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3章 硬盘被盗

第23章 硬盘被盗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李一桐来教育局调研的时候,蓝紫铭正在办公室等他。

虽然区委办公室来调研的时候,很多情况下,副职就可以接待,但是,蓝紫铭是看重上级的调研工作的。区委办副主任亲自来调研,是对教育局的重视,而且,这些调研内容一旦形成报告,是给区领导决策提供参考的,蓝紫铭知道这一点儿也不能马虎。

李一桐一见到蓝紫铭就说:“蓝局长,你可真行,教育局的改革我都听说了,有魄力啊!”

“不这样做不行啊,教育局摊子大,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不改革,就影响全区教育的发展。教育工作不仅是系统工程,更是形象工程,基础教育工作如果不做好,树人育人的百年大计就是一句空话啊!”蓝紫铭深有感触地说。

“组织上把蓝局长派到教育局很英明,教育局的做法与区领导的想法相吻合,我这次来,除了了解一些情况外,还有个重要任务,就是收集一些典型素材,为全区下一步的全面改革作个铺垫。所以,还请蓝局长赐教啊!”李一桐说。

“李主任谦虚了,这里是你的老家,当年你在这里工作过,是比较了解情况的。”蓝紫铭说。

“那都是过去了,看到现在的改革我也深受触动。”李一桐诚恳地说道。

两个人谈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蓝紫铭毫无保留地谈了自己的工作想法和今后教育改革的思路,李一桐告诉蓝紫铭:“蓝局长的这些思路和想法可以形成一套完整的机制,落实到文字上,这些,蓝秋可以做得很好。她的文字功底不错,人又勤恳、实干。”

“你在教育局的时候,蓝秋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吗?”蓝紫铭问。

“是的,我当时是办公室主管文字的副主任,蓝秋是文秘,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工作,配合得很好。这个女同志能吃苦,只是可惜,一直没解决公务员身份。我调走后,好像办公室主管文字工作副主任的职务一直就空着了。实际上蓝秋的工作量不比我当年的工作量少,只是没遇上一个伯乐。”

蓝紫铭点头:“蓝秋的工作我已经有新的安排了,以后李主任还要多帮助她。”

送走了李一桐,蓝紫铭陷入了沉思中。

第一次见到蓝秋的情景始终在脑海里徘徊。他感叹,命运真是神奇,让自己认识了蓝秋,一个亲切能干的本家小妹。自从他来到教育局以后,虽然跟蓝秋单独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蓝秋拿着写好的稿子给他过目的时候,他的内心总是有一种感动。也许,一般的领导和秘书之间只是领导和服从的关系,你是下属就应该给我写材料,你就应该起早贪黑,到了规定的时间你就该把稿子拿出来,拿不出来你就是失职,能感动领导的下属又有几个呢?

蓝紫铭总是问自己,当了领导就要让秘书写稿子吗?既然没有组织语言的能力,既然稿子都让秘书写好了,自己只坐在那里念一遍,跟一个傀儡有什么两样?

有了这么多的问题,蓝紫铭总是有意地减少蓝秋的工作量,在班子会上,他对那些副职也提出了要求:“不要一开会就让秘书写稿子,主持个会议也让秘书写稿子,如果你没有能力当领导,如果你没有能力主持会议,干脆辞职算了。也许你们会说,那要秘书做什么?我跟你们说,秘书不只是给领导准备稿子的,秘书的工作还要负责宣传报道,把我们的政策宣传出去,把我们的想法记录下来。同时,他们还要负责调研,把群众的意见搜集上来,节省我们的时间,让我们更好地做事,以便解决一些问题。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秘书有时就是我们的耳朵,替我们倾听我们听不到的声音,反映老百姓不敢反映的问题。”

蓝紫铭在上面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周副局长坐在下面心里说:“教育局只有蓝秋和段晓妮是秘书,段晓妮根本不干活,蓝秋一个人忙,蓝局长不让她写材料,她就轻松多了。如果不写材料,那还叫秘书?”

蓝紫铭讲了许多话,又将话题转移到了蓝秋的工作上:“蓝秋在教育局工作了四年多,为人热情,工作努力,现在负责接访工作,群众反映很好,我建议,让蓝秋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分管文字综合和信访工作。”

周副局长问:“蓝秋是事业编,不是公务员,怕不好说吧?”

“区委办的李一桐主任原来也是从学校来的吧?”蓝紫铭问。

周副局长不说话了,很后悔刚才冒出的这个问题。

栾主任列席了班子会议,没想到蓝紫铭会在会上提出这个建议,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蓝局长,我觉得蓝秋太年轻,还需要锻炼。”栾主任说。

“李一桐当年当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多大?”蓝紫铭问。

“好像26岁。”栾主任说。

“蓝秋多大?”蓝紫铭问。

“今年好像30岁。”栾主任回答。

“蓝秋在教育局的工作,在座的各位有目共睹,她担任这个职务完全可以胜任。”蓝紫铭肯定地说。

“可是蓝秋要是提拔了,就不好平衡和段晓妮的关系了。”栾主任又说。

“怎么不好平衡?能者上,庸者下,我们用干部是看能力的,不是平衡关系的。”蓝紫铭的语气里已经含有愠怒的成分了。

周副局长已经看出了蓝紫铭要提拔蓝秋的决心,他瞪了栾主任一眼。栾主任此刻已经感觉到再多说话,会激怒了蓝紫铭,索性闭上嘴,虽然她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蓝秋当办公室的副主任。在座的那些副职们包括周副局长在内,很清楚栾主任不惜得罪一把手而在班子会上破釜沉舟地跳出来阻挠蓝紫铭提拔蓝秋,不仅是因为段晓妮,绝大部分的原因是担心自己的位置不保。所以,谁都不说话,只等蓝紫铭最后拍板。

在蓝紫铭的坚持下,蓝秋跟另外两名借调人员一样,终于当上了局里的中层干部,由局党委下文。一般科级干部的任命,都要走人事局的程序,而学校干部的任命,都走局党委的程序,蓝秋的关系不在局里,又是事业编制,蓝紫铭跟人事局进行了沟通,因为工作需要,公务员编制不满,只能借调一些干部,经过一番努力,蓝秋终于当了办公室副主任。

栾主任在第一时间里,将蓝秋提拔的事告诉了段晓妮,段晓妮从小就不想输给蓝秋,这一次却输得很惨。在栾主任办公室,段晓妮控制不住,大骂蓝紫铭,痛骂蓝秋。栾主任吓得赶紧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晓妮,你小点儿声,会惹祸的。我在会上已经给你争取了,可是不行啊!蓝紫铭太有主见了,如果再跟他争下去,我就要受牵连了。晓妮,为了你,我可是把大领导给得罪了。”栾主任买好儿似的说。

“蓝秋跟蓝紫铭肯定有一腿,要不,他怎么就看好蓝秋了呢?”段晓妮说。

“这个也说不定,如果不是得到蓝秋什么好处了,他怎么就那么看好蓝秋呢?”栾主任附和着。

“这个蓝秋,小时候就跟我作对,我处处比她强,没想到,现在她当我领导了,这口气不出,我不甘心。”段晓妮的泼劲儿又上来了。

栾主任劝说了段晓妮一番,让段晓妮先回家,她自己也想安静一会儿。

可以想象,段晓妮是多么的失落,于是,她没有听从栾主任的建议,没有回家,而是去找了被撤职的闵主任。

闵主任见到段晓妮的时候,非常高兴,但是,想起段晓妮最近对自己的冷落,心里又有一股怨气。

“怎么想起来找我?是不是失落了?”闵主任没好气地问。

“蓝秋提拔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段晓妮愤恨地说。

“蓝秋早就应该提拔,她就是比你强。”闵主任白了一眼段晓妮。

“那丫头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这么帮着她说话?”段晓妮突然咆哮着说。

“什么都没给,她平时都不跟我说话,你是知道的。人家确实比你能干,这一点你得承认。”

“好啊,姓闵的,你和蓝秋成一个战壕里的了,想欺负我,没门!”段晓妮说着,用拳头捶打着闵主任。

“行了,别闹了,我就是说点儿公道话。你也别这样,干部也不是好当的,我不就被撤职了吗?”

“我就是比她强,小时候就是。”段晓妮有些耍小孩子脾气。

“是你当兵那件事吧,要不是你抢了蓝秋的名额,当兵的就是蓝秋,不是你了。”段晓妮曾经很自豪地跟闵主任讲过,她一夜之间就抢了蓝秋的女兵名额的事。

“你还向着她说话!”段晓妮又举起了拳头。

“唉,今非昔比了,现在这年头,其实还是要看真本事的,人家提拔你也不要生气,气出病来要自己花钱治,我不就是个例子吗?”

“你要帮我。”段晓妮说。

“有什么好处?”闵主任眼睛盯着段晓妮说。

“你要什么就给什么。”段晓妮果断地说。

“我就要你。”闵主任说着,用嘴堵住了段晓妮的嘴。

蓝秋当上办公室副主任后,骆平得到了消息,特意约出蓝秋给她祝贺。

蓝秋走进咖啡厅,看到坐在那里的骆平,问道:“说,谁跟你透露的消息?”

“你猜。”骆平神秘地说。

“猜不出来,不会是段晓妮告诉你的吧?”蓝秋故意问。

“切,我跟段晓妮从来都不来往,上学的时候我就讨厌她。”骆平说道。

“我就没听说你看上过谁。”蓝秋笑着,端起了骆平事先点好的咖啡。

“你还别说,这次我真的看上一个人了,我就是听他说的。”骆平很神秘地说。

“你看上谁了?该不会是李明亮吧?”蓝秋心里产生了疑问。

“猜对了,一百分,就是李明亮,我跟他正联系着呢!”骆平坦白道。

“好你个骆平,这么有心计啊!真把李明亮骗到手了?”蓝秋很是惊讶。

“说话这么难听,什么叫骗呀!李明亮这么出色,我怎么能轻易错过呢?”骆平骄傲地说。

“你现在这一出可不能在李明亮面前表现出来,当心他认为你没素养,把你给甩了。”蓝秋提醒。

“当然不会啦,我在他面前就是个淑女,彬彬有礼,得体大方。”骆平自夸。

“李明亮还好吧?对了,他确实是独身吗?一定要弄清楚,千万别交朋友到最后,人家有妻子,到时你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蓝秋又提醒骆平。

“蓝秋女士,我郑重地通知你,李明亮的妻子出国了,两个人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被妻子带到国外去了,他一个人其实也很寂寞的。”骆平说。

“我看他挺阳光的。”蓝秋说。

“其实明亮对你的印象一直很好,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找你,我就缠上他了。”骆平笑,有些不自然。

“印象好,不等于可以托付终身。人与人之间相遇就是缘分,你和李校长有缘分,一定要珍惜。另外,你自己爱得瑟的毛病一定要改。李明亮不是一般人,如果没有一定的涵养,让他挑出毛病来,就得不偿失了。”蓝秋嘱咐道。

“我知道了。正在读书充实自己呢,再说,我也不差啥,跟他在一起,还是很谈得来的。对了,你当了段晓妮的上司,她会甘心吗?”骆平问。

“听说大闹了一场,可是没办法。工作就是这样,我也不想当她的领导,局里这样安排,我个人只能服从组织。”蓝秋说。

“别跟我打官腔,是不是那个蓝紫铭帮了你?”骆平问。

“是的。蓝紫铭人很正直,我敬佩他。”蓝秋说。

“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上次就在这个咖啡厅遇见他的,我觉得你对他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骆平说。

“是啊,我们都姓蓝,祖籍又在同一个地方。有一种亲近感,这一点我承认。”蓝秋喝了一口咖啡,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上次蓝紫铭和朋友喝咖啡坐的那个位子。

“动过嫁给他的心思吗?”骆平问。

“没想过,他是很亲切的大哥,跟恋人的感觉不同。”蓝秋说。

“其实有一种情感介于亲人和恋人之间,也许你和他就是这样的吧!这叫蓝颜知己,没错吧?”骆平笑。

“我没想过。大哥家里有妻子,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蓝秋说。

“现在有家的男人在外面养****的很多,我们单位就有一个女孩悄悄地被人****呢!”骆平神秘地说。

“大哥不是那样的人,即使全天下的男人都包了****,他也不会。”蓝秋坚决地说。

“你太轻信别人了,容易上当受骗的。”骆平提醒蓝秋。

“你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吧,不用担心我,还不够你操心的。”蓝秋白了骆平一眼。

“行,我不操心了。我就不明白,蓝紫铭为什么提拔你?现在,除了李明亮之外,哪有人随便帮助别人啊?”

“李明亮能做到的,蓝紫铭也能做到,没有原因。”蓝秋说。

“你应该答谢一下蓝紫铭,免得以后再提拔的时候,人家不想着你。”骆平很世故地说。

“答谢了,我给他送钱,他不要。他说我玷污了他的人格。从那一天起,我更敬重他。”

“或许,他有别的想法。”骆平又说。

“没看出来。”蓝秋语气有些生气。

“行了,我不问了,讨人嫌呢。我到学校看看李明亮去,不盯紧了点,该让别人抢去了。”骆平说完,匆忙拿起包,走了出去。

蓝秋针对局内电脑配备少的问题,写了一个申请报告,征得栾主任同意,将报告交给了蓝紫铭。

“为什么要增加这些电脑?”蓝紫铭问蓝秋。

“现在各局都提倡无纸化办公,尽量减少开支,我们局只有一台电脑,打字员每天的工作量太大,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再说,配备电脑也是一种趋势,机关干部都经过培训,学了知识不用,也是浪费。”

“有道理,看起来我的观念还是落后了。”蓝紫铭自嘲地说。

经过努力,蓝紫铭申请来资金,给各科室都配备了电脑。机关干部中午打扑克的人明显减少了,每个人都利用午休时间操作电脑,希望早一点学会使用,在工作上可以派上用场。

打字员小郁的工作量没有以前多了,蓝秋跟栾主任建议说,让小郁负责编简报,蓝秋的理由是,小郁还年轻,不能打字一辈子。栾主任起初抵触,后来小郁自己找了她几次,栾主任才同意。

蓝秋因为之前学过电脑,打字速度在逐渐加快,写稿子都自己打字。而且,她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将以前写过的所有稿子都输进了电脑里,以后有用到的地方可以随时调出来。

蓝秋每天中午吃过饭后,都不休息,坐在电脑前打字。老穆说:“蓝秋,工作的事能说得过去就行了,不要太累了。那些稿子都是过去的,你打了也没用。”

“穆老师,这些都是很好的资料,留着有用。”蓝秋知道老穆是好心。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段晓妮听着蓝秋和老穆的对话,心里有了主意。

第二天早晨,蓝秋来到办公室,刚要打开电脑,忽然发现电脑机箱上缺了东西。

“电脑硬盘怎么没了?”蓝秋打量着办公室,门窗完好。

老穆走了进来:“蓝秋,怎么了?”

“我电脑硬盘丢了。”蓝秋说。

“段晓妮干的!”老穆说。

“不能吧?”蓝秋知道段晓妮厉害,可是做出这样的事来,她不太相信。

“就是她干的。”老穆肯定地说。

“我还是报案吧!”蓝秋说着就往外走。

“怎么回事?”栾主任走进来问。

“我的电脑硬盘丢了。”蓝秋说。

“怎么弄的?平时让你们把门锁好,你们不听,看看,现在出事了吧?”栾主任嘴上说着,心里有点幸灾乐祸。

“门窗都好好的,是家贼。”老穆没好气地说。

“你说什么呢?我告诉你老穆,不要阴阳怪气地搅混水,你有什么证据?”栾主任不客气地问老穆。

“行,你厉害,算我多嘴!惹不起,我还躲得起。”老穆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不用报案了,这么点事就报案,传出去让人笑话,我让会计再给你买一个安上得了。”

“可是我那里保存了很多资料,打字很久才保存的。”蓝秋说。

“只能算你倒霉了,重新打吧!”栾主任说着,走了出去。

蓝秋站在电脑前,用手摸着键盘,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如果报案,会影响教育局的声誉,说不定会影响到蓝紫铭,说他安全防范意识不强;可是不报案,自己心里确实窝着一口气。那是自己一个月没午休的劳动成果啊!

段晓妮现在跟闵主任坐在餐厅里,左手拿着电脑硬盘,看着,笑着。

两个人面前摆着四个菜,两瓶啤酒。

她伸出筷子夹了一口菜,送进闵主任的嘴里。然后又倒了一杯酒,端起杯子,说:“来,干了,老闵,谢谢你!”

“这下心理平衡了?”闵主任问。

“有那么一点儿。”段晓妮打了个酒嗝说道。

“以后你会更平衡的。”闵主任说着,坐到了段晓妮的身边。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