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22章 来了新局长(2)

第22章 来了新局长(2)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被借到人大后,帮我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因为编制的问题,最后没有办法把她调到人大来,我一直觉得很遗憾。在教育局,她工作很勤恳,我是希望如果有机会,老兄能帮帮她,也算是帮我弥补下缺憾吧!”张涧秋很诚恳地说。

“蓝秋很能干,这一点在开人代会的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放心吧,涧秋兄,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的。蓝秋是个人才,我们看人都不会看错的。”蓝紫铭说。

“既然是这样,你就好好培养她吧!”张涧秋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已经很到位了,不能再多说,又寒暄了几句,挂了电话。

蓝紫铭放下电话,心里感叹:“蓝秋这个丫头,人缘还不错。”

蓝秋来看蓝紫铭的时候,蓝紫铭已经到教育局一个星期了。坐在蓝紫铭的对面,蓝秋笑着,不说话。蓝紫铭问:“丫头,我脸上有字?”

“没有。”蓝秋笑,“就是感觉很突然,蓝局长来了,心里觉得高兴。”

“怎么不叫大哥了?叫局长有些生疏了。”蓝紫铭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说。

“叫大哥太随便了,还是叫局长吧!”蓝秋明白官场上有时很忌讳暴露私人关系。

“公众场合称呼职位,平时还是叫大哥吧!”蓝紫铭憨厚地笑笑。

蓝秋将这些年教育局的情况跟蓝紫铭说了一些,从省级试点讲到了区里目前的一些情况,还将几年来的一些文件和相关资料摘要出来,交给了蓝紫铭。蓝紫铭对蓝秋又有了新的认识,同时,心里有了新的想法。

三个月以后,教育局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一些科室的闲置人员得到了清理。虽然人事部门一直没有招收公务员的计划,教育局仍然从基层借调人员中充实局里的工作力量,使得借调来的人员素质有了明显的转变。这期间,蓝紫铭处理了两个人。

前面提到马丽丽给一个家长打电话,让他快点送钱来,拿到钱后,马丽丽才找了李明亮,李明亮同意帮助解决。没想到,马丽丽拿了钱一分也没给李明亮,后来,家长跟李明亮在一起聚会,聊起了拿钱给马丽丽的事儿,这让李明亮感到很气愤。虽然李明亮没说什么,但是家长把马丽丽给告了,蓝紫铭眼里不揉沙子,这样的人绝不能在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于是,将马丽丽退回了原来的学校,并责令她将拿到的钱退给那个家长。

闵主任遭到处分是因为给段晓妮办的那张游泳卡。办游泳卡的钱不是从闵主任的衣兜里掏出来的,而是从修车经费中扣除的。教育局的汽车修理等后勤事务归闵主任管,偏偏修配厂的老板嘴不严,在一次喝醉酒后,把闵主任找他办卡然后增加修车费的事给说了出来,酒桌上的一个人跟蓝紫铭熟悉,把这事儿告诉了蓝紫铭。蓝紫铭怎么能容忍这样的蛀虫呢?第二天就宣布撤了闵主任的职。

马丽丽事发后,哭着收拾自己的东西,蓝秋想帮忙,可又不知道帮什么。平时在蓝秋面前马丽丽一直趾高气扬,现在完全没了往日的威风。老穆在办公桌前坐着,哼着京剧,一副漠然的样子。而段晓妮此刻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看到马丽丽的遭遇,蓝秋想起了骆平。不知道骆平找李明亮送学生的事是怎么处理的,自己后来也没问。想到这里,蓝秋走出办公室,来到教育局不远处的一个公用电话亭给骆平打电话。

“骆平,我问你,上次你找李校长送学生的事,后来怎么样了?”蓝秋忐忑地问。

“挺好的呀,李校长人不错,办得很顺利。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骆平反问。

“哦,我忙晕了,忘记这事儿了。”蓝秋说。

“李明亮那人挺热情,想事又周到,以后你找对象就按照他的标准找。”骆平说。

“他太完美,完美的人当男朋友还行,不适合当丈夫。”蓝秋说。

“你也老大不小了,可别挑了。再挑,就嫁不出去了。”骆平教训蓝秋。

“你不是也没着落吗?还说我!要是你觉得李明亮好,找人给你介绍介绍。”蓝秋笑。

“你还别说,我真的喜欢李明亮,你帮我问问,他成家没有?只要没结婚,我就有机会。”骆平一本正经地说。

“行,我帮你问问。对了,我们办公室的一个人出事了,就是因为找李明亮送学生。你也送过,我想问问你情况。”

“你是想知道我给他送过多少钱吧?知道我为什么看好李明亮吗?就是因为我给他钱他不要,他说,是蓝秋的朋友,应该帮忙的。其实,这钱我留着呢,哪天给你送去。”骆平说。

蓝秋一听,惊了一身冷汗。这个骆平,太大胆了。如果自己要了那笔钱,不是跟马丽丽一样了吗?她着急地说:“骆平,你千万别害我。我能走到今天,你是知道的,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赶紧把钱给家长退回去,改天我请李明亮吃顿饭。”

“你傻啊,我能让你犯错误吗?那钱是我出的。我求人家办过事,没办法报答,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帮助人家孩子上学,我能让人家拿钱吗?”骆平说。

“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差点急死我了。行了,没事了,我回办公室工作去了。”蓝秋说着,放了电话。

蓝秋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情立即开朗起来。自从蓝紫铭来了以后,教育局的风气确实有了很大的转变。马丽丽走了之后,上访接待工作暂时由蓝秋接替,很多以前遗留的问题因为没得到及时解决,蓝秋的接访量不断增加。每天除了写材料,还要接待上访,工作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又增加了许多。段晓妮接了马丽丽的内勤工作,不能像以前一样迟到早退了,闵主任因为被撤职,最近心情不爽,他总想找段晓妮外出,让段晓妮帮忙排遣一下内心的忧伤,可是,段晓妮一副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也或多或少地伤了他的自尊。

办公室虽然人不多,但是各怀心事,蓝秋没办法对蓝紫铭说这些,对于全局来说,不影响面上工作,太具体的细节一把手是不会面面俱到都去过问的。

半年以后,蓝紫铭找了栾主任,跟她谈起了蓝秋,栾主任添油加醋地说了蓝秋的很多缺点,蓝紫铭皱着眉头听完,说:“每个人都有缺点,如果一个人没有缺点,就不是人而是神了。蓝秋是这样,你和我都是这样。我们要发挥每一个人的长处,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去工作,即使有缺点,也要体谅包容,这样做,才是一个领导干部的心胸。”

栾主任很聪明,她已经意识到了蓝紫铭的想法,从心底里,栾主任是不希望蓝秋在局里办公室继续待下去的,如果蓝秋有了出头之日,对自己就是一个最大的威胁。蓝秋还年轻,自己已经快到了退休的年龄,如果蓝秋提拔了,自己离回家就不远了。虽然在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这个岗位上,自己手里没有什么实权,不能像业务科室那样获得更多的实惠,但是,她的工作是直接为领导服务的,哪一个敢不尊重自己?即使那些重点学校的校长,见了她栾主任不是也很尊重吗?

有了私心的栾主任,对蓝紫铭的想法有了抵触。只要有机会,她就在蓝紫铭的面前夸奖段晓妮,段晓妮如何能干、如何会办事,段晓妮的诸多优点等,对此,栾主任也有一套自己的理论:“能说会道,是当干部必须具备的素质,不能说会道的干部,不适合在教育局机关。”她将这套理论说给蓝紫铭听的时候,遭到了蓝紫铭的反驳:“能说会道,也要干到实处,如果只能说会道,工作内容虚空,并不是好干部。我鼓励局机关的干部提高演讲水平,但并不意味着只会夸夸其谈,不务实工作。”

栾主任郁闷了,段晓妮看出了门道。她觉得栾主任为自己做了很多,应该是自己亲自出马的时候了。

经过精心打扮,段晓妮去了蓝紫铭办公室。

蓝紫铭办公室的门没关,段晓妮看到蓝紫铭低头正看文件,她没敲门,径直走了进去。

蓝紫铭没抬头,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香水味,直刺鼻子。他问:“有事?”

“蓝局长,我找您有事儿。”段晓妮故意拖着鼻音说。

“什么事?”蓝紫铭问。

“我想到外面说,不知您是否赏光?”段晓妮朝门外看了一眼说。

“就在办公室说吧!”蓝紫铭抬起头,看了一眼段晓妮,他不明白,段晓妮挺好看的眼睛为什么弄得外面一个黑框框,像熊猫似的。

“我想请您到外面去喝茶。”段晓妮看到蓝紫铭抬眼看她,更充满了自信。

“我办公室里就有茶,为什么要去外面呢?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去茶楼跟在办公室喝茶不一样的,蓝局长,去外面喝茶是一种享受,您没去过吗?”段晓妮笑得很妩媚。

“每天工作很多,没闲心去外面喝茶。我正忙,要是没什么事,改天再谈吧!”

段晓妮还想坐一会儿,可是蓝紫铭下了逐客令,没办法,只好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走廊里,段晓妮真想破口大骂,可是她还是忍住了。看到走廊里有一盆花,回头看看没人,上去一脚,把花枝踹断了几根,才转身下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段晓妮回到办公室不久,就听到了栾主任的喊声:“这花是谁弄断的?有人看见没?”

老穆抬头看了一眼段晓妮,段晓妮没好气地问:“看我干什么?”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心虚了?”老穆说着,开始哼起了京剧。

“别唱了,你以为你唱得好听啊!”段晓妮喊道。

“没跟你收费你就知足吧,一般人还听不到我唱京剧呢!”老穆有些无赖似的说。

“晓妮,穆老师,少说几句吧!”蓝秋在一边劝道。

“少在这儿充好人。用你管啊!”段晓妮朝着蓝秋喊。

蓝秋不想跟段晓妮冲突,走出了办公室。老穆也走了出去,留下了段晓妮自己生闷气。她将桌子上的书都扔到地上,狠狠地跺着脚,踩了半天,疲惫地瘫坐在了椅子上。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