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42章 拔出萝卜带出泥

第42章 拔出萝卜带出泥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普九”检查的通知下发后,段大军看到文件中要求准备的各种报告和统计数据,找到段晓妮:“晓妮,‘普九’检查这项工作非常重要,蓝秋负责的拆迁不是完成了吗?让她组织一下材料,准备迎接检查。”

“有现成的人写材料,为啥非要找蓝秋写?”段晓妮不同意。

“你看着办,反正别耽误事就行。”段大军拿段晓妮没办法。

“哥,你就放心吧!”段晓妮胸有成竹地表态。

“但这事属于政府行为,还要跟区里取得联系,一起研究‘普九’迎检报告的写法,我跟主管副区长汇报下。”段大军补充道。

“这事就是找到政府办,最后还是以我们的报告为主,特别是那些数据,需要我们自己出。”段晓妮说。

一提到迎检数据,段大军就头疼:“我们的投入确实不到位,估计这次不好过关了。”

“没事,我有办法。数字写上去多少就是多少,谁能查那么细!到时候我有办法。”段晓妮安慰段大军。

“那就看着弄吧!别出事就行。”段大军因为心里有鬼,总是感觉忐忑不安。

段晓妮跟新来的秘书谈起写迎检报告的事,小伙子直接表态:“段姐,这个报告我写不了。局里的情况我刚熟悉,写一些讲话稿还行,这种需要总结几年的材料我没写过,也担心写不好。”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到审稿的时候,局长、区长都坐在一起研究,谁不知道是你写的呢?到时候,机会就更多了。”段晓妮讲述着写这个报告的好处。

“可是段姐,我真的不行。”小伙子担心,万一写砸了,领导们都来,也会很快就了解他,到时对自己不仅没有帮助,反而会让领导对他有不好的印象。

“给你机会你不把握,你这不是把机会送给蓝秋吗?”段晓妮着急地说。

“真是不行,我再锻炼一段时间吧,下次我写。”

段晓妮很无奈,又把任务派给了蓝秋。

蓝秋问:“不是有秘书写文章吗?”

“这也是你的工作,‘普九’迎检是教育局甚至是全区的大事,不要讲代价,再说,这是局长点名让你写的。”段晓妮不客气地说。

“既然这样,什么时间要稿?”蓝秋知道,借调人员就是干活的,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反驳,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虽然心里对段晓妮有想法,但在工作面前还是以工作为重,更何况“普九”检查是全区教育工作的重头戏。

蓝秋不再去园区,而是回到了教育局,开始搜集资料,进入写作状态。蓝紫铭几天没见到蓝秋,给蓝秋打了电话,才知道蓝秋近期在写迎检材料,他嘱咐蓝秋好好写,迎检是很重要的工作。蓝秋在电话里表示了感谢,顺便询问了张红近期的情况,蓝紫铭不愿意多说,便挂了电话。

蓝秋心里清楚,她触到了蓝紫铭的伤痛,可她也是关心蓝紫铭。蓝紫铭对她的好,她没有可报答的方式,只能记在心里了。

早晨一上班,蓝秋就去找了段晓妮。

“这些数据找人算一下,我先空着,等算好了告诉我,我再填进去。”蓝秋说着,将手里的一张纸递给了段晓妮。

“怎么需要这么多数据呢?”段晓妮看着纸上列出的一串数字问。

“你没看文件吗?上面要求的这些数字,一个都不能少。没有这些具体的数据,报告写得再好,怕是也不能合格。”蓝秋说。

“这些数据你不会算吗?”段晓妮问。

“这些不是我们部门的,是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以及教育部门的配比等情况,不是我能算出来的。再说,我写报告你找人算数,不是也能提高工作效率吗?”蓝秋反问。

“那好吧,你先写着,我找人算去。”段晓妮很无奈。

那些数据算起来很有难度,段晓妮找到了相关人员一阵测算,还是不能得出满意的结果。她找到了段大军:“哥,这些数据不好算啊!”

“有什么不好算的,你不是最有办法的吗?”段大军一向认为段晓妮最聪明。

“可是,这些数据确实不好算,按照迎检的要求,我们的数据不达标,我们也确实没那么多的投入,还有一部分你不是知道的吗?”段晓妮话里有话。

“就是个检查,谁能一笔笔去对账?数据大概差不多就行了,让蓝秋编几个。”段大军说。

“不行,她不会同意的,这些数据都是她让我找人算的。”

“都是你平时太挤对她,等有事的时候人家不会帮你。”

“我用她帮?写个破材料有什么了不起?”段晓妮很是生气。

“你看看你,这次如果不是她写,你新借来的人会写吗?”段大军反问。

“人家是来锻炼的,蓝秋是干活的,这不一样。”段晓妮的语气跟栾主任一样。

“行了,我不跟你辩论,赶紧去编数。”段大军拿出一个新款手机在手里把玩着。

段晓妮瞪了段大军一眼,走出了办公室。

审核“普九”迎检报告的那天,主管教育的副区长和局领导班子成员一起坐到了会议室里,除了在数字上大家意见不统一之外,领导们对报告的内容和篇幅都没有异议。

从会议室出来,段晓妮看着蓝秋的背影,对继任的秘书说:“给你机会露脸你不把握,这下蓝秋又风光了一把。”

小伙子也不说话,似乎还在想着心事。段晓妮拍了他肩头一下:“你发什么呆啊!”

“普九”检查团来的那几天,段晓妮忙碌了一阵。接待、请吃饭、准备纪念品,该做的都做到了,却没想到,迎检工作进展得并不顺利。

检查组对春山区在“普九”工作中做出的贡献给予了充分肯定,但对报告中涉及的投入数据产生了疑问。产生疑问的原因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教育投入的各种数据有水分,另一个是接到了举报。检查组走的时候,段晓妮很失望,精心准备的饭菜没吃,还有那些纪念品,也只好退了回去。

这一次迎接让段大军很窝火,关键是区里也很没面子。主管区长将段大军找到办公室,狠狠地批了一顿。段大军临出门,主管区长撂下一句:“你回去好好反思下。”

段大军心里有主意,只要不是区委书记批自己,怎么着都行。要是书记发威了,自己的仕途就快走到头了。这一次书记没找他的原因,是书记没在家,他正领着考察团在沿海省份考察园区建设情况。

虽然迎检工作不顺利,段大军似乎惹了祸。但是,谁也没能把他怎么样。人们期望给他换个位置或者撤职的想法全部落空了,迎检工作失利一事不了了之。而当段大军真正出事的时候,却让人们意想不到。

段大军去清北县参加朋友的婚礼,酒喝多了,一帮朋友嚷嚷着去歌厅,段大军也醉醺醺地跟着去了。可是,他没想到,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却找起了小姐,同时也给他也安排了一个。仍然陶醉在婚礼喜庆气氛中的段大军,看到漂亮的女孩,此时脑海里竟然产生了幻觉,难道这一场婚礼的男主人公就是自己?

恍惚间,他搂紧了女孩,将自己冒着酒气的嘴唇贴了上去。

女孩虽然讨厌眼前这个胖胖的男人,可是一想到他能给自己带来利益,也顾不得讨厌他,主动地迎合着他。

段大军缠着女孩问:“我的活儿怎么样?”

没等女孩回答,门被人撞开了,段大军瞪着眼睛吼:“谁他妈这么大胆?没看老子在行好事吗?”

“我们是警察,穿上衣服跟我们走一趟。”警察命令道。

“什么?警察?”段大军此时彻底酒醒。他突然明白,自己出丑了,赶紧穿上衣服,乖乖地跟着警察上了门外的警车。

在派出所里,办案的民警问他:“姓名?职业?”

“段大军,教育局干部。”段大军的声音很低。

“教育局干部?教育系统的都是老师出身吧?你怎么为人师表的?”办案的民警问。

段大军哀求:“我是春山区教育局的局长,我手里有钱,你们要多少我就给你们多少,求求你们,把我放回去吧!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这个局长就当不成了。”

民警反驳:“别说你是教育局局长,就是公安局局长干了坏事我们也一样抓,你拿我们当什么人了?”

“兄弟,帮哥哥一把,以后到我们那里送个学生什么的,我都照顾你们。”段大军继续说道。

“行了,收起你那一套吧!党的好名声都让你这样的人给败坏了。”年轻警察斥责着。

警察没理会段大军的拉拢腐蚀,将情况报告给了春山区纪委。结果,区委书记也觉得让这样的人当教育局长很没面子,当天就开常委会并责成组织部门和人大常委会研究,免去了段大军的教育局局长职务。

虽然段大军被免去了职务,但毕竟没被开除公职,仍然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可是,段大军没脸到教育局上班了,他给段晓妮打电话:“晓妮,将我办公室的东西收拾下,晚上给我送家里来。”

段晓妮接到段大军的电话很生气:“你没事去什么歌厅啊?没病找病你!这下好了,你折腾吧,把个局长的位置折腾没了不说,我堂嫂不跟你闹离婚才怪呢!我都懒得理你了!”说完,没好气地挂了电话。

区委书记考虑到段大军在教育局没有办法再工作下去,决定将他调到园区去工作一段时间,逐渐让人们淡忘这件事。书记正给蓝紫铭打电话说段大军工作的事,纪委书记敲门走了进来。

“你来一定有事吧?”区委书记看到纪委书记猜测道。

“真有事,还是段大军的事。我们接到了市纪委转过来的信件,有人举报段大军在任教育局局长期间,有挪用公款和行贿受贿行为。市里让我们反馈意见。”

“如果是这样,我们一定要给市里一个结果。查,一查到底。对这种胆大妄为的干部绝不能手软。”书记指示着。

结果,段大军真是很不禁查,仅局里的基建经费就被他挪用了上千万,拖欠教师工资几个月,政府下拨的教师取暖费都被他黑心地给占用了,还有受贿行为。毫无疑问,纪委在掌握段大军各项证据后,立即对段大军实施了双规。

段大军被双规后,段晓妮如坐针毡。

她每天都在打听着段大军的消息,动用了这些年自己能够积累的所有人脉,她甚至想,花一些钱将段大军捞出来。可是,这个忙没有人愿意帮她。

段晓妮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失落、无助。

跟蓝秋认识这么多年,她也是第一次屈尊到蓝秋的办公室里找蓝秋聊天。

“蓝秋,你说我这个人怎么这么命苦呢?”段晓妮哭诉着。

蓝秋却无言以对。如果说段晓妮命苦,那她又是什么命呢?但是蓝秋不会落井下石,她这人就是这样的没记性,别人对她好她记着,别人对她不好她却忘记了。

已经下午5点多了,段晓妮仍然坐在办公室里哭诉着,蓝秋劝也劝不住,想离开,又觉得这个时候的段晓妮很可怜。

“晓妮,你在办公室歇一会儿,我去接你家大宝。”蓝秋看着段晓妮一脸的鼻涕和眼泪,轻轻走了出去。

蓝秋从学校接出段晓妮的儿子,走到教育局门口的时候,看到了闵主任。

段晓妮的儿子热情地喊着:“闵叔叔,你怎么不去接我了?”

闵主任尴尬地说:“叔叔忙,蓝秋阿姨接你就行。”

蓝秋从最近几天的观察中发现,闵主任现在已经不再理睬段晓妮了。段大军在位的时候,在段晓妮的帮助下,闵主任已经当上了中教科科长。他现在跟段晓妮是平级了,而且在局里,中教科负责的学校面广,人多,有一定的实权。

闵主任不理睬段晓妮,看似简单的一件事,却给段晓妮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她觉得自己正经历着情感与事业的双重压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压垮。爱人已经跟她提出了离婚诉讼,估计不久,段晓妮的家就要散了。段晓妮还是很要面子的一个人,在蓝秋的面前不管什么时候都没示弱过,即使现在,在蓝秋面前哭泣,也没告诉蓝秋自己即将离婚这件事。

没过两天,小郁悄悄告诉蓝秋:“蓝姐,我听会计说,段大军挪用的公款里有一大部分都是段晓妮经手的,估计她也快出事了。”

蓝秋嘱咐小郁:“出去别乱说,听来的不一定是真的,毕竟,我们没看到证据。”她真为段晓妮担心。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