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37章 阵痛袭来

第37章 阵痛袭来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第一次去茂林村的时候,村路两侧种着的玉米已经抽穗,看着微微弯腰的玉米,蓝秋想起小时候跟母亲去农村时,在二姥爷家里吃的烧玉米,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看到玉米,蓝秋就想起玉米的糊香味。她甚至联想,这里的农民一定跟自己一样喜欢玉米的香味,而这种美味,离他们已经越来越远了。

蓝秋承包的30户村民中,有一位名叫张龙发的老人,蓝秋根据《被拆迁村民表》,决定按照年龄大小和居住的远近开始走访。张大爷的家位于村东头,在村头一群孩子的指引下,蓝秋很容易就找到了张大爷的家。

隔着低矮的院墙,蓝秋看见院子里一位老人正在菜园里摘芸豆。蓝秋着这位忙碌的老人,还是喊了一声:“张大爷!”

老人抬头看蓝秋,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你是?”

“张大爷,我是区里来的,我叫蓝秋。”蓝秋自我介绍道。

“区里来的?找我有事吗?”张大爷又问。

蓝秋快步走进院子,笑着说:“当然有事啊!”她接过张大爷手里拎着的筐子,说,“我帮您摘芸豆吧!小时候去农村,我最喜欢摘芸豆了。”

蓝秋的热情感染了张大爷:“你在农村待过?”

“是呀,小时候经常跟着我妈去农村,很多农活我都会做呢!”蓝秋对童年充满了美好的回忆。

“你这个年龄的孩子一般都没吃过苦,能干农活可不简单。”“如果不是天天做农活,对于孩子来说,就像做游戏,倒是天天劳动的人,才觉得这是一种繁重的劳动。”

蓝秋跟张龙发老人很投缘,只一会儿的工夫就变得不再陌生。两个人边摘芸豆边说话,芸豆秧子很细,爬在用竹棍子斜插在一起的支架上,毛茸茸的叶子下面,是一串串鼓鼓的芸豆。蓝秋一会儿就摘了一小筐,她问:“张大爷,这些芸豆够吃一顿了。还摘吗?”

“不摘了,留着下次摘。来,喝口井水歇歇。”张大爷说。

“好啊!”蓝秋接过张大爷递过来的一水舀子凉水喝了一口,地下水甘甜清冽,凉到心里,非常解渴。

“井水太好喝了!”蓝秋感叹着。

“好喝就多喝点,我们这里的水比你们城里的要好。”张大爷很自豪地说。

张大爷忽又想起了什么,问蓝秋:“你来找我什么事?”

“大爷,是这样。咱们茂林村从铁南区划归到我们春山区,实际上是为了我们建设园区的需要,区政府将茂林村的土地征收上来,然后招商引资,落地一些项目,开发建设后能给政府带来更多的税收。”蓝秋尽量用张大爷能接受的语言表述。

“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没等蓝秋说完,张龙发立即问道。

“政府会给你们盖起新楼房,所有的农民兄弟都搬到楼里住,生活条件也能得到改善了。”蓝秋觉得,让农民从平房里搬出,住上楼房,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可是,张大爷的一席话,也让蓝秋陷入了沉思。

“搬进楼房,是改善了条件,可我们的土地没了,农民们祖祖辈辈就是靠着土地生存的,没了地,还叫农民吗?农民没文化,又没技术,你让他们去干什么?我这一把老骨头了,活不了几年,可那些年轻人怎么办?”张大爷像是问自己又是在问蓝秋。

“大爷,您别激动,我这次也是摸底调查,问问情况,政府会给补偿的,不会让农民兄弟直接搬走的,这一点您要放心。”蓝秋安慰道。

“土地没了,就是有补偿,我也不愿意。”张龙发老人告诉蓝秋。

“大爷,这件事咱们慢慢再谈。您看还有什么家务活需要我帮忙做?”蓝秋扯开了话题。

“你是个热心肠的姑娘,我脾气不大好,你也别在意,我不是针对你。”张龙发解释。

“没关系,我就是做这个工作的。拆迁是大事,将心比心,谁都不能小看这件事。”蓝秋很同情张龙发老人。

从张龙发老人家里出来的时候,蓝秋的心情变得沉重了,就连张龙发这样通情达理的人都有了抵触情绪,其他人会怎样呢?

蓝秋去第二家的时候,在路上遇见了小周。小周说自己正在找蓝秋,蓝秋跟小周说她有个想法,她们两人自动组合成一个小组,两个人一起去农民家里走访,效率会高一些,也会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这样决定后,蓝秋看了一下小周手里的名单,小周只有五户,蓝秋觉得自己的户数多,让小周跟自己一组,小周的负担重,可小周不在乎,她说:“扶贫和拆迁咱们两个人都能在一起,这得多大的缘分啊!”

蓝秋认可小周的这句话,跟小周在一起工作,她感到很愉快。

这一天,她们收获很大。走访了村里六户人家,在了解情况的同时,也受到了教育。对蓝秋来说,她看到了农民生活的辛苦还有劳作的艰难,跟他们比起来,自己写点文章吃点苦确实不算什么。

蓝秋为自己与段晓妮辩解而浪费的时间感到后悔,更为自己曾经内心的煎熬感觉不值。她认为,拆迁工作虽然艰难,但是接触老百姓,在最基层才能听到老百姓的心声,跟农民打交道也是自己的福气。

在村子里奔波了一天,蓝秋骑着自行车回家的时候,外面已经星光满天。从村路进到城里的主干道上,看着路两侧闪烁的灯光,蓝秋感觉恍若隔世。从农村的寂寞中回到城市的喧嚣里,蓝秋有些彷徨,自己目前从事的这项工作没有一个平衡的办法。农民喜欢安静,却让他们归入城市的喧闹中;而自己喜欢安静,却在每日的红尘里度日。也许,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有一个标准的尺度去衡量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对还是错。

高霞将饭菜放在了锅里,其实,锅随着煤气阀的关闭,早已不再有热的温度,高霞将饭菜拿出来,热了一次,蓝秋没回来,又热了一次,才听见门响。

“怎么又是这么晚?”高霞嗔怪。

“工作忙呗!我爸呢?”蓝秋问。

“先吃饭。你爸看电视呢!”高霞不高兴地说。

“有什么好吃的?”蓝秋朝着客厅的方向吐了吐舌头。

“这么大了,也没个正形,该成家不成家,看你游荡到哪天?”高霞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蓝秋正吃饭的时候,听到蓝成哲喊她:“小秋,你来看看,是不是你以前的那个领导?”

蓝秋端着碗就往客厅里跑,高霞在后面喊:“你稳当点儿吧!”

电视上,正播出干部公示的新闻。

播音员抑扬顿挫的声音:……,拟任市档案局副局长……

“蓝紫铭回来了?”蓝秋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蓝紫铭微笑的脸庞。

这一顿饭蓝秋是自己一个人吃的,虽然没吃出什么滋味,但是心里却着实地高兴,蓝紫铭终于回来了,在西藏一定吃了很多苦。

这个晚上,蓝秋躺在床上,望着静谧的夜空,失眠了许久。

蓝紫铭公示后的第二个星期,段晓妮让蓝秋参加去市教育局的联合接访。蓝秋去得比较早,在等着相关部门来人的间隙,蓝秋去了教育局斜对门的档案局,见到了蓝紫铭。

“蓝秋,本家妹妹,你怎么来了?”蓝紫铭见到蓝秋,很意外。

“我怎么不能来?在电视上看到大哥的任职公示,今天路过,不进来不好。”蓝秋很诚恳地说。

“我也是刚来,想等稳定稳定再去看看你呢!”蓝紫铭很高兴见到蓝秋。

“应该我先看望大哥的,好久不见,还好吧?”蓝秋觉得自己后面的问话有些多余。她发现,蓝紫铭明显地瘦了,脸上多了几道皱纹,外表显得也很疲惫,似乎心里藏着什么事,但是蓝紫铭没说,蓝秋也不好问。

蓝秋在蓝紫铭办公室坐了大约5分钟,就起身告辞,她知道蓝紫铭刚到档案局,在这里工作也不容易,她不能给他添乱。

“我知道城东有一家新开的茶楼,晚上请本家大哥喝茶,不知是否能赏光呢?”蓝秋问。

“求之不得,我发现自己跟外星人一样了,需要回归,你要给我好好上一课……”蓝紫铭在笑声中答应了蓝秋的请求。

这一天的接访工作虽然很辛苦,可是一想到晚上就能见到蓝紫铭,苦累就像浮云一样,掠过了蓝秋的心头,一点儿痕迹都不留。

夜晚很快降临在这座城市,蓝紫铭如约到来。

服务员问蓝紫铭:“喜欢喝什么茶?”

蓝紫铭征求蓝秋意见,蓝秋说:“红茶。”

蓝紫铭说:“我最喜欢喝红茶。”

蓝秋又加了一句:“滇红好喝养胃。”

服务员摆好了茶具,开始表演着茶道,洗杯、温杯后,将品茶的八道程序一道不落地讲解完成,又讲起了关于茶的一些故事。蓝秋和蓝紫铭两个人对坐着品茶,一次次地被茶香茶韵所熏染,又一次次地被茶文化熏陶着。

蓝秋在蓝紫铭这位本家大哥面前还是那样放松,那一刻,她的心里有点长草,她观察着蓝紫铭,原来一副书生气的脸上,已经染上了青藏高原的红晕,受到紫外线强烈照射的皮肤略显粗糙,零星的小疙瘩散落在脸上,能看出皮肤过敏的痕迹。

看着蓝紫铭一副处乱不惊的样子,蓝秋从头脑中摒除了那些出现过无数次的杂念。

“丫头,我脸上有字?”蓝紫铭发现蓝秋在看自己,问道。

“这句话我以前跟学生常说。”蓝秋笑了笑。

“我没当过老师,可我觉得当老师一定很有意思。”蓝紫铭说。

“其实回忆起来也很有意思。”蓝秋此刻,对当老师的那段经历充满了留恋。

“想过回学校去吗?”蓝紫铭问。

“想过。可是种种原因一直没回去,不过,走到今天,我想我回学校上课可能已经不能胜任了。”蓝秋答。

“我相信你会是一名好老师。”蓝紫铭鼓励蓝秋。

“谢谢大哥!”蓝秋很是感动。

“我当年其实也经历过很多艰苦,才一步一步走向领导岗位的,包括这次去援藏。每个人的成长都不会一帆风顺,不吃苦不经受磨炼,总是在顺境中,就不会珍惜自己的工作岗位,更不会为老百姓着想,你说是这样吗?”蓝紫铭问蓝秋。

“是啊!比如这次参加拆迁,如果没有上次参加扶贫,我就不会深刻地了解农民的疾苦,在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时,就会缺少耐心。虽然教育局50户的拆迁任务我自己承担了30户,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在忍受煎熬。这种煎熬,不仅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更来自对那些被拆迁的农民,我可怜他们。我既同情他们,又要给他们做工作,将他们从赖以生存的土地上赶走,我的内心忍受着煎熬……”蓝秋喝了一口茶,停顿下来。

“你能这样想,说明你心里装着老百姓,也只有这样想,你才能做好工作。但是,既然是做拆迁工作,就要放眼长远,一个国家要发展,需要进行改革;一个地区要发展,需要整体规划统筹协调。改革和发展的同时,势必要有人吃亏,但是会有更多的人得到实惠。你在跟村民们接触的时候,要跟他们苦口婆心地讲,他们才能理解。还有,时代发展了,国家也发展了,农民们还是一年种一茬庄稼,个别人一年干半年活,另半年猫在家里打麻将的陋习也该改改了。”蓝紫铭最后的一句话有些一针见血。

“但是农民们祖祖辈辈都是在那块土地上生存的,让他们搬走,确实有很多困难,这方面的工作确实不好做。”蓝秋还是对失地农民充满了同情。

“做工作要讲究方法,你首先要将上面的政策弄清楚,给农民们都有哪些补偿,将这些条件都讲给他们,如果这些条件他们觉得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可以适当跟上级提一些建议,协商好,我相信只要你的工作做到位,村民是会理解的。这样一来,你的工作就好做了。”蓝紫铭喝口茶,继续说道,“蓝秋,你还年轻,眼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今后还有机会,只要耐心等待,机会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的。”

“虽然我心里很反感拆迁工作,但我对拆迁这件事还是有正确认识的。一个地区要发展,就要引进一些项目,而项目的引进和落地,是需要土地做支撑的,势必需要一些人作出牺牲。我会按照大哥说的去做,把拆迁任务完成好。”蓝秋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张龙发等村民的身影。

夜色已深,蓝紫铭又鼓励了蓝秋几句,起身跟蓝秋告辞。在告别的一瞬间,蓝秋发现了蓝紫铭眼睛里的忧伤,虽然一闪即逝,蓝秋还是发现了这个秘密。她没问,他也没说。在想着各自的心事中,他们在夜光下道别,各自奔向回家的方向。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