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36章 没有挫折就不是人生

第36章 没有挫折就不是人生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结束扶贫,回到单位上班的第一天,老穆正在收拾办公桌上的物品。

蓝秋开玩笑地说:“穆老师,今天大清扫啊?”

“不是清扫,是彻底滚蛋回家了。”老穆神情沮丧地说。

“退休了?”蓝秋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我能帮您做点什么吗?”蓝秋想弥补下自己说错话的过失。

“不用了,我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老穆将桌子上的一些物品统统装进了一个大塑料袋子里。

“以后常回来看看。”蓝秋说。

“回来了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我要回家了,作为一个前辈,我一定要嘱咐你,你那种干工作的方法有问题,不能一味地迁就,要学会拒绝,该你干的工作一定要干好,不该你干的工作一定要推掉。”

“可是有时候遇上事了,是推脱不掉的,其实,多干点工作也累不着人。”蓝秋温和地说。

“反正谁自己挨累谁知道,别人是不能替代的。比如像你现在这样累着,说到底,都是给别人当嫁衣,趁着年轻,干一些自己喜欢的工作,看到我现在的结局了吧,我不希望将来你也像我一样,一辈子得不到施展,最后打包滚蛋,回家养老。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也有理想、有抱负,可是我没赶上好时候,那个时候,除了运动就是运动,人整人,在浑浑噩噩中,我一辈子的大好时光就这样溜走了,只能听凭命运的摆布,等到老之将至,回家颐养天年。但是,每当回忆青春时光,我就心有不甘。你有才华,千万不能像我这样。”

老穆从来没跟蓝秋一口气讲这么多话,要退休了,他发表了自己的感慨。不仅是对蓝秋,也是对自己心灵的放松。

“谢谢您!我在努力。但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努力不一定都换来成功的结局,只是,我不会后悔,即使不成功,只要努力过,就没有遗憾了。您回家后,要多锻炼身体,多想些开心快乐的事,没事的时候就回单位看看我们。”蓝秋这样说着,心里还是觉得穆老师退休了,以后能跟自己这样交流的人就更少了。

帮老穆将一些私人物品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的时候,蓝秋想起了自己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也是这样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的物品回家的,只是,那时的自己,是刚刚走向社会,还是懵懂无知的学生,而老穆,是带着一辈子的坎坷和经历,给自己的工作画上了句号,从社会这所大学校回到了自己的小家中。

送走了老穆,蓝秋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段晓妮正在办公室等她。

“晓妮主任,找我?”蓝秋问。自从段晓妮当了蓝秋顶头上司后,蓝秋没再像以前一样,称呼段晓妮为晓妮,而是在晓妮的后面加上了主任两个字,这样能体现出段晓妮的身份,也免去了很多麻烦。

“蓝秋,你坐。”段晓妮的客气,让蓝秋很不适应。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蓝秋喜欢简洁。

“我听说你跟汪勤书记很熟悉,是吗?”段晓妮问。

“哦,是同学。”蓝秋知道段晓妮打听小道消息的能力很强,何况自己班上几十人,跟汪勤一起上课那么久,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可惜了,汪勤书记要是不调走,估计你能借光呢!”段晓妮很势利地说。

“这个,我不太清楚。”蓝秋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有什么不清楚的?你还不知道吧,汪勤书记都调走了,还亲自过问你的工作呢!”段晓妮笑。

蓝秋已经很久没看到段晓妮跟自己这么近距离地笑了,如果不是汪勤有曾经的书记身份,也许段晓妮是不会对蓝秋这样客气的,蓝秋虽然实在但是不傻。

“真该谢谢汪书记。”蓝秋诚挚地说。

“唉,要是汪书记独身就好了,我可以给你们牵线搭桥的。可惜了,人家结婚了,有了老婆孩子,我想帮忙也帮不上了。”段晓妮有些无奈地说道。

“就是不独身,估计你也帮不上忙。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这一点,可能晓妮主任还不理解。”蓝秋觉得段晓妮太小看了自己,她有些不屑。

“你有什么追求啊?找个好男人嫁出去,才是你应该追求的。”段晓妮说。

“晓妮主任还有别的事吗?如果没有,我该去忙了。”蓝秋不喜欢听段晓妮那些婆婆妈妈的话。

“我还没谈正事呢!”段晓妮说。

“你说。”蓝秋等着段晓妮的下文,心里虽然担心,不知道段晓妮又会给自己布置什么难题,但是经历了这么多,蓝秋已经变得很坦然,不管遇到什么难题,只要自己勇于面对,勇敢接受,什么难题都会变得简单容易。

蓝秋曾经往最坏处想过,如果让自己回学校,转公务员的机会几乎没有。可至少,会解决校级干部问题,如果不解决,对学校借调来的所有人员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连教育局的秘书都没给安排一个合适的角色,那些借调人员工作起来自然没有干劲儿,一个组织里的激励机制,必须是让更多人看到干工作之后的政治待遇有所提高,只有这样,才能起到激励的效果。即使段晓妮不懂,她堂兄段大军也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不管是回去还是留下,蓝秋都作好了思想准备。段晓妮跟她谈什么,她都已经无所谓了。

“蓝秋,你的秘书职位已经有人了,本来你应该回学校的,可是我跟局长争取了,还是让你留下,一来你能帮我做一些工作,二来对你本人也有好处。前一段你参加了扶贫工作,局领导对你的表现很满意,我们引以自豪,这也充分地说明了蓝秋你很不简单,局长一直说要表扬呢!”段晓妮说了很多话,只是为后面要谈到的话题进行一番铺垫。

“有话你就直说吧!”蓝秋知道段晓妮的弯弯肠子里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我内心里是希望你能好好歇一歇的,可是我知道,你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每天在教育局挂着,什么工作都不干,那不是你的个性。赶得也很巧,昨天区里开了动员大会,让我们单位参与拆迁,还给了我们很多任务,我想来想去,你做过信访工作,还是你去最合适,所以,我就推荐你参加拆迁了。”段晓妮终于说出了谈话的实质性内容。

“我以为你会让我回学校呢!去拆迁好像比回学校还辛苦吧!我要是不去呢?”蓝秋故意问。

“拆迁是响应上面的号召,区里说了,不去拆迁的人,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一律要给处分。”段晓妮变了语气,颇为严厉地说。

“区里领导不会这么说的,这话应该是晓妮你自己说的吧?”蓝秋冷笑着说。

“就算是我说的能怎么样?你的名字我们已经报到区里去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没有选择,知道吗?”段晓妮有些恶狠狠地说。

“我本来想不去了,但是我必须要去,这个锻炼的好机会我是不会错过的,知道吗?晓妮,当我在农村泥泞的路上走着的时候,我很感谢你能给我一个参加扶贫的机会,接触到那些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们,这不是对我的折磨,而是一种恩赐,这种经历,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是那么的宝贵。”蓝秋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段晓妮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以为蓝秋会跟她大吵一架,结果让她很失望,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干吗前边要设置那么多的铺垫啊?真是没事干了,段晓妮很后悔。

从接受段晓妮布置任务的那天起,蓝秋就一直在准备着去拆迁现场,如果说,以前她还没有思想准备,也没想到自己刚从扶贫一线回来,就立即被选中去拆迁,现在,自从段晓妮跟她谈话后,她已经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不想回到学校,只能继续坚持下去,毕竟,考公务员的机会在机关里比在学校里多一些。在学校的难度是,自己要任课,一旦去参加考试,不仅要征得学校的同意,还会耽误给学生上课;在机关里的有利条件,一方面获取信息的渠道多一些,另一方面参加公务员考试不用跟学校打招呼,如果考上了,直接就去上班,到学校迁出自己的人事档案就行了,这比在学校要简单一些。

权衡了利弊,蓝秋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从心里接受了段晓妮的安排。自己还年轻,多锻炼一下其实也没什么,走的地方多了,干的工作多了,接触的人员也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上了一个知己,对自己或许会有帮助也说不定呢。蓝秋想起了蓝紫铭,如果不借去开人代会,就不会认识他了。

有的时候,事物要朝着多个方面想,也许在别人看来是被动接受的一些事物,可能会变成主动去实践的好事,这要看当事人怎么去看待,怎么去处理。锻炼的同时,意味着艰苦和友情,患难中才能见真情。那些在艰苦环境下结成的友情,一般是很深厚的,蓝秋就是这样想的。

在等待参加拆迁正式通知的时候,蓝秋按照段晓妮的要求,每天要到办公室来上班。其实来了也没有什么具体工作,回家去又有些不忍心,毕竟,自己跟其他闲杂人等不同,还是要向上的。她告诫自己,什么都不干,或者懈怠下去,这不是蓝秋的性格和为人。她始终以为,没有挫折,就不是人生。遇到的挫折越多,抗击打的能力越强。

在这样焦虑的心绪中,蓝秋终于等来了去参加拆迁培训的通知。

在培训班开班仪式上,汪勤作了动员讲话,这是汪勤在春山区的最后一次讲话。蓝秋在下面听着,不时抬眼看一下台上的汪勤,脑子里想着会议结束后应该去跟汪勤道别,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算是同窗共读的同学。这样想着的时候,蓝秋越来越佩服汪勤了。大学里有很多专业,可唯独没有拆迁这门课,可人家汪勤却将这门课解释得那样透彻。不管是秘书写的稿子还是汪勤自己的发挥,蓝秋都认定汪勤是有水平的,别的不看,仅表达能力这一项,汪勤就胜人一筹。自己虽然当过教师,可跟汪勤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蓝秋不得不这样想。

在胡思乱想中,汪勤结束了讲话。因为尊敬和亲近,蓝秋在溜号的过程中,也记住了汪勤的讲话,她在设想着自己将要遇见的种种困难,但是,蓝秋有一点可以认定,拆迁工作再难,也比去支教条件好。经历过那段支教生活后,对蓝秋来说,天大的难题都不算困难了。

出乎蓝秋预料,汪勤开过会就去新岗位报到了。望着汪勤的车子渐渐远去,蓝秋在心底里涌上一股说不清的滋味。段晓妮说得对,在汪勤眼里或许自己什么都不是,而汪勤能在调走前过问下自己的工作也算尽到了同学的情谊。迎接汪勤的是什么,自己无从知道,迎接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呢?

在矛盾中,蓝秋投入了拆迁工作。

蓝秋的这一组承包了30户,都是农民。

跟农民打过交道的蓝秋,起初并没把这些农民放在眼里。她想:政府有政策,拆迁有补偿,自己做做思想工作,看到了钱,他们是会同意的。可是,蓝秋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在大是大非尤其自家的拆迁补偿面前,他们没有丝毫的商量和回旋的余地。

蓝秋决定去茂林村的农民家里做工作。

换上一套朴素整洁的衣服,蓝秋穿上了一双平底鞋,农村的土路是不待见高跟鞋的,蓝秋吃过亏,她不能犯类似的错误。

溪流村的风景应该说是很美的,一条小河流经整个村子,小河的两岸是绿油油的稻田,蓝秋喜欢欣赏风景,可到了真正的风景面前,她又因为想着心事,而无暇顾及这些风景。

一群光着屁股的孩子,从村头的小桥上往河里跳,蓝秋正走着,突然听到了“扑通”声,循声望去,一个孩子跳进了河里,“太危险了!”蓝秋喊。

孩子们兴致正高,根本就没有人理会蓝秋,蓝秋愣怔着站了一会儿,抬腿就往村头走。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