还是劝你赶紧找个男朋友,你也老大不小了,还说我呢!”骆平笑。

“没有太适合的。”蓝秋沉静地说。

“是你太挑剔了,总是抱着宁缺毋滥的原则,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骆平开导蓝秋。

“这个跟是否挑剔没关系。”蓝秋回道。

“难道你就没遇上过符合自己理想的标准男人?”骆平问。

“怎么说呢?也遇上过,只是阴错阳差间错过去了。”蓝秋很是伤感。

“你不是读研吗?那些人中就没有适合的?”骆平又问。

“大部分都成家了。再说,我也不能去查人家的户口吧?随便问一个,你结婚了没有?那不是咱的风格。”蓝秋自嘲道。

“说到底,还是你不够开化,有合适的先接触着,作为后备力量储备起来,万一他哪天离婚了呢,你不就有机会了吗?”骆平出主意。

“哎,骆平同学,你拿我当什么人了?你以为这是选拔干部啊,还呈梯队型地备选啊!”

骆平笑:“要不是这样,你永远也没机会。”

骆平这样一说,蓝秋就想起了同学汪勤。

汪勤是领导,又是同学,很多人如果有了蓝秋这样的便利条件,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接近他,可是,蓝秋一想起在贵宾室看到的汪勤和段晓妮谈话的情景,她的心中就像有一道障碍不能越过。这样的人身边有太多踊跃的女性想靠近他,如果能抵制住****的还好,可是一旦放松了自己的防线,极易犯错误,即使是汪勤有意,蓝秋都不愿意进入到这个行列中来。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张红的一个教训已经足以让她记住一辈子了。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