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43章 在失落中找回自己(1)

第43章 在失落中找回自己(1)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段晓妮终于出事了。

她被抓的那天,正在办公室里准备销毁一些证据。可是,晚了一步。闵主任也就是闵科长带人来到段晓妮办公室的时候,段晓妮愤怒地看着他,在众人的面前,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闵科长吃了一个哑巴亏,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

蓝秋听到了走廊里匆忙的脚步声,看到局里许多人跑来看热闹,她也从办公室里出来,她有预感,段晓妮可能真的出事了。

段晓妮看到蓝秋的时候,眼泪从眼眶里滚落出来:“蓝秋,求你一件事,行吗?”

“你说吧!”自从认识段晓妮,蓝秋就没听过她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帮我把孩子送到我妈家。”段晓妮声音微弱,带着哭腔。

“放心吧,晓妮。”蓝秋答应着,心里也很难过。这一刻,对段晓妮曾经带给她的所有伤害和不公平似乎都烟消云散了,剩下的,只有同情。

放学的时间到了,蓝秋去了学校,将段晓妮的儿子接了出来。

孩子问蓝秋:“我妈怎么没来?”

“你妈出远门了,让我把你送到你姥姥家。”她说。

蓝秋很多年没见到段晓妮的妈妈了,当她出来开门的时候,蓝秋看到她也老了,没有了年轻时的那种飞扬跋扈,段晓妮的爸爸当初拥有的种种特权就在他去世后,也随之失去了,段晓妮的妈妈不能不正视现实,过起平民生活。

看到蓝秋带着段晓妮的孩子过来,她很惊讶。“小妮怎么没来?”

“小妮出差了,让我帮着把孩子送回来。”蓝秋没办法说出实情。

“那好,谢谢你!”很显然,她没认出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女儿从小到大的同学——蓝秋。

“别客气,我该回去了。”蓝秋淡淡地说。

“这个晓妮啊,一天到晚不知道忙什么,家里外头不闲着……”

听着段晓妮母亲的唠叨声,蓝秋的耳边又一次响起了小时候,段晓妮在家里摔东西时大喊大叫的样子。“如果不让我跟蓝秋在一个班,蓝秋也别在甲班上学。”

那个时候,段晓妮已经显露出了要主宰蓝秋命运的决心,可是这些年,经历过无数的磕磕绊绊,到了今天,蓝秋才知道,谁都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只有靠自己,才最稳妥。

蓝秋相信,如果段晓妮的爸爸还活着,对于段晓妮今天的结局肯定是会很痛心的。从小一直在溺爱中长大,段晓妮那种任性和不容人也许就是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形成的吧?

从段晓妮家回去的路上,蓝秋边走边这样想着。

早晨,蓝秋刚到单位就接到了通知,去楼上会议室开会。

一走进会议室,蓝秋就听到了一阵议论声。

“大家肃静一下,我们现在开会。”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开始讲话,“召集大家开会有两件事要强调下,前一段我们局里出了一些事,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我想说的是,大家今后要努力工作,保持清正廉洁的工作作风,自觉与不正之风作斗争,还教育一片蓝天,让我们春山区的教育事业正常发展。我要说的另外一件事,其实也是受组织部的委托,进行一下动员。区里要给各个街道配备一名科技副职,选拔的方式是参加考试竞聘,要求35岁以下,大学学历,科级或者中级职称,我们局符合条件的不少,大家要踊跃报名参加竞聘,这个平台很好。会后,想报名的跟党办联系……”

副局长的话还没讲完,台下的蓝秋心里一阵激动。科技副职是副处级,考上了副处就可以转公务员了。机会终于又来了。

这次考试时间很紧,副局长讲话的第二天就开始报名,隔一天是笔试。没有复习资料,也没有可参考的内容,蓝秋跟着报名的上百人一起进了考场。

答题很顺利,需要阐述对春山区科技事业发展和项目建设的一些看法,这些都是蓝秋曾经准备过的,看到那些题目的时候,蓝秋的眼前一亮,她拿着笔,将这些年自己对春山区发展的概况进行了描述,在寻找问题的同时,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尤其在规划上下了一番功夫。

答题的过程很顺利,交了卷,蓝秋走出考场,很意外地看到了李一桐。

“一桐,你是考官吗?”蓝秋笑着问。

“陪领导来转转。我就知道你会参加考试。”李一桐也笑。

“我可是被动来的。局长大会讲话,让年轻人主动参与,虽然我已经不年轻了,但还要抓住青春的尾巴来试一试。”

“在我眼里,我姐永远年轻,怎么样?答得顺利吗?”李一桐问。

“还好。题目在我预料之中。”蓝秋有些自负。

“题目一般都应该能猜到,但是,是否能答出满意的效果,就要因人而异了。”李一桐分析着。

“当公务员是姐的心愿,如果这一次再考不上,以后机会真的不多了。”蓝秋说着,为自己感到悲哀。

“要有自信,你不比别人差,只要努力就有收获,祝福姐姐。”

因考场外不宜久留,蓝秋跟李一桐聊了一会儿,就告辞回去了。

虽然蓝秋知道自己笔试会过关,但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也感受到了煎熬。

当她进入面试程序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兴奋和激动。

面试那天,蓝秋看到了李一桐、蓝紫铭和张涧秋。

起初,蓝秋奇怪:怎么面试来了这么多区级领导和中层干部?

当她走进面试考场才明白,原来,这一场面试分不同的考场,按照笔试成绩一比二的比例进行面试,15个街道办事处需要参加面试的人员有30人,面试分成了三个考场。很不巧,蓝秋去面试的考场里的主考官她一个也不认识。进了考场,蓝秋甚至庆幸,幸亏都不认识,否则,万一自己答不好,让蓝紫铭或者张涧秋看见了,还是很丢人的。再说,如果他们在,给她高分,她反倒觉得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没被真正地发挥出来。

朗读了一段英文,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后,蓝秋被带到了电脑教室,进行电脑实际操作。读英文,是蓝秋的长项,电脑操作方面也不弱,她是教育局第一批接触电脑的人。现场提问的那些问题除了实事政治外,就是一些跟区里发展有关的问题,这些蓝秋最近一直也在接触,对于她来说,不是很难。

面试结果是当场打分的,蓝秋进入了前十名。

当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骆平的时候,骆平说:“晚上我给你庆祝一下!”

“还没出最后的结果呢!千万别张扬。”蓝秋拒绝。

“你这个人就是有毛病,该张扬的时候不张扬,你就总闷着,总也不得施展。”骆平在电话另一端生气地说。

“我低调,等公布结果再说。”蓝秋还是觉得应该稳妥一些。

“不跟你说了,告诉你一件事,我终于把李明亮从他前妻那里夺回来了。”骆平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

“好啊,这件事才值得祝贺呢!”蓝秋为骆平高兴。

“蓝秋,其实我最希望听到你的好消息。”骆平很真挚地说。

“慢慢等,会的。”蓝秋为骆平这么多年与自己的友情而感动。

终于盼来了通知,但不是竞聘成功的通知,而是没被选上。

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要修成正果的时候,突然得到这个失败的消息,虽然内心已经比较平静了,但是,蓝秋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张涧秋和李一桐都打来电话安慰蓝秋,让她继续努力,以后还有机会,但是蓝秋还是郁闷了一阵。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考上了,后边的都被录用,而自己却被淘汰了。

蓝紫铭没给蓝秋打电话,而是直接找到了组织部了解情况。

组织部给蓝紫铭的答复是,本区的干部这次一个也没录用。

听到了蓝紫铭的解释,蓝秋心里稍安。那些被聘上的都是来自企业、高校和科研单位的干部,相比于他们,蓝秋认为自己确实没办法相提并论,他们本身学的是理工科,又在实战部门工作过,既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又有一定的实践经验,他们做科技副职才是最佳的人选。本区通过笔试的五名干部,大部分来自教育和文化部门,缺乏实际工作经验,如果真被派到街道做科技工作,需要锻炼一个时期才能胜任。这样一比较,蓝秋心安了,便将希望寄托在了下一次。

正像骆平预料到的一样,蓝秋被任命为教育局办公室负责人,因为不在编,还不能下文任职为科级干部,教育局党委下文称为负责人比较贴切,但不管是科长还是负责人,蓝秋干的就是办公室主任的活儿,在骆平看来,这一迟到的职务能落在蓝秋头上,还是多亏了段晓妮。

“如果段晓妮不进去,还有你的好吗?”骆平总是替蓝秋打抱不平。

“别这么说,段晓妮走到今天,其实结局是很悲剧的。”蓝秋动了恻隐之心。

“你都忘了她是怎么对待你的。”骆平再次不平。

“她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再挤对人家了,找时间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妈妈和孩子,毕竟,我们都是同学。”蓝秋充满同情。

“她犯罪了,她难受了你可怜她,她整治你的时候,她开心那会儿,你不是正难受呢吗?”骆平爱憎分明。

“你要是不去,改天我自己去。”蓝秋赌气。

“不是我说你,你去了该说什么?又该做什么?别没事儿找事儿,你歇着吧!”骆平说得挺狠。

蓝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有了这些想法,她明白自己吃亏就吃在了太善良上。

自从当了办公室主任,蓝秋比过去更忙了。除了日常工作外,段晓妮留下的那些烂账就够蓝秋清理一阵子了。好在现在财政局已经实行了会计委派制,区里又成立了会计核算中心,以后所有的账目教育局不能自己报销了,要到财政的会计核算中心统一报销,需要花钱的时候也要统一去请款,需要写明请款的用途、使用单位和使用人,这样一来,账目好管了很多,蓝秋也逐渐省心了。

蓝紫铭还在园区搞建设,一些项目已经在蓝秋他们清理的那片土地上落成了。虽然初具规模,但是路网建设等基础设施还不够健全,蓝紫铭要操心的除了企业落项目,还要跟市里甚至省里的各个部门进行协调,园区的水、电等设施,哪一样上马之前,都少不了蓝紫铭亲自去协调一番。

在蓝秋当上办公室主任之后,给蓝紫铭打过两次电话。一次是向蓝紫铭报告自己的工作,另外一次是询问张红的戒毒情况。第一次打电话报告喜讯的时候,蓝紫铭非常高兴,第二次打时,蓝秋明显感到了蓝紫铭不开心,他不愿意在蓝秋面前提到张红。蓝秋也确实不知道,蓝紫铭提出离婚后,张红不同意,她给蓝紫铭丢下一句话:“蓝紫铭,我就跟你耗着,耗死你!

蓝秋想帮帮蓝紫铭,又不知道该怎么帮他。她想约他出去喝茶,又觉得现在是蓝紫铭跟张红闹离婚的非常时期,自己稍有不慎,就会给蓝紫铭带来麻烦。她忍住了没说,蓝紫铭也没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蓝秋参加工作已经十年,在外面借调了八年。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