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35章 内心的煎熬

第35章 内心的煎熬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在老支书的关照下,蓝秋和小周的生活逐渐得到了改善。老支书的老伴从地里拔了一些菜给蓝秋和小周送过来,两个女人将菜洗净,做了一锅炖菜,香香地吃着。蓝秋一边夹菜一边问小周:“如果让你在农村生活一辈子,你会怎么样?”

小周立即说:“别跟我说如果,我可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不怕农村的艰苦生活,但是,我还是喜欢在城市中居住,一是有安全感,二是接受的文化熏陶和这里不一样。”

“我喜欢上这里了,这里虽然贫穷,但是民风淳朴。我们来扶贫,虽然付出了一些辛苦,但是也得到了老百姓的帮助,我更喜欢这里人们的善良。”蓝秋说。

“但是这里太落后了,虽然离市中心只有一百里的距离。”小周忧虑地说。

“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年,相信这一年我们对这里的人们会有一定的影响。只是,还没来得及做更多,就快结束了。”蓝秋说。

“那你跟区里要求来这里工作吧!”小周跟蓝秋开玩笑。

“这里不归春山区,如果是我们区里说了算,说不定我真跟领导说,留在这里呢!”

“你的理想不是当上一名名副其实的公务员吗?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小周问。

“一直没改变过,只是有时候情绪低落的时候,想过放弃。放弃就是一种解脱,可是,经过了这么多年,我希望一直朝前走,有谁会愿意后退呢?”

“也许,再坚持一下,就会有希望的。”小周鼓励道。

“我也这么想,以前一直以为这是个梦想,而且梦想离现实很近,现在发现有些事,不是自己努力就可以实现的,机遇和机会对于一个人来说,同等重要。”蓝秋很有哲理地分析着。

“其实,还有一点不知你是否发现,人际关系也很重要,关键时候必须有人提携才能获得成功。”

“你说得对,在德才兼备的情况下,机遇和关系都很重要。可是我总是患得患失。唉,吃饭,不说这些了。”蓝秋一想起自己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却一直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就感到心里有些郁闷,但是,郁闷会更让人失去斗志,只有保持阳光的心态,才能变忧郁为快乐,努力地朝前奔。蓝秋总是这么想。

“你真是命苦,不过,会好起来的。”小周替蓝秋打气。

“我还是感觉挺幸福的,至少,爸妈对我的工作和个人问题从不进行过多的干涉,我也希望自己在事业上能有点成就,否则,还不如早点把自己嫁出去呢!”蓝秋说。

“说真的,蓝姐,来看你的那个朴木真的不错。你为什么不嫁给他呢?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说说,你到底想嫁个什么样的人?我看能不能帮上你。”小周很恳切地说。

“我是个老大难了。跟朴木之间总是说不清楚,也许每个人都有心底的一道栅栏,就连自己都不好越过吧!朴木是个好人,我也曾对他动过心,可是,我总觉得从某种程度上说伤害过朴木,也可能朴木觉得他也伤害了我,所以,我们之间不会轻易谈感情,因为那样,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友情,我想朴木和我怀着同样的想法。”

“你们都是想得太多,都什么年代了,还优柔寡断呢!蓝姐,你这么漂亮,应该找到自己的归宿。”小周说。

“漂亮什么呀?女人可不是漂亮就行的。不说了,快吃饭,一会儿我们去狗剩子家看看。”

吃过晚饭,天色暗淡下来。蓝秋和小周往村东头的狗剩子家里走去。

正在大门口玩耍的狗剩子眼尖,离很远就喊:“蓝秋阿姨,小周阿姨。”

蓝秋和小周答应着,拉住了奔跑过来的狗剩子的小手:“慢点跑,别摔着。”蓝秋嘱咐着。

狗剩子用衣襟擦了擦流出来的鼻涕,冲着院子里喊:“妈,妈,蓝秋阿姨来了。”

蓝秋和小周拉着狗剩子的小脏手就往院子里走。

狗剩子家的院子跟蓝秋第一次来的时候完全不同,从大门通向房门的地方都修了甬路。甬路两侧栽着大葱,秋白菜的叶子已经包住了白菜心,满院子的绿色,让蓝秋看了喜欢。

狗剩子妈正蹲在院子里的水井旁,洗着一盆衣服。水有些凉,狗剩子妈的手红红的,蓝秋看了心疼。她说:“狗剩子妈,水凉容易生病的,还是接点温水洗衣服吧!”

“不啦,还要弄大锅烧水,这样省事。”狗剩子妈说。

“你这样容易坐病的。”蓝秋觉得,农村贫困的原因不仅与土地贫瘠观念落后有关,也与人们的生活习惯有关。

跟狗剩子妈聊了一会儿,狗剩子妈带着蓝秋和小周去看了他们家的大棚,菌类繁殖已经有了收入,蓝秋的心里得到了一丝安慰。她给狗剩子妈留下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号码,以后方便联系。蓝秋还给小狗剩子买了学习用品,狗剩子拿着蓝秋送他的文具,爱不释手,高兴得围着蓝秋捉迷藏。

“狗剩子,别闹。”狗剩子的妈呵斥儿子。

“没关系的,小孩子嘛。”蓝秋笑着说。

天已经黑了下来,蓝秋和小周辞别狗剩子一家人,准备回住处。她们要收拾一些用品,明天返回城里。

在寂静的乡村公路上走着,蓝秋的心里涌起了太多的回忆。

脚下的这条路,现在已经不再是泥泞的小路,上面铺着细砂石。曾经在雨中艰难行进的那一刻,蓝秋永远也不会忘记,更让她难忘的是汪勤的帮助。可以说,没有汪勤,就没有这条砂石路的修建。蓝秋的心里充满了感激,当然,她不便对小周说。

蓝秋还记起了与汪勤在一个教室里学习的情景。汪勤看着她的笔记,夸赞她的字写得好,蓝秋虽然嘴上谦虚着,但内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最近因为忙于扶贫的收尾工作,蓝秋没去上课。她准备回去以后跟汪勤借笔记,大家都是同学,互相帮忙是理所当然的。

蓝秋和小周离开的那天早晨,村子里的大人孩子都来给她们送行。蓝秋已经把自己的一些物品分给了村民,小周也按照蓝秋的样子,留下了自己的用品。

蓝秋和小周要上车的时候,狗剩子哭着跑过来,抱着蓝秋的腿,不撒手。

狗剩子妈用力地拽,才掰开了狗剩子的小手。

蓝秋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她抱起狗剩子,说:“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以后到城里阿姨带你去公园。”

狗剩子懂事地点点头。

蓝秋挥着手,对村民们说:“大家快回去吧!有时间我们再来看大家。”

目送着蓝秋和小周上车后,老支书才带着大家往回走。

蓝秋和小周坐在车上,扒着窗口向外看,直到那些乡亲们的身影越来越远。

一年的时光很快过去,扶贫工作宣告结束。

蓝秋和小周回到春山区的第三天,区里召开了扶贫表彰大会。

会议已经正式开始,蓝秋却没看到汪勤。蓝秋心生疑问,汪勤书记怎么没参加会议?扶贫是他负责的啊!

直到会议结束,蓝秋也没看到汪勤。会上,区委组织部王部长对这次扶贫工作进行了全面总结,蓝秋听了一会儿,就开始溜号儿。汪勤出差了,还是生病了?难道,调走了?

晚上上课的时候,蓝秋意外地见到了汪勤。

“汪书记,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呢!”蓝秋有些感慨地说。

“怎么这么说?”汪勤问。

“上午开扶贫总结会,没看到您。”蓝秋很客气地说。

“在春山区你是很难见到我喽!”汪勤说。

“为什么?难道您工作调动?”蓝秋意识到了汪勤话中有话。

“是啊,我被派到了郊区,在柳束担任县长。”汪勤答。

“是好事啊,应该祝贺。”蓝秋有些兴奋地说。

“可是这一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市里了。”汪勤说。

“以后还有机会啊!”蓝秋想,到了县里,由副书记变成了正职,对汪勤来说,还是有施展才华的空间的。

“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好。你怎么样?扶贫结束了,有什么打算?”汪勤问。

“回局里上班。公务员的身份不解决,我还要继续奋斗。”蓝秋笑。

“学完研究生再想办法,我那里是县城,也不好调你去,等有机会再说。”汪勤对蓝秋说。

蓝秋觉得自己与汪勤萍水相逢,作为领导,汪勤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就已经让自己很感动了。

扶贫回来的蓝秋,脸色仍然白皙,但是少了一些娇弱,骨子里更多了一些干练的成分。高霞晚上给蓝秋做了几个拿手菜,一家人围在餐桌边吃饭的时候,蓝成哲拿出了一瓶酒。

“来,今天我们喝点酒,庆祝蓝秋从乡下返城。”蓝成哲说着,打开了酒瓶。

“听你说话,怎么小秋跟下乡知青一样呢!”高霞一边给蓝秋夹菜一边说。

“妈,我真跟返城知青一样,在农村,那才叫广阔天地呢!”蓝秋夸张地说。

“广阔天地要把自己的心胸锻炼得更开阔才对。”蓝成哲说。

“爸,您说得对,如果现在让我去做一些工作,我觉得有什么困难我都能克服。这一年,对我来说,确实是很有收获。”蓝秋感慨地说。

“妈都心疼死了。还有收获呢!”高霞眼里一热。

“妈,咱不说这些了,你们的身体还行吧?您的教授职称评下来了吗?”蓝秋觉得自己这一年即使回来上课,也是匆匆地来,忙碌地走,始终没能静下心来跟父母好好聊一聊,她甚至觉得愧对父母,她没给他们洗过衣,也没给他们做过饭,这个贴心的棉袄当得很不称职。

“评下来了。之前因为缺少一篇论文,不过,都已经补齐了。早知道这么费劲,我多写点多发点论文就好了。”高霞不无遗憾地说。

“早评也是评,晚评也是评,早晚都是评,现在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了,我感到很光荣,我也要努力了,否则,与你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蓝秋说。

“你可千万不能太虚荣,当教授是传授知识,你在机关是为群众服务,不同的职业,不同的岗位,但都要努力刻苦,没有什么是享受能够得来的,记住了吗?”蓝成哲说。

“这个我清楚。”蓝秋说。

“她都奔三十的人了,你还跟她唠叨这些,等于白搭功夫儿。”高霞嘲讽着蓝成哲。

“不管小秋多大,在我们面前都是小孩子。”蓝成哲喝了一口酒。

聪明的蓝秋估计下一个话题就是自己的个人问题了,她匆忙吃了饭,说:“我还有工作没完成。”躲进了自己的房间,剩下蓝成哲和高霞两人对视无言。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