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39章 跟自己搏斗

第39章 跟自己搏斗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蓝秋完成拆迁任务刚回到教育局,又接到通知:区里为了增加税收,引进了许多项目,这些项目要落地,必须有土地作支撑。茂林村的土地要立即清理出来,蓝秋面临着接受新的任务。

这一次,不是段晓妮找蓝秋谈话的,而是段大军亲自出马。段大军毕竟在官场走动了这么多年,在布置任务的时候还是很客气的。

“蓝秋啊,我知道你到教育局以后吃了很多苦,可是教育局机关里人员少,很多工作都要兼职做,我听小妮说,前一段的扶贫和拆迁工作你都参与了,这一次的土地清理和下一步的招商工作我也希望你能参与,不是谁都有机会进行全程锻炼和提高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坚持下来,组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请你相信组织。”段大军说完,亲自给蓝秋倒了一杯水。

蓝秋已经懂得不去计较这些了,她什么也没说,心里很清楚,段大军和段晓妮兄妹是不会让她好过的。可是,自己也绝不能有抵触情绪,情绪是对个人的,却不能拿工作当儿戏,工作还要继续做,而且一定要做出个样子给他们看。这样想着,蓝秋的心里就释然了。她愉快的表情让段大军也感觉很意外。

蓝秋喜欢招商这项工作,虽然前期要进行土地清理,但她没把这项工作看得有多难,让村民们搬迁那么困难的工作她都能出色地完成,更何况这些农民已经搬走,在空地上落实项目的工作还算好做一些。

可是,蓝秋错了。

拆迁补偿到位的村民都清理出了土地,空出的土地政府招商后就可以让项目落地,但在落实项目的过程中,也有人打着企业家的幌子将土地骗走,跟囤积居奇的商人一样,开始攒起了土地,蓝秋就遇上了这样一件事。

茂林村的土地都清理好以后,有一家企业买了上百亩地。开工典礼那一天,邀请了方圆几百里的知名人士,请了记者,还颁发了纪念品,蓝秋那天也被邀请到场,只是她去是为了做好服务工作,虽然原来这片土地是张龙发老人家的宅基地和菜园子,但现在归园区招商了,变成了区里的头等大事。

开工典礼在很热烈的气氛中结束了,蓝秋拿着礼物去了不远处的张大爷家。

见到蓝秋,张大爷还是那样热情:“蓝秋丫头,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参加那个厂子的开工典礼了?”

“是啊,大爷,那块地是您老原来的宅基地,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我得跟进一下才行。”蓝秋说着,将礼物交给了张大爷。

“是个什么啊?”张大爷问。

“是一套茶杯,您留着吧!”蓝秋打开了装礼物的袋子。

“你留着吧!”张大爷拒绝着。

“您老经常喝茶,留着有用。您哪见一个大姑娘家,整天端着个茶杯哧溜哧溜地喝茶的?”蓝秋笑着反问。

“那行,我就不客气了。”张大爷收起了茶杯。

“这就对了,大爷。”蓝秋笑。

“不过收着可是收着,你可要帮我看好了,我这块地上要是有人不安好心眼儿,我可跟他没完。”张大爷很看重自己家的这块地。

“我帮着您监督,这是您祖上留下的地,我一定帮您看好。”蓝秋承诺道。

离开张大爷家的时候,蓝秋觉得自己肩上又增添了一份责任。

接到骆平电话的时候,蓝秋正从张大爷家出来,骑车拐上了公路,蓝秋停下自行车:“找我有急事?”

“没事不能找你呀?”骆平反问。

“是不是你家李明亮的老婆又出国了?”蓝秋跟骆平开玩笑。

“去,没正形。他老婆出国了我也得重新考虑一下了,不过,我觉得那个李一桐不错。”骆平嬉笑着说。

“我可警告你,千万不要打李一桐的主意。一方面,人家是我们的小老弟,另一方面,人家有老婆孩子,日子过得还挺美满,没事儿你可千万别瞎搅和。”蓝秋一本正经地训斥骆平。

“得,我这个科长还得听你训,你是不是几天不训我你难受啊?我跟你说正事儿呢!不识好人心。”骆平在电话的另一端埋怨着。

“快说,我在大马路上呢!”蓝秋看着眼前过往的车辆说。

“你要有好事了,今天报纸登了招聘公务员的消息,你赶紧去报名,回头好好准备一下吧!”骆平告诉蓝秋。

“真的?别跟我开玩笑啊!这些年总是狼来了,我都不相信了。”蓝秋刚才的兴奋劲儿一下子又变成了忧郁。

“蓝秋你是典型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有恐惧症啊?不信你来我这里拿报纸,我请客。”骆平坐在办公室里抖落着手里的报纸,虽然路上车来人往,噪音很大,蓝秋还是听到了报纸的“哗哗”声。

“好吧,骆平,谢谢你!你那里太远,我就近买一份就行了。”

放下电话,蓝秋骑着自行车在路上走着的时候,不时地留意街边的报刊亭,终于买到了一份刊登公务员招考启事的报纸。蓝秋在上面查到了自己本局招聘一名文秘,决定报考本单位,因为这个岗位的工作她已经做了五年。

第二天早晨,蓝秋在去园区的路上,先去了人事局报名。这一次,不用开介绍信,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蓝秋顺利地报了名。领回了复习大纲,资料很厚,除了公文写作等科目外,跟骆平那次考公务员不同的是,新增加了职业能力测试。蓝秋将书装进自己的手提包里,挂在了车把上,继续往园区的方向走。

下了公路,是一条小马路,路上的车子渐少,几十米见不到一个路人。因为走习惯了,蓝秋并不像当初走这条路时那样感到害怕。

记得一次从张龙发老人家回来的路上,蓝秋跟小周一边骑车一边聊天,两个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聊天上,根本没注意对面骑来的一辆摩托车,骑摩托的人将摩托车开到她们附近的时候,一只手扶着车把,另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从里面掏出一个肉肉的东西,对着蓝秋和小周,一边晃动一边喊:“好玩吗?啊!”

蓝秋和小周哪里见过这个阵势,两个人玩命地骑着自行车,冲出去很远了,才敢回头看。结果,那台摩托车已经一溜烟地没了踪影。

现在,蓝秋又走到了这条路上,心里开始忐忑不安了。这次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小周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单位。这条路上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吧?蓝秋一边想着,一边加快了蹬车子的速度。

骑了一会儿,见路上有了行人,蓝秋才放心。她安慰着自己,如果再碰上那样的****,让他自己得瑟去。有什么可怕的!是他自己愿意暴露给别人看,那就让他展示去!

蓝秋一路走着,思绪又回到了考试上。终于可以参加一次考试了!这是自己盼了好久的机会,从上次招考公务员到现在,已经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以前自己在学校报不上名,那时候老师不让流动,现在没那么严格了,可是自己能考上吗?即使考上,这一次会顺利通过吗?

脑子里乱乱的,带着无数的问题,蓝秋开始了这一天的工作,又在沉重的心事中结束了工作。

蓝秋去考试的那天,骆平来助阵。蓝秋进考场前,跟骆平说:“你赶紧回去上班,不要耽误工作。”

“这是你的人生大事,我必须把你陪好。”骆平执拗地不回去。

“你在外面我答不好卷,万一我考不好,你可有责任。”蓝秋笑。

“你这是歪理邪说,那我不陪着你了,好好考啊!”骆平说着,往回走。

蓝秋这才放心地进考场。

可能报名太早的缘故,蓝秋的座位号是一号,在教室里第一排,就在监考老师的眼皮子底下,虽然没有抄的****,但被老师深沉的眼神监视着的感觉并不太好。蓝秋的心里就涌起了一股回忆的情怀,如果早几年,自己不是也可以背着手,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用监督的眼神,盯着那些学生吗?

考试的题目并不难,公务员写作只让写一篇800字的文章,蓝秋自认为自己在教育局写的材料哪一篇都超过了800字,在这样充裕的时间内答完这些题,真不是难事。对这一点,蓝秋充满了自信。

蓝秋从考场出来的时候,迎着正午的阳光,看到了笑嘻嘻的骆平,手里还拿着两个蛋卷冰激凌。

“不是让你回去了吗?怎么又来了?”蓝秋问。

“谁说回去就不能来了?”骆平反问,伸手递过来冰激凌,“快点拿着,没看见要化了吗?”

“我正渴着呢!要是谁娶了你,可享受了,这么会心疼人。”蓝秋夸赞骆平。

“可惜谁都没娶我,要不,咱俩一起过日子?”骆平坏笑。

“去你的,又没正形,让我妈知道还不骂死我!俩大傻丫头,整天没正形,该成家不成家,看看人家谁谁谁,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蓝秋学着高霞的语调说。

“原来我这么会心疼人的人,到你这里就变成大傻丫头了,醒醒吧,蓝小姐,俺大小也是个科长。”骆平舔了一口要化掉的冰激凌。

“我没忘,走,我请你吃饭,陪考也挺辛苦的。”蓝秋说着,拽着骆平就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菜馆。

第二天早晨,蓝秋在去园区的路上看到了张龙发。

“大爷,这么巧?您怎么在这儿?”蓝秋下了自行车。

“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张龙发往四下里看了看。

“大爷,什么事这么神秘?”蓝秋问。

“我想跟你说件事,这几天你去了园区里我们家那块地吗?”

“我没去呀!怎么了?”蓝秋好奇地问。

“那块地上他们开工的时候说什么来着?是不是要建工厂?”张大爷问。

“对呀,没错,就是建工厂,当时开工的时候还举行了典礼呢!”蓝秋回忆着开工典礼的盛况。

“丫头,你现在再去看看。他们在糟践我们的地呀!”张大爷说着,十分痛心地蹲在了地上。

蓝秋走上去扶住张龙发:“别着急,您慢慢说。”

“自从那块地交公后,我就常去那里看看,看看我家的宅基地上什么时候能建起个大工厂,可我盼来盼去的,也没见着什么工厂,就看见院子里插着几根破竹竿子,几辆车在院子里整天绕来绕去,这也不是盖工厂啊,我孙子告诉我说这是驾校,考司机的都在这里训练。”张龙发越说越愤怒。

“怎么会这样?这也没几天啊!”蓝秋也疑惑不解。

“大爷,您也别着急,我立即去那里看看。”蓝秋安慰着老人。

“怎么不着急呢?你说我们撇家舍业,放弃了祖上留下来的老宅子,搬到另外的地方,就是为了让他在我们家的老院子里弄几根竿子跑那些破车?这事要是政府不管,我拼了老命也要跟他们讨个公道。”张龙发老人仍然气愤难平。

蓝秋劝走了老人,直接去了那个企业。跟张龙发老人反映的情况一样,院子里插着竿子,几辆车正在院子里倒来倒去,旁边还有两名类似教练模样的人在边上指教着。

蓝秋走过去的时候,驾校的人以为蓝秋是去报名参加学习的,起初还很热情,一听说她要找校长谈地的问题,就开始不理会蓝秋了。蓝秋让他们提供老板的通讯方式,他们不给。蓝秋决定去园区找领导说道说道。

很巧,这一天园区的临时负责人去党校学习没在单位,蓝秋没找到人,只好决定再去那家企业跟他们谈一谈。结果,出乎蓝秋意料,就在蓝秋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从里面冲出几个女人,将蓝秋的头发揪住,使蓝秋不得动弹,一阵拳打脚踢,蓝秋的身上和脸上被抓伤了好几处,脑子也逐渐混乱起来。

蓝秋倒下去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上凉凉的,她不知道自己是倒在了水沟里还是在小河里,印象中这个院子外面有一条水沟,在倒下的瞬间,她的大脑尚有一点意识,就是自己被打了,倒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想喊,可是喊不出声音来,只好作罢。

蓝紫铭看见蓝秋的时候,蓝秋刚刚被张龙发从水沟里救上来,看着昏沉中的蓝秋,张龙发老汉很着急,正巧一辆轿车从这里驶过,老人不顾一切地站在马路中间,拦下了这辆车。可是,却没想到,这是蓝紫铭的车。当蓝紫铭看见老汉拦车的时候,让司机停车,他走下车,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浑身都湿透了的蓝秋。

“蓝秋?你怎么了?”蓝紫铭焦虑地抱起了蓝秋。

“你认识蓝秋?”张龙发老汉问。

“认识,蓝秋原来是我的同事。”蓝紫铭轻描淡写地说。

“认识就好,赶快送蓝姑娘去医院吧!”张龙发老汉催促道。

“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蓝紫铭抱起蓝秋就放在了车上,同时不忘记问张龙发。

“咳,这事儿都怪我。我家那片宅基地上原来说建一个工厂,结果那家没建工厂,变成了驾校。我找了蓝丫头说这件事,蓝丫头自己就来这个厂子了,我差一步没赶上,结果就发现蓝丫头倒在水沟里了,然后碰见你了。”张龙发老汉也要上车,“我能跟你一起送蓝姑娘去医院吗?”

“当然可以。您就坐前边吧!”蓝紫铭坐在后座上,扶着蓝秋,将张龙发老汉让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子还没开到医院,蓝秋已经醒了。她声音微弱地问:“我怎么在车里?大哥?”她在记忆中努力地搜索着,也没想起来自己怎么坐在了蓝紫铭的车上,而且车里还有张龙发。

“你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蓝紫铭有些生气地说。

“别批评蓝秋,都怪我,不该找蓝姑娘说那件事。”张龙发很后悔地说。

“给我讲讲是怎么回事?”蓝紫铭问。

蓝秋将张大爷家的情况以及企业办驾校的事儿都告诉了蓝紫铭,蓝紫铭听后很愤怒:“太不像话了,这件事我一定要过问一下。”

“大哥,这里不是档案局,我不想把你也卷进来,等我们园区领导回来后,我再汇报,看看他们怎么处理。现在我要回去,自行车还在单位呢!”蓝秋知道蓝紫铭管这件事有一定的难度,档案局的局长跟园区业务不对口不说,也没有管辖关系。

“是不相信你大哥吧?我已经调到这里工作了,这件事情我一定要管,而且要管到底。”蓝紫铭语气坚定。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蓝秋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

在蓝紫铭的坚持下,蓝秋被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作了全面的检查,没发现有内伤,外伤经过消毒处理,简单地进行了包扎。

蓝紫铭让蓝秋住院观察,蓝秋坚决不同意。蓝紫铭只好让司机送蓝秋回家,又将张龙发老汉送了回去。

高霞见到受伤的蓝秋,心里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啊?快告诉妈。”

“骑自行车摔了一跤,已经没事了。”蓝秋轻描淡写。

“蓝成哲,你快来看看你闺女,这是骑车摔的吗?这分明是让人给打的。”高霞心疼地看着蓝秋,朝着蓝成哲发泄。

“你妈说得对,就是被打的。谁打你了?”蓝成哲也发现了问题。

“没谁打我,真是摔的,不信你们问蓝大哥去。”蓝秋极力辩解,还抬出了蓝紫铭。

“他在市里,你在区里,一点儿都不相干,我干吗问人家?”高霞不理解。

“他现在是我借调的这个园区的主任,当然可以问他。妈,我饿了,有饭吗?”蓝秋岔开了话题。

高霞见问不出什么,只好给蓝秋端饭,让她吃饭。

蓝秋吃饭的时候,脸上的皮肤一阵阵地生疼,她觉得自己真是自讨苦吃。好在蓝紫铭开始重视这件事了,张龙发老人反映的问题能得到解决了。

蓝紫铭没让蓝秋失望,他在园区开展的第一项最有力度的工作,就是将那家企业清理了出去。当蓝秋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振奋。而让她感到遗憾的是,政府清理了那个人的土地,但是土地此时已经涨价了,因为有合同限制,政府不能无偿收回这片土地,结果,那个企业的老板从张大爷家的地上净赚了200万元。

从园区清理走了这家企业,跟张龙发老人有了交待,蓝秋心里稍加安慰。而接着传来的消息,则让蓝秋再次陷入了郁闷中。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