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0章 惊喜

第20章 惊喜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早晨刚到办公室,就听栾主任喊:“马丽丽,通知全局,到大会议室开会。”

马丽丽应声出去通知,学着栾主任的样子到楼上楼下各办公室喊一声:“开会了,开会了。”

蓝秋听着,有点儿像自由市场的吆喝声。段晓妮还没来,老穆仍然来得很早,蓝秋知道,老穆一贯来得早,走得晚,早来晚走,是老穆的风格。而迟到早退,则是段晓妮的风格,也是因为段晓妮家有孩子的原因吧!

蓝秋跟老穆打过招呼,趁着马丽丽去通知还没回来的时候,蓝秋去了栾主任办公室:“栾主任,我回来了。”

“你怎么不留到那儿?”栾主任问,蓝秋听着栾主任说话,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是借调。”她提醒着栾主任。

“我以为你能留那了儿呢,人大是大机关。”栾主任说。

“我是事业编,进不去的。”蓝秋耐心地说。

“既然回来了,就要安心工作,心里不能长草。走吧,开会去。”栾主任从椅子上站起来说。

“嗯。”蓝秋答应着,抬腿往外走。

没走几步,她突然想起自己没带钥匙,又返回了办公室。

老穆从办公室出来,看见了蓝秋:“开会,别忘了。”

“我拿钥匙,马上来。”蓝秋说。

“你知道开会什么内容吗?”老穆神秘地问。

“我刚回来,哪里知道呢?”蓝秋不解地问。

“卢局长已经办好了退休手续,估计来了新局长。”老穆说。

“这个我可不清楚,开会就知道了。”蓝秋说着,进了办公室。

老穆转身上了楼。

蓝秋到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

在局里工作了几年,这些人蓝秋都认识。虽然会议室里坐了七八十人,但是正式公务员只有20人,其余都是跟蓝秋一样,从基层学校借调来工作的事业编干部。而且,因为近几年不招公务员,一些科室的老科长退休后,没有人主持工作,局党委破例下文,从借调人员中任命了几名科级干部,好在都是一个系统,在局里和学校开资都一样,局里与外界接触机会多些,学校毕竟属于基层,所以,即使借调,也都愿意来局里。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借调了一段时间后,再回到学校的时候,职务上会比借调前有提高,这也是很多学校干部希望借调的一个原因。

在会议室,蓝秋并没看到新局长,而是老局长卢再勋在跟大家道别。

蓝秋看着台上的卢局长,想起了朴木,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朴木联系了。现在,卢再勋也要退休了,新来的局长会不会认可自己的工作呢?据说一个领导一个口味,写材料如果不对领导的口味,等于工作白干了。蓝秋想着,等会议结束后,就找卢再勋谈一谈,申请回学校算了,不再想当公务员的事了。

卢局长已经跟大家道完别,栾主任上去讲话:“卢局长要走了,给大家争取了一点补助,公务员每人200元,借调人员减半,100元。让我们感谢卢局长。没事了,散会。”

栾主任的话音刚落,下面一片叽喳声,本来是件好事,却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这叫什么事儿啊?借调的只给一半,那我们以后干活也干一半算了。”有人发牢骚说。

“是啊,你看局里哪些活不是借调人员挑重担啊?就说蓝秋吧,写材料那活儿正式公务员谁都不爱干,让人家蓝秋干,起早贪黑地写,借出去了也要回来给单位写,两边扯巴着,到给钱的时候给人家一半,这讲理吗?”老穆说。

“蓝秋,以后你写材料就写一半。”有人打趣着说。

“千万别这样,我能借调来局里,其实就是干活的。”蓝秋急忙说。她不想让别人以为自己发过牢骚,传出去很不好。

快下班的时候,段晓妮来了,看到蓝秋,很是愕然。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那边忙完了,就回来了。”蓝秋声音柔和地回答。

“回来有意思吗?借你两次了,原来没打算留你呀!那不是抓你干大头活了吗?”

“谈不上,多干点活也没什么。”蓝秋仍然语气平和地说。

“我就不明白了,两次三番地借你,凭啥?”段晓妮突然激动起来。

“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蓝秋发现,段晓妮的蛮横劲儿一点儿都没改,只好一问三不知。

挨到下班,骆平早早来到大门口等蓝秋。她讨厌跟蓝秋一个办公室的段晓妮,宁可在大门外等蓝秋,也不进办公室跟段晓妮打照面。

蓝秋一出门就看见了骆平:“今天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不是跟我约会吧?”

“不跟你约会还能跟谁约会?”骆平说。

“想吃点什么?”蓝秋问。

“谁晚上吃饭啊?现在保持体形最重要了。”骆平说。

“不吃饭哪行?来我这里我又不是招待不起你。”蓝秋拍拍手提包说。

“你要是请我,那就喝咖啡。”骆平提议道。

“饿着肚子喝咖啡?你可真行,说吧,去哪家?”蓝秋问。

“你们单位后面就有一家咖啡店。”骆平说。

“好,今天舍出肚子陪君子了。”蓝秋说着,挽着骆平的胳膊就往咖啡店的方向走。

蓝秋跟骆平走进咖啡店的时候,她看到了前边座位上的一个背影有些眼熟,但蓝秋没多想。

点了两杯咖啡,骆平开始问蓝秋的近况:“借调人大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在那里先混一段时间吗?”

“怎么混啊?人家会议也结束了,没我什么事了,在那里不是讨人嫌吗?”蓝秋无奈地说。

“也许再挺一下就会看见光明的,这下可好,你一回来,就没戏了!”骆平有些失望。

“回来先干着吧!我想回学校去了,一放假,我就找领导谈,开学就回去。”蓝秋说。

“什么?你要回去?这几年你不是白干了?”骆平因为激动,声音很大,前边坐着的男子回头往这边看了一眼。

蓝秋正担心骆平的大嗓门会惊动其他客人,没想到刚才看着熟悉的那个背影这么一回头,两个人都惊讶地看着对方。

“蓝紫铭?”蓝秋很是惊讶。

“蓝秋?怎么这么巧?”蓝紫铭站起身,朝蓝秋走过来。

蓝秋迎上去:“大哥,真巧。”

“是啊,我见个朋友,来这里叙叙旧。没想到,你也来了。”蓝紫铭说。

“我来个同学,我们说话声大,吵到你们了吧?”蓝秋问,埋怨地看了骆平一眼。

骆平歉意地站起身,说:“对不起。”

“没关系。你最近还好吧?在人大还是教育局?”蓝紫铭问。

“她要回学校了。”骆平插嘴道。

“什么?你要回学校?考虑好了吗?”蓝紫铭一连几个问号。

“考虑好了。准备下学期回去了。”蓝秋低头说。

“你不是一直希望当公务员吗?怎么放弃了?”蓝紫铭眼睛里都是疑问。

“对我来说,能当公务员的希望太渺茫了,还是踏踏实实地当老师算了。希望越高,失望越大。”

“再坚持一下,你会有机会的,相信大哥的话。哦,我还有朋友,先聊到这儿。”蓝紫铭说着,跟蓝秋骆平两人告辞,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蓝秋目送着蓝紫铭回到座位上,然后坐下。骆平眨着眼睛,诡异地问:“老实交代,你什么时候认的大哥?”

“他也姓蓝,是卫生局长。”蓝秋老实地说。

“好啊,蓝秋,没看出来,你小妮子还有这本事,都跟卫生局长叫大哥了,你还回学校干吗?找他给你说说,你还是有机会的,先别着急回学校。”骆平开导着蓝秋。

“你小点声,别让人家听见,好像我想利用人家似的。”蓝秋说。

“什么利用不利用的,你都跟人家叫大哥了,他帮你个忙还不应该啊,再说了,你能让他白帮忙啊,你不会给他买点礼物或者送点钱啊?”骆平继续开导蓝秋,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也不知道人家要不要呢!尤其是送钱,我觉得那简直是侮辱他的人格。”蓝秋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背影,说道。

“你都傻到家了,叫你缺心眼子,一点儿都不过分。让他跟你们局长说说,如果不能当公务员,你们局不是还有事业编的科长吗?写了这么久的材料,你的资格也够了。”

“我们局长退休了,刚开完会,我还没告诉你呢!”蓝秋说。

“局长退休了,还会来新局长,或者从副局长里提拔,具体情况我都说不清楚。”蓝秋有些迷惘。

“感觉你这个大哥对你挺好的,你就找他说吧!”骆平肯定地说。

“再说吧,我也认识他不长时间,以后再说。还是享受美味的咖啡吧!”蓝秋说着,端起服务员刚送来的咖啡品尝了一口。

“蓝秋,求你个事,一定要帮忙。”骆平看着蓝秋说。

“什么事?我能帮上忙吗?”蓝秋印象中骆平第一次跟她说“求”这个字。

“当然能帮上。”骆平抿了一口咖啡,说道。

“说说看。”蓝秋忍不住又看了前面的背影一眼。

“别心不在焉的。”骆平说。

“我听着呢!”蓝秋笑。

“你认识李明亮吗?”骆平问。

“不认识。”蓝秋回答得很干脆。

“怎么会不认识呢?他是枫林学校的校长。”

“枫树学校我也不认识啊!”蓝秋努力在记忆中搜索着李明亮这个名字。

“你这个秘书算白当了,怎么连这个名校的校长都不认识呢?”骆平开始埋怨蓝秋。

“我想想,好像教育工作会议上来过,个子很高,像模特似的。”蓝秋想起签到时,那几个洒脱有力的字。

“但是他也不认识我啊!”蓝秋说。

“一定能认识的,是你自己不注意人家吧?”骆平说。

“你有什么事?打听李明亮干吗?”蓝秋问。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想进他们学校,你帮着走走后门。”

“这可不行,万一人家不给面子,以后见面多尴尬。”

“没事的,教育局的人送个学生不至于那么难的,是你平时不搭理人家。”骆平说。

“我试试看吧!这事我没办过,不成别埋怨我。”蓝秋说。

蓝秋和骆平离开的时候,蓝紫铭仍然在咖啡厅里,蓝秋没惊动蓝紫铭,和骆平悄悄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上班,趁着办公室的人都没来,蓝秋拿着局里发的通讯录,按照李明亮的号码拨通了电话。

出乎蓝秋意料,蓝秋一报名字,李明亮就热情地说:“原来是蓝才女,有事就吩咐。”

“不敢啊,李校长,我一个朋友遇到点难事,想把孩子送你们学校借读,可以吗?”蓝秋试探地问。

“没问题。让他来找我就可以了。”李明亮很干脆地说。

“如果违反原则,我就不办了,可不能让你犯错误。”蓝秋说。

“不会的,虽然借读很严,但还是有余地的,你放心,我会把握分寸的。”

蓝秋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后,立即给骆平打电话,把李明亮的电话告诉了骆平,骆平很高兴地夸赞蓝秋:“蓝大才女确实有魅力。”

“行了吧,要是李明亮犯了错误,耽误了人家的前途,我拿你是问!”

“不会的,李明亮前途无量,你要是找个这样的老公,今后就衣食无忧了。”

“说什么呢?人家李明亮那么出色,能没老婆没孩子吗?”蓝秋嗔怪一番骆平,放下了电话。

老穆还没来,蓝秋已经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干净了,马丽丽进来的时候,以为办公室没有人,放下手提包就开始打电话:“你快点把钱送过来,送晚了,我就办不了了。”

似乎对方问送多少,马丽丽说:“学费2万,人情费1万。”说完,放下电话,又打了一个电话。

“是李校长吗?我是马丽丽。你们学校最近总有老师上访,我都替你压下了,没事,有我顶着呢!对了,我家亲戚上学的事还要麻烦你呀!好,好,先谢谢啊,改天请你吃饭。”

蓝秋听得清清楚楚,难道马丽丽也找了李明亮?她坐在办公桌前,写着一天的计划,没出声,如果马丽丽知道她在办公室,会很尴尬的,蓝秋尽量做到大家都有脸面。

老穆进来的时候,蓝秋低头,没打招呼。老穆也知趣地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忙着自己的那点儿事。

马丽丽出去的时候,蓝秋才说话:“穆老师早!”

“我看你忙,也没打扰你。”老穆说。

蓝秋笑笑,继续写计划。

老穆忍不住说:“蓝秋,你知道吗?我们新局长要来了。”

“哦,应该来了,卢局长退休都走了一个星期了。”

“你知道谁来吗?是卫生局的蓝紫铭。”老穆神秘地说。

“真的?”蓝秋有些激动。

“你认识他?”老穆发现蓝秋有些异样。

“啊,不,不认识,只是听说过。”蓝秋故作镇静地说。

下班的时候,蓝秋骑着自行车往家走,路旁的柳枝低垂着,不时地在蓝秋的脸上蹭来蹭去,因为心里高兴,蓝秋并没注意这些,一边骑车一边开心地笑,虽然家离教育局有很远的路程,可是,此刻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她在心里盼着蓝紫铭早一点儿来。这样想着,酒窝男蓝紫铭的形象在蓝秋的眼前更加清晰起来。

“如果蓝紫铭来了会是什么样子呢?”她憧憬着。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