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17章 二次借调

第17章 二次借调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第二天早晨,蓝秋回到教育局办公室的时候,见到了段晓妮,蓝秋主动打招呼:“晓妮好!我没在家这段时间,让你受累了。”

“是啊,你没在家,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呢!”段晓妮有些阴阳怪气,声音好像从鼻子后面发出来的一样。

“不好意思,我回来,你可以休整一下了。”蓝秋柔和地说。

“要不是当初我让给你,你能出去见这么大的世面?”段晓妮的话里有些讥讽的味道。

蓝秋知道如果自己接话,段晓妮不一定还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她想,段晓妮一定是后悔了,她当初只想到借调是去干活,却没想到蓝秋跟各部门的人在一起工作,不仅结识了一批人,还得到了锻炼。当然,其中的辛苦她是不知道的。蓝秋无意跟段晓妮说这些,话多无益,蓝秋深知这一点,尤其是跟段晓妮。

蓝秋跟栾主任报到,栾主任说:“回来了?怎么样?那边的活都完成了吧?”

“都完成了。人大办公室张涧秋副主任让我给您带好。”蓝秋说。

“知道了。给他们干活干多少也白干。”栾主任说。

“还可以。”蓝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随口说了这一句。

栾主任刚要说话,桌子上的电话铃响了,她立即拿起了电话,用蓝秋很少听到的温柔而又有些****的声音说:“喂,您好!我这里是教育局办公室。”蓝秋心里赞道:太职业了!

“什么?还要借蓝秋?不是刚回来吗?”栾主任又恢复了往日的大嗓门。

蓝秋听着,一头雾水,难道人大还要借自己回去?

“啊,我知道了,既然你们要借,我也没办法,如果卢局长同意,我没意见。”栾主任的口气又变得缓和,眼睛不时瞟一下对面坐着的蓝秋。

蓝秋假装没看见,佯装低头思考。

“蓝秋,你在人大都跟哪个领导联系上了?”栾主任问。

“谁也没联系啊,就是开会认识的几个区里的人。”蓝秋如实回答。

“这下你可出名了,人大点名借你过去呢!会都开完了,还借,真是的。”栾主任不耐烦地嘟囔着。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回办公室了。”蓝秋不想听栾主任发牢骚,转身走出了栾主任的办公室。

听说又要借蓝秋过去,段晓妮坐不住了,去找栾主任。

“栾姐,这好事也得轮流坐庄吧?总不能便宜都让蓝秋一个人占了。”段晓妮跟栾主任走得近,自然称呼上也亲近一些。

“谁说不是呢!我去找卢局长,你等消息。”栾主任说着,一阵风似的走出门去。红花长裙子的下摆立即旋了起来,段晓妮看着,没心思欣赏,扭着屁股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蓝秋见段晓妮的脸色不对劲儿,知道跟自己有关,也不说话,拿起一份材料看了起来。

栾主任过来喊:“晓妮,你来一下。”

段晓妮知道有戏,答应着,快步来到栾主任办公室,问:“怎么样?”

“不行。卢局长说了,这次是人大点名让蓝秋去的,不是随便借人的。”栾主任倒了一杯水,拿在手里说道。

“你没跟卢局长说我们换个人借调吗?”段晓妮问。

“说了,卢局长当着我的面打的电话。人大那边说了,如果不能借蓝秋,就不跟我们单位借人了。”栾主任有些失望地说。

“这是什么事啊?都是秘书,却不一样对待,上次就不应该借蓝秋去,本来是我让给她的,反而成了她的特权了,还非她不借,这里面一定有事儿。”段晓妮猜测着。

“别想那么多,下次再有这事儿,说什么也让你去。这事不是也怨你自己吗?要是当初你去了,还有蓝秋什么事儿呀!根本就不挨边的。行了,回去吧,以后再找机会。”栾主任劝道。

段晓妮鼻子里哼哼着,回到了办公室。一进来,就把桌子上的书摔得哗哗响,蓝秋装作没听见。

栾主任又喊:“蓝秋,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马丽丽在外屋听见,嘟囔着:“今天栾主任怎么了?一会儿喊晓妮一会儿喊蓝秋的。”

蓝秋再一次来到栾主任的办公室:“主任,您找我有事?”

“没事能找你吗?刚才你不是听见了吗?人大还要借调你,下周去报到。准备参加市人代会。”栾主任说。

“知道了,主任,谢谢!”蓝秋说着,退了出来。她明白段晓妮为什么发脾气,栾主任此刻心里也会很不舒服,因为段晓妮已经醒悟并且后悔没去人大帮忙,错过了结识很多人的机会。

而对于蓝秋自己来说,通过这次筹备人代会,确实长了见识,对材料的撰写也扩宽了视野,加上张涧秋的指教,让蓝秋受益不少。所以,每当看见张涧秋的时候,蓝秋就会想起李一桐。在文字综合这项工作中,真正给予自己指导的就是这两个异性同事。

蓝秋去人大报到之前,特意绕道去看了李一桐。

李一桐来得很早,办公室里打扫得很干净。蓝秋每次到李一桐的办公室,总有一种让心灵洗去轻尘的感觉。他的办公室一尘不染,干净得如同他写的字,整洁、利落,让蓝秋自愧不如。

“蓝姐,你来啦!”李一桐看见蓝秋,热情地伸出手。

“过来看看你。顺便报告一下最近的行踪。”蓝秋笑着说,今天她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头发挽了起来,看起来很严肃,这一笑,又恢复了往日的俏皮,却不失稳重。在李一桐这个小老弟面前,蓝秋总是感觉很放松。

“快坐下,喝口水。”李一桐给蓝秋倒水。

“大清早的,别麻烦,我这就走呢!”蓝秋说。

“这么匆忙?”李一桐问。

“我是去人大报到,顺便来看看你,告诉你这个消息的。”蓝秋把自己继续借调参加市人代会的事告诉了李一桐。

“好事啊,蓝姐,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多看、多听、多学。”李一桐说。

“记住了,李主任的教诲我是不敢忘记的。”蓝秋拖着长音说。

“别没正形。”李一桐假装生气地呵斥道。

“行了,不说了,我赶紧去,迟到了不好。你自己多保重,姐走了。”蓝秋看了看表,拿起手包,抬腿就往外走。

“再坐一会儿吧,你怎么跟栾主任一样,一阵风似的。”李一桐说。

“跟啥人学啥人,走了。”蓝秋脚步没停,一边走一边说。

“常过来看看我啊!”李一桐喊道。

蓝秋答应着:“好。”人已经进了电梯。

去人大的路蓝秋太熟悉了,换届选举期间,蓝秋在这里帮忙工作了几个月,刚回到教育局一个星期,自己心里确实还存在很多念想,她心里说不清楚,是因为人大这个部门吸引了她,还是有才华的张涧秋这个人吸引了她,蓝秋在路上走着的时候,否定了后一种想法。

昨天晚上,蓝秋跟骆平去逛街,骆平关切地问她的近况,蓝秋把明天去人大报到继续开会的事告诉了骆平,骆平有些兴奋地对蓝秋说:“你可一定要利用好这次机会。”

蓝秋不解:“开个会有什么机会?”

“你傻啊,为什么段晓妮也想参加会议呢?除了想放松一下外,还想利用这个机会。你想啊,参加会议的都是什么人?除了官员就是企业家,你跟谁交上朋友都不吃亏。”骆平开导蓝秋。

“行了吧,我一个秘书,跟谁交往去?又不是代表。虽然人们常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可是,你在单位里没发现人们之间的差距吗?秘书和局长一样吗?换句话说,有局长主动结交秘书的吗?”蓝秋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剜着骆平。

“说你不开窍,你还真是笨到家了,局长不结交你,你不会主动联系局长啊!这个机会要是给了我,我早晚会呼风唤雨。”骆平说着,将胳膊上挎着的皮包向上扬了扬,举起了两只手,在空中比画着。

“行了,别跟我吹牛了,还呼风唤雨呢,我看你这个样子像个跳大神的。”蓝秋捂着嘴笑。

“看看,你还笑不露齿呢,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弄得跟封建社会的大姑娘一样,你真是落伍了。”骆平放下手,语气有些嘲弄。

“没办法了,我未老先衰了。”蓝秋故意用老气横秋的声音说。

“没错,你就是未老先衰。看你身上这套衣服就能看出来,一点儿都不时尚,老古董一个。”骆平说着,揪了一下蓝秋的衣角。

“别给我弄坏了,我这个古董还要保存一阵子呢!”

“行了,走,姐帮你挑几件衣服去,保证让人大那些老男人看着心动。”骆平说着,拽着蓝秋进了一家时装店。

“干吗,我又不是去选美。”蓝秋抗拒着。

在骆平的动员下,蓝秋买了几件时装,花了不少银子,蓝秋心疼了一个晚上。

看到蓝秋的第一眼,张涧秋的眼前一亮,他想说句什么,可是终究没说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找个什么句子说出来才最合适。以他的年龄来说,应该算是蓝秋的长辈,可是每当看到蓝秋,他就觉得心里说不出来的舒坦。不仅因为蓝秋温婉的性格,更是因为蓝秋在工作上的领悟能力以及能吃苦的工作态度,张涧秋觉得自己身边正好缺少这样一个热爱工作、又有才能的人。

蓝秋见到张涧秋的第一句话,简单而直接:“是您借调我的吧?”

“没错。市里召开人代会,我们代表团需要秘书。”张涧秋也是直截了当。

“谢谢张主任,我会努力做好工作的。”蓝秋说。

“不用表态,我知道你能做好。”张涧秋一脸笑意。

“没有,我只是觉得在您这里工作,既要对得起您对我的信任,又不能给教育局丢脸。”

“借来工作,让你受累了。我也是没办法,你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我手下没有一个像样的人,更别说写材料了。”张涧秋的脸上写满了烦恼。

“您可以培养他们呀!”蓝秋出主意说。

“如果连句子都写不通顺的人,你能指望他写材料吗?”张涧秋反问。

蓝秋不说话了,她知道张涧秋手里没有兵,很多事都是他自己亲力亲为,借调蓝秋也是无奈之举。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