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4章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1)

第24章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1)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一直没有朴木的消息,蓝秋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还是不时会想到朴木,洁白的牙齿、卷曲的头发、阳光的笑容。朴木帮了自己,却不希望自己知道,当张兰兰对蓝秋说出她到教育局是朴木找舅舅推荐的时候,蓝秋是感动的。她也体会到了朴木对自己的用心良苦,但是朴木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蓝秋本来是想采取主动的,她要报答朴木对自己的一片深情。可是,朴木与张兰兰的传说,不得不让蓝秋心里生疑,而且这种疑虑是不能去问朴木的。如果他们之间不是真的****,张兰兰又怎么知道朴木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呢?

时光已经流逝了几年,蓝秋和朴木都已到了奔三的年龄,尤其蓝秋,在机关里锻炼的这几年,让她更加成熟稳重,自尊和自傲虽然不能外露,但她的内心里已经被这两个孪生兄弟所充盈,她放不下自己的自尊去找朴木,自傲的个性又使得她把对朴木的情感深深地埋藏在心中。

后来发生的两件事,让蓝秋与朴木之间的误会加深。

蓝秋去区委开会回来,刚走进办公楼,就听见了喊声:“快截住他!小偷!”

一个男子夹着皮包匆忙从楼上跑了下来,与正要进门的蓝秋差点撞个满怀。蓝秋听到了喊声,这一刻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就是小偷。趁着小偷发愣之际,蓝秋伸出手,拽住了他的一只胳膊,楼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小偷很是着急,想甩开蓝秋溜走。可是,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漂亮而有修养的女子竟然那样有力气,拽着他就是不放,甩了几次都没甩开。这时候,蓝秋已经看到了领着一群人从楼上冲下来的蓝紫铭,难怪小偷手里的包看着眼熟,原来那个包就是蓝紫铭的,再坚持一下,就要抓住小偷了!蓝秋想。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小偷,手里多了一把刀,这把刀又在一瞬间****了蓝秋的腹中。蓝秋只是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一种冰凉的感觉,接着,便有一股热热的东西似乎要流淌出来。而她拽着小偷的手逐渐地没有了力气。在眩晕间,她倒下了下来,可是她没倒在地上,而像睡梦一般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

小偷跑了,冲下楼来的人已经顾不得去追小偷了,他们都盯着抱着蓝秋的蓝紫铭。而这一幕,恰好让来教育局看蓝秋的朴木看到了。朴木是不知道人们追小偷的,他看到的活生生的事实就是,蓝紫铭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蓝秋。因为蓝紫铭抱着蓝秋的时候,遮挡住了那把刀,朴木没注意到受伤的蓝秋,带着落寞,朴木走了。

当然,出来追小偷的人们不认识朴木,他们也没注意到朴木,更没有人去跟朴木解释什么。

蓝紫铭在短暂的惊慌之后,有些失声地喊道:“快,送蓝秋上医院。”

他的喊声,让围观的人似乎从梦中惊醒,接着,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蓝紫铭的司机把车子开了过来,蓝紫铭抱着蓝秋进了车子,对司机吼道:“愣着干什么?开车!去医院!”

在车上,蓝紫铭急得满头大汗:“蓝秋,丫头,你要挺住。”

司机把油门踩到底,以最快的速度,直奔医院。后来,司机告诉蓝紫铭,因为连续闯了四个红灯,除了被罚款外,分数扣没了,自己的驾照已经被吊销了,暂时不能开车了。蓝紫铭的心里很难过,给司机另外安排了工作。

蓝秋在医院里被抢救的时候,朴木骑着赛车去了学校附近的饭店。一个人坐在饭店里,自斟自饮,直到酩酊大醉。

蓝秋的伤口很深,加上失血过多,需要输血。蓝紫铭没让医生用血库里的血,他把自己的O型血输给了蓝秋。

栾主任来了,要求陪蓝秋。蓝紫铭让她回去了,通过半年多的工作,蓝紫铭对栾主任的能力很认可,但是,对她的人品很不满意。他也想到过将栾主任换个部门,但是考虑到她没多久就要退休了,暂时还让她继续干一段,等她退休了再进行调整。

栾主任早就发现了蓝紫铭对蓝秋的关心,她始终不明白蓝紫铭为什么对蓝秋那么认可,难道除了工作之外,就没有其他什么原因吗?她也在心里画了很多问号,但是,因为没找到任何两个人之间****的蛛丝马迹,所以,终究没理出什么头绪来。

蓝紫铭也想过,今天自己的举动会在很短时间内就传扬开去,而且会有人添油加醋。可是,他不惧怕这些,蓝秋为了他而受伤,即使不是为了他,蓝秋的这种行为也值得表扬。虽然因为出现了意外而让小偷跑掉了,可是,蓝秋的人品让他更敬重了。当然,蓝紫铭还不知道蓝秋曾经在公安局工作过。

栾主任从医院回来后,整个人郁郁寡欢,没来由地,她的脾气突然爆发出来。

老穆原本是来请示她添置办公用品的,没想到被栾主任劈头盖脸地损了一顿。老穆咽不下这口气,直接冲到了蓝紫铭办公室,蓝紫铭办公室的门紧闭着,他用力地捶门,里面一点动静儿也没有。隔壁的周副局长走出来,不高兴地说:“你敲什么啊!蓝局长不是去医院了吗?”

老穆这才想起自己被气昏头了,蓝紫铭送蓝秋去医院这件事,全局都知道的,他怎么就糊涂了呢?

老穆真想去医院找蓝紫铭,告栾主任一状,可是他忍住了。人家蓝秋还在医院,蓝紫铭已经够上火的了,自己还去添乱,真是自讨苦吃了,先忍一忍,等以后再说吧。

老穆气呼呼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段晓妮也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栾主任已经告诉她蓝秋受伤后,是蓝紫铭抱着蓝秋去的医院,而且又亲自在医院护理。段晓妮就想:蓝秋,你凭什么?又提干,又被局长宠着,还被抱着去了医院。此刻,段晓妮很希望那个受伤的人是她,如果自己能遇上那个小偷该有多好!

段晓妮看见老穆进来,眼皮抬了一下,根本没有搭理老穆的意思,老穆也已经习惯了段晓妮对他的不屑,这个办公室里只有蓝秋才是善解人意的人呢!老穆想。

自从蓝秋被提拔,老穆很高兴。他觉得老天开眼,蓝秋人好就应该有好报。

老穆现在对蓝紫铭已经刮目相看了,这个领导年龄不大,确实有魄力。什么时候再把栾主任弄走,教育局形象会更好。老穆就是这样想的。

那天,蓝秋的父母被蓝紫铭的司机接到医院的时候,高霞三步并作两步扑倒在了蓝秋的病床边,看着紧闭着双眼的蓝秋,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蓝成哲轻轻拍着高霞的肩:“别这样,医生说了,蓝秋没危险。”

“没危险?那她怎么不睁开眼睛看我呢?这是谁干的?”高霞哭着把眼光转向了蓝紫铭。

“一个小偷到我单位偷东西,正好让蓝秋遇见了,小偷狗急跳墙,扎了蓝秋一刀,医生说,已经没事了。我们已经报案了,公安局正在全力破案。”蓝紫铭简明扼要地说。

“你是?”高霞听着,还不清楚蓝紫铭的身份。

“我是教育局的蓝紫铭。阿姨叔叔好!”蓝紫铭说着,伸出手去。

“你就是紫铭啊?”蓝成哲紧握住蓝紫铭的手,“我听蓝秋说起过你,是我们老乡。”

“都怪我,害蓝秋受伤。您二老放心,我会跟医院说,尽全力治好蓝秋的伤。”蓝紫铭保证道。

“没大事。只要不伤到要害,就没问题。这个我知道。”蓝成哲说。

几个人正说着话,蓝秋醒了,声音微弱地说:“爸,妈,大哥。”

“蓝秋,丫头,你醒了?”蓝紫铭没顾得蓝秋的父母在场,激动地说。

蓝成哲和高霞对视了一眼,他们觉得蓝紫铭对蓝秋的这个称呼很亲近,如同亲人一样。

“我没事,你们都不要担心。”蓝秋有气无力地说。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高霞对蓝紫铭说:“蓝局长,你回去吧!我们会照顾好蓝秋的。”

蓝紫铭实在想不出自己留下的理由,只好告别了蓝秋的父母,走出了病房。

回到家里,妻子张红走过来,问:“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们单位的蓝秋受伤了,我送她去医院了。”蓝紫铭实事求是地说。

“你跟她什么关系?我有病你都没陪我去医院呢!”张红脸色很难看。

“她是为了我受伤的,我送她去医院是应该的。”蓝紫铭自然有他的理由。

“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蓝秋是不是很年轻,也很漂亮?”张红一脸醋意。

“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我饿了,有饭吗?”蓝紫铭心里很不高兴,但还是耐住性子说。

“你还知道吃饭啊,看美女都不会饿的。我没有义务给你做饭吃。”张红说着,打开了电视。

蓝紫铭见张红生气了,什么也没说,自己走进了厨房,点火,加水,准备下面条。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