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41章 张红吸毒(2)

第41章 张红吸毒(2)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容我想想,还要搜集一些资料。”蓝秋思考着这项工作以前几乎是空白。

“不管你想啥办法,反正你要写出来!”段晓妮说完,走了出去。

虽然写20年的年鉴对蓝秋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要边工作边写作,时间上得不到保证,这个让蓝秋很为难。加上组织部要组织竞聘考试,有很多需要熟悉的内容,蓝秋感到了肩上的压力。她心里清楚,段晓妮是不会让她得到一丝一毫的喘息的。既要做好拆迁工作,又要完成编写任务,她总是在个人与工作的旋涡中浮沉起落,而在工作与个人的仕途上,蓝秋决定还是以工作为主。

蓝紫铭听说蓝秋回到教育局边工作边参与拆迁后,给段大军打过一次电话,让她多关照一下蓝秋。段大军表面上应付着蓝紫铭,背后却跟段晓妮提起了蓝秋这个话题,段晓妮正愁找不到蓝秋的把柄,经段大军这样一提醒,立即计上心来,当时就陷入了兴奋的状态中。

段晓妮约出张红喝茶的时候,蓝紫铭正在园区里和下属们研究外商来园区看地的接待工作。研究了半天,蓝紫铭决定采纳助手的意见,让蓝秋参与接待,负责讲解园区土地的征收情况。这样定下来之后,由蓝紫铭的助手分别给段大军和蓝秋打电话。段大军也知道目前招商工作是区里的重头戏,就连区委书记和区长每天都抽出一定的时间参与这项工作,不支持说不过去。于是,满口答应。

可是到了段晓妮那里,问题就复杂了。她不替段大军着想,只是一味地要跟蓝秋对着干,这让段大军很是头疼。段大军也不止一次地跟她说:“我的亲妹妹,你可不能总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这教育局你可以当半个家,可是涉及区里的工作,你可一定要低调,这方方面面的关系我不能不照应着点。比如蓝紫铭吧,我以前也没拿他当回事,可是现在呢?人家跟区委副书记一个级别,虽然现在在园区,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到了区委或者区政府,到时候你哥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山不转水转,不知道转到最后谁说的算呢!吃亏的事儿咱可不能干,听见没?”

段晓妮在段大军那里碰了壁,没把蓝秋制得住,只好采取迂回战术。一听说让蓝秋去园区参与接待外商,段晓妮心里总是有些发堵,想个什么办法呢?

蓝紫铭晚上回家的时候,张红正蜷缩在沙发里,屋里没开灯,透过窗子,蓝紫铭看到了一个有些异样的张红。他问:“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张红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但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那一丝疲倦和慵懒。

“用不用去医院看看?”蓝紫铭关切地来看张红。

“滚!”张红歇斯底里地叫喊,把蓝紫铭吓了一跳。

“你怎么会这样?”蓝紫铭陷入疑问中。

“我,我……”张红突然哆嗦起来。

蓝紫铭从来没见过张红这般模样,难道是突然发起了疟疾?不像啊!

当蓝紫铭想抱起张红的时候,张红却从沙发上滚到了地板上,浑身开始抽搐。难道是毒瘾?蓝紫铭不敢多想。他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样的镜头,而身边的张红竟然也出现了这样的症状,蓝紫铭越想越觉得可怕。

“你吸毒了?”他揪着张红的头发,有些失去理智地问。

“我,我……”张红仍然抖动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蓝紫铭无力地松开了手,他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蹲在了地板上。他不知道自己怎样去帮助张红,虽然自己在各种场合见到的突发情况很多,也能应付自如,但是,面对家人,这样的状况让蓝紫铭感到措手不及。

本来张红背着他干的一些事儿让他的心中已经产生了芥蒂,此刻,张红又这样不争气地吸了毒,让夫妻之间仅存的那一点儿责任在蓝紫铭的心里也变得荡然无存。

半个小时后,张红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尽管蓝紫铭对张红是怒其不争,但还是耐住性子去厨房做了晚饭。当他将煮熟的面和鸡蛋端上来的时候,却被张红一把打翻在地,滚热的面条汤洒在了蓝紫铭的手上,他的手立即被烫得红肿起来,蓝紫铭忍住火辣辣的疼,什么也没说,而是走进了厨房,拧开水龙头,用凉水反复冲洗着,水的凉度将疼痛控制在了最低点。家里没有烫伤药膏,蓝紫铭往手上抹了一些大酱,这个方法还是在农村的时候学来的,最土的方法有时挺管用。

张红吸毒这件事,蓝紫铭不想再细追究,但是他要劝张红回头。

“张红,不管我们两个人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好起来,戒掉吧,以后的路还长。”蓝紫铭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劝道。

“不用你装好人,你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吗?蓝秋跟你之间的关系你能说清楚吗?”张红没好气地说。

“不要说气话,我跟蓝秋之间是友情,我关心她,是出于爱才。她很能干,如果经常鼓励她,将来会有发展的。”蓝紫铭耐心地说。

“我就是看不惯你对别的女人好。”张红赌气地说。

“不管怎么样,你不该吸毒,这个东西最害人,你不是小孩子,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这是害人害己。”蓝紫铭说。

“不用你管,我愿意吸毒,死了也是我自己去死,跟你没半毛钱关系!”张红有些歇斯底里。

“怎么跟我没关系?你现在还是我妻子,这件事我一定要管到底!”蓝紫铭丝毫不退让。

“你这个伪君子,道貌岸然,你……”张红越说越愤怒。

“好,我不跟你争论,但是,从明天开始,你就去戒毒。”蓝紫铭态度坚决地说。

“你管不着!”张红喊过后,冲进了卧室,摔上了门。

第二天早晨,蓝紫铭上班前给公安局的朋友打了电话,咨询了戒毒所的情况,准备上午去单位处理公务,下午再回来送张红去戒毒。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长期被毒瘾折磨的张红,觉得自己一刻也离不开毒品了,如果在发作的关键时刻毒品供应不上,就会非常痛苦,她手里积攒的那些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现去弄钱也来不及。自从蓝紫铭去了园区工作后,有求于蓝紫铭的人少了,张红来钱的道也几乎被堵死了,再花就是蓝紫铭和她的工资了,然而,靠工资去吸毒又能吸几天呢?

在想尽了一切办法后,张红还是没有最合适的办法解决自己的资金问题。她曾经见到过一些欠债的人被追债的情景,不仅东躲西藏,还要努力表现出没事的样子,在人前撑面子,在人后自己受罪。张红已经意识到将来自己也是那样的下场。想到这里,她不寒而栗。

在段晓妮的挑拨下,张红对蓝紫铭的怨恨加深,她要报复这个男人,这是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

蓝紫铭上班走了,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布置起来的家,张红的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她为这个家付出过,现在,她要亲手毁了这个家。

蓝紫铭回来的时候,家里除了一张床之外,已经空空如也。蓝紫铭望着空荡荡的屋子,很伤心。看着破败的家,蓝紫铭心里很是伤感,事业上虽然不算风生水起,但也不甘落后,也算小有成就,可是家呢?眼前谁能相信当过几个大局局长的蓝紫铭会是这般的光景呢!

蓝秋给蓝紫铭来电话的时候,正是蓝紫铭心里最难过的那一刻。蓝秋哪里知道蓝紫铭的苦,她是想跟蓝紫铭分享一个好消息的,参加组织部组织的竞聘结果出来了,蓝秋名列前茅,当蓝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分享的人就是蓝紫铭。

“是蓝秋啊!找我有事吗?”蓝紫铭落寞的声音。

“本家大哥,你怎么了?”蓝秋仿佛看到了对话另一端蓝紫铭愁容满面的脸。

“没怎么,你说。”蓝紫铭振作精神说道。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快告诉我!”蓝秋准备刨根问底。

但是,蓝紫铭不会告诉蓝秋。

蓝秋在电话里简明扼要地说了自己的竞聘结果,蓝紫铭也替她高兴:“丫头,终于知道了吧,努力就有收获。”

蓝秋笑笑,心中还是充满了疑问。

放下电话,蓝秋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找骆平跟她一起去蓝紫铭家看看。

第一次去蓝紫铭家,蓝秋心里有些忐忑,好在有骆平陪着,并没有什么不妥。蓝紫铭没想到蓝秋会来,而且来得不是时候,自己家徒四壁了,给任何人看见都很没有颜面。

蓝秋简单地跟蓝紫铭说了几句话,不等蓝紫铭解释,拉着骆平就往外走。

这一个晚上,蓝秋的心里一直不能平静,她是把蓝紫铭当成亲哥哥对待的,见到蓝紫铭家里的这种状况,蓝秋心里很难过。明天是周末,蓝秋决定去家具市场转转。

早晨梳洗完毕,蓝秋骑着自行车从家里出来,先去银行取钱,然后奔了家具市场。在那里,她选了一套沙发,交了款,雇了一辆车,将沙发搬上车后,直奔蓝紫铭家的小区。

蓝紫铭心里有事,晚上失眠,早晨起来得很晚,正在刷牙,听到有人敲门。蓝紫铭开门一看,是搬运工人来送沙发,蓝紫铭正在纳闷时,蓝秋锁好自行车上楼,直接告诉蓝紫铭:“这沙发是我买来送你的,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还没等蓝紫铭说话,蓝秋转身下楼,走了。

蓝紫铭的牙刷还在嘴里插着半截,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蓝秋的背影。心里说:这个丫头,怎么也学得风风火火的!

张红昨天晚上没回家,去娘家住了一夜。因为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毒瘾会发作,怕自己的父母见到,早晨吃过饭,她整理一下物品又回到家里。

一进家门,看到蓝紫铭坐在了新沙发上。张红的眼睛亮了一下:“哪来的新沙发?”

“你又打什么主意?这个家被你折腾得还不够惨吗?”蓝紫铭反问。

“折腾怎么了?我就折腾!”张红从来在嘴上就没输过,此刻也不甘示弱。

“这一次你不能再折腾了,赶紧去戒毒,如若不然,我们的婚姻也算走到尽头了。”蓝紫铭很不客气地说。

“你不是怕离婚吗?这会儿心里是有主意了还是有人了?”张红的脑海里又想到了段晓妮跟她讲起的蓝秋。

“跟这些都没关系,走到今天,完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蓝紫铭愤怒地说。

“姓蓝的,你不用跟我来这一套,什么咎由自取啊,我自取灭亡行不行?你是不是有蓝秋那个妖精缠着,看我就不顺眼了?这套新沙发该不会是蓝秋送给你的吧?”张红有些胡搅蛮缠。

“是又怎么样?我不许你侮辱蓝秋!”蓝紫铭警告道。

“还真是让我猜着了?好啊,蓝紫铭,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张红跟疯了一样,拿起剪刀就往沙发上扎,沙发被锋利的剪刀割出了一道道口子,蓝紫铭去阻拦,也被张红拿的剪刀划出了一道道口子。

“你疯了!放下剪刀!”蓝紫铭大声喝道。

“我就疯了。”张红拿着剪刀继续扎着沙发。

蓝紫铭见阻拦不住,拿起公文包,推开门走了出去。

从这一天起,蓝紫铭搬到了办公室。

因为“沙发事件”,段晓妮将蓝秋告到了组织部,正要考核蓝秋的关键时刻,蓝秋的名字被拿了下来,段晓妮替张红也替自己出了一口气。

蓝紫铭了解情况后,知道已经无法挽回。

他在电话里训斥段晓妮,恰好让蓝秋听见。蓝秋不想让蓝紫铭为她担心,于是,她给蓝紫铭打电话告诉他:“我不在意这些,请大哥注意自己的形象。”

蓝紫铭愤愤不平地说:“人家都已经这样对你了,你还不计较。蓝秋啊,你真是太善良了!”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