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40章 张红吸毒(1)

第40章 张红吸毒(1)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公务员考试的成绩终于出来了,蓝秋在全区笔试第一。

骆平比蓝秋还高兴,在电话里笑着嚷着让蓝秋请客。蓝秋说:“先不要太高兴,还要进行面试呢!等结果出来再请你。”

骆平就嚷:“蓝秋,我这些年一直鼓励你,你咋没良心呢?连顿饭都舍不得请我。”在电话的另一端,骆平埋怨着蓝秋。

“好,我请你,惹不起你。”蓝秋也笑。

蓝秋看到面试名单的时候,一阵窃喜。局里需要的是一个文秘的岗位,而这次考试的面试是一比三的比例,笔试前三名依次是蓝秋和另外两位社会上的参考人员。很显然,蓝秋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如果在三人之间展开面试的竞争,另外两位没从事过教育工作甚至是文秘工作的人跟蓝秋无法相比。

面试的结果出来后,蓝秋仍然领先。在这种情况下,无论谁都会以为蓝秋这次是铁板钉钉,一定能转成公务员。可是,谁都没想到,教育局竟然撤销了这个聘用岗位,而蓝秋又没报其他单位,等于白白地考了一次,当了陪衬。

当蓝秋在人事局的公示板上看到用人单位里根本就没有教育局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蓝秋愤怒地想去告段大军,可她能告他什么呢?如果局长收回了那个职位,是很正常的事,他只需说一句话:工作岗位需要重新理顺,或者暂时不需要招聘公务员,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道理。

换个思路想,是蓝秋跟上级领导的关系近,还是局长近呢?蓝秋不弱智,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最后的结局。

虽然心里不服气,可还不能流露出来,每天还要继续去园区工作。蓝秋在园区很少见到蓝紫铭,人多嘴杂,又不能经常去蓝紫铭的办公室,无奈,蓝秋将电话打到了蓝紫铭的办公室,约他晚上一起去那家他们曾经去过的茶楼喝茶。

原本是想跟蓝紫铭一吐心中的苦水,可是,当蓝紫铭坐在蓝秋对面的时候,蓝秋一肚子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了。她曾经想过让蓝紫铭帮助想一想办法,可是,一见到蓝紫铭,她的内心又很犹豫。事已至此,不能再打扰蓝紫铭了,即使跟蓝紫铭说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他能挽回这个已成事实的局面吗?坐在那里,蓝秋安慰着自己,没有人从不失败,她自己的人生,就是一路坎坷。只有这样走,才有意思,就像自己跟自己搏斗一样,不拼命就没有未来。

蓝紫铭看着发愣的蓝秋,问:“丫头,你不是找我喝茶的吗,怎么一直在发愣呢?有什么心事?”

“啊,没啊,我是请您喝茶的,您看这个茶艺小姐讲得多好啊!每一次来茶楼,我都能受到一次茶文化的熏陶,有了这种文化的积淀,当个优雅的女人,多好的事呀!”蓝秋收回精神,努力集中精力地说。

“有什么心事就告诉大哥,虽然可能帮不上忙,但至少,还可以帮你出出主意。”蓝紫铭认真地说。

“嗯,我会的,谢谢本家大哥!”蓝秋掩藏了心事,故意开朗地说。

“那样就好。时间不早了,丫头,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工作呢!”蓝紫铭看看表,催促蓝秋回去。

蓝秋也感觉到了蓝紫铭最近这一段的忙碌,两个人都认为对方太辛苦,谁都不想让对方累着,他们互相体谅,所以才有心灵的相通。

回去的路上,蓝秋想了很多。不就是错过了一次机会吗?继续盼着新的机会,总之有盼头比没有希望要强,如果连奋斗的目标都没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第二天,蓝秋早早结束了工作,她第一次在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提前离开了工作岗位,乘上了公交车,直奔了商业街,来到了本市最大的商场。

在琳琅满目的商品面前,蓝秋只喜欢漂亮的服饰。

很久没逛商场了,蓝秋似乎对逛街已经有了一种陌生感。

以前这么多年,自己只知道写稿子,日复一日,失去了很多作为女人应该得到的乐趣。比如逛街、美容,比如与三五知己聊天等等,她蓝秋真的很少享受过,哪怕是有个孩子让自己去骄傲地跟段晓妮比较一下也好啊!

思绪一乱,蓝秋就觉得自己的内心不够纯洁,甚至有些邪恶。自己不是一直崇尚身心的纯洁与和谐统一吗?为什么想一想,问题就复杂了呢?挫折一来,就胡思乱想,自己都不能让内心安静,怎么能抵挡外界的****?

在漫无目的的思虑中,蓝秋走进了新世界,这是本城最高级的商场。

有件大牌连衣裙售价过千元,蓝秋一直想下手买这件裙子,始终没舍得。今天,她毫不犹豫地出手,破天荒地给自己买了好几件名牌衣服。她想通了,自己活到30岁,除了父母亲情外,似乎什么都没有,她觉得自己亏欠自己的太多,应该用一种方式弥补一下,而自己能做什么呢?唯有买几件衣服让****膨胀一下。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蓝秋穿着新衣服去了教育局,几所所有的同事都对蓝秋投来了艳羡的目光:“蓝秋,你真舍得,这件衣服好几大千吧?”有人问蓝秋。

蓝秋笑笑,什么也没说。

段晓妮见到蓝秋的时候,问:“在哪儿买的?是今年的新款吗?”

蓝秋发现,在吃穿、权力和****面前,任何一个女子都抵挡不住这种****,尤其像段晓妮这种喜欢投机取巧的人。她不抹杀段晓妮的高智商,但在穿着打扮方面,蓝秋却略胜一筹。她高挑的身材,配上这条裙子,素面朝天的样子,让她自己都感到满意。

也许,女人的天性使然,这一刻,蓝秋从巨大的失落中找回了自信,她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一点点满足。

在报纸上看到MBA考试通知的时候,蓝秋的心里又开始不安分起来,读书一直是她的心愿,虽然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却一直也没丢掉学生本色,读书就是自己的一个爱好,好在MBA课程可以不耽误工作,如果利用业余时间,那是最好不过了。

报哪所学校就去哪里考试,蓝秋报考了邻省的财经大学,就要去邻省参加考试。她出发的那天,恰好蓝紫铭接到了汪勤的电话,汪勤在问候蓝紫铭的同时,提到了蓝秋,他让蓝紫铭多关照蓝秋。听到汪勤关切的声音,蓝紫铭的心里有那么一会儿涌出了一丝甜蜜还有隐隐的妒忌,虽然他知道蓝秋不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人,但还是按捺不住往别处想了一下。

经过汪勤的提醒,蓝紫铭才意识到自己好几天没看见蓝秋了,他给蓝秋发信息,询问蓝秋的情况。蓝秋的回复是:在邻省财大考试,半夜回来。

蓝紫铭看到这条信息开始着急,半夜回来,到家会很晚。她一个女子会不会有危险?这样想着,蓝紫铭开始担心蓝秋。最后,他给自己的高中同学打电话:“帮我去财大接个人,晚上吃过饭再送回来。”

蓝紫铭的同学马上就给车加油,备足了油后,开始往邻省财大赶。

得到高中同学已经出发的消息,蓝紫铭才给蓝秋发信息: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会有人跟你联系,跟他们一起乘车回来。

蓝秋正准备下午的考试,本来正愁考试结束是否能买到车票,现在好了,蓝紫铭已经派人来接自己,蓝秋心里很感动,答题的时候格外地卖力。

出了考场,蓝秋看见了一辆吉普车停在远处,想必这辆车就是接自己的吧?蓝秋走上前去的时候,车里出来了一位中年男子,问蓝秋:“你就是蓝秋吧?”

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中年男子伸手示意蓝秋上车,说:“紫铭让我来接你的。”

蓝秋感动地跟蓝紫铭的同学握了握手,上了车。两人坐稳后,司机将车子开出了校园。

从财大到市内有一段路程,车子一进市区,看到了一家餐厅,蓝紫铭的同学就让司机停车,他告诉蓝秋他们在这里用餐后再回去。

蓝秋看天色已晚,着急赶路,但是蓝紫铭的同学告诉蓝秋:“如果不在这里吃过饭回去,怕是我交不了差,紫铭说了,不能让你空着肚子回去。”

“大哥的心太细,我还不饿,倒是你们,不吃饭我都过意不去了。”蓝秋很体贴地说。

“那就一起吃顿饭吧!”蓝紫铭的同学劝道。

吃过了饭,蓝秋执意要结账,可是却被紫铭的同学抢了先。不仅结了账,还对蓝秋说:“如果这顿饭让你结了,回去紫铭会骂我的,他可是很仗义的一个人。”

“真是不好意思,谢谢你们!”蓝秋客气着。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3点了。

蓝秋不想惊醒蓝成哲和高霞,悄悄地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晨,蓝秋去了园区,见到了蓝紫铭,当面表示感谢。蓝紫铭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容易,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别一个人受罪。”

“谢谢大哥!太感谢您了!说实在话,我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半夜三更的怎么回来,而且第二天有工作,如果实在回不来,只能住宾馆,但是就会耽误一天了。”蓝秋解释。

“其实耽误一天也没什么,只是约好的签约单位是你原来负责的,你不在场,不太好。”蓝紫铭也特别强调接蓝秋回来的原因。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感谢您。”蓝秋见蓝紫铭办公室里有客人来,立即告辞回去忙自己的手头工作。

蓝秋刚走出蓝紫铭办公室,电话铃在她背后就响了起来。蓝紫铭接到的电话是区委打来的,大致意思是园区里的农民为了感谢蓝秋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写了一封表扬信送到了区委。蓝紫铭在电话里建议,这封信应该转给教育局,毕竟,蓝秋是教育局的人。

就在蓝秋被表扬后的第二天,区委决定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一次竞聘活动,除了工作能力等必备的因素外,区委书记特别强调这次选拔干部要在参与拆迁工作的一线人员中产生,这一次,蓝秋终于盼来了竞聘的机会。

但是,具备资格并不意味着就能选上,不过,这个机会对蓝秋来说真是太难得了。如果这次能选上,就意味着她可以转为正式的公务员。已经借调了八年,她将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消耗掉了,她是多么珍惜这次机会。

当李一桐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就开始了准备工作。除了准备一篇演讲稿之外,蓝秋还为自己参与竞聘进行了更多的铺垫。虽然她对自己写的的演讲稿还算满意,但不能仅局限于演讲,蓝秋还在以前准备了充足的资料的基础上,撰写了《如何当好领导干部》《招商实务》等小册子。这些小册子实用又有新意,蓝秋做这些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无限憧憬。

就在蓝秋全力以赴准备参加竞聘的时候,段晓妮将蓝秋找了回来。

一见面,段晓妮就问:“你怎么每天去园区上班了?”

“你们不是把我借出去了吗?我每天得跟农民打交道。”蓝秋答。

“让你去参与拆迁,不是去园区上班的,单位是你家,你在外面乱跑哪行?从明天起回局里上班,需要拆迁的时候再下去,有新工作需要做。”段晓妮布置道。

“什么工作?”蓝秋问。

“市里让编写年鉴,写20年的,咱们局以前没有,你把以前落下的都补上,这个活挺急,早点写完早交差。”段晓妮说。

“以前好像都没记载,这个工作量挺大。”蓝秋说。

“就是因为工作量大才找你回来,赶紧弄吧,别耽误了事。”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