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 第31章 命运的转机(1)

第31章 命运的转机(1)

小说: 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      作者:刘柏镶

当蓝秋处理完张芬芳的上访后,她本人也对张芬芳的遭遇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她不知道自己这种感性对今后的工作是否有影响,尤其是对待上访人员,她觉得自己硬不起来,主要是心肠太软,容易对别人的遭遇产生同情,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没有同情心,硬起心肠做信访工作,也不一定是好事。像以往栾主任和段晓妮一样态度生硬,不仅对解决问题没好处,而且对教育行政机关的形象也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与其生冷硬,不如与人为善,让上访人满意。

就在蓝秋又陷入日常的忙碌中之时,全国的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从中央到地方都成立了*********,区委也成立了这样的部门,但是,谁也说不清楚,这个部门到底能成立多久,编制都怎么确定。

刚刚成立的区*********,需要选拔一些能力比较强、文笔好的基层工作人员来这里工作,而在全区除了公检法部门外,就是教育部门了。按照名额分配,要从教育局借调两个人。

段晓妮已经是办公室主任了,不可能再去借调,蓝秋本身就是借调人员,而且段晓妮听说,*********的工作任务很重,那里的工作人员很辛苦,她就产生了推荐蓝秋的想法。当段大军问段晓妮:“我们局借谁去合适?”

段晓妮不假思索地回答:“借蓝秋最合适了。”

“那稿子谁写?”段大军问。

“最近没什么大型会议,稿子需要量小,等需要的时候,我再找个借口把她弄回来。”

“你可安排好了,别耽误我们自家的事儿。”段大军嘱咐。

“哥,你就放心吧!有我在,没有耽误事儿一说。”段晓妮保证道。

“就你心眼儿多,我就知道,你还在折腾蓝秋呢!”段大军有些不忍心地说。

“怎么是折腾呢?我这是锻炼她呢!”段晓妮有些得理不饶人地说。

“好好好,我不管了,你看着办吧!”段大军知道这个堂妹胡搅蛮缠的个性,找个借口走了。

蓝秋去610报到的那天,一进区委大楼,就看见了汪勤。

汪勤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报到的。”蓝秋答。

“你来报到?难道你到了*********?”汪勤恍然大悟。

“是啊,就是去那里。”蓝秋答。

“那里的工作挺辛苦的,你可要坚持住。”汪勤嘱咐。

“能有多艰苦?能描述下吗?”蓝秋不解地问。

“有你想象不到的难处,可能没时间吃饭,每天生活在紧张中,我担心你会吃不了那个苦。”汪勤因为跟蓝秋是同学,此时想提醒蓝秋。

“没事,我不怕,干工作没有累死人的。”蓝秋以愉快的口气表白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我说了你也不明白。有了难处就来找我。”汪勤见蓝秋不开窍,只好这样说。

目送着汪勤上了楼,蓝秋若有所思地朝*********走,脑子里有点乱。但此时蓝秋比谁都明白,汪勤是以同学的角度跟她说这番话的,如果站在区委副书记的立场上,汪勤绝不会这样说,鼓劲还来不及,怎么会打消她的积极性呢?

*********归政法委直管,蓝秋进办公室的时候,内勤小卢通知她,政法委书记给他们借调人员开会。蓝秋走进小会议室,看到了同时借调来的五个人,除了她之外,其余都是男同志。坐在椭圆形会议桌中间的一位戴眼镜的男同志就是政法委书记路涵,以前开会的时候,蓝秋看见过他,那时他坐在主席台上,文质彬彬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政法委书记,倒像个大学教授,这是路涵最初给蓝秋留下的印象。

“你叫蓝秋?”路涵问。

“是的。”蓝秋答。

“到前边坐。”路涵对着要坐在侧面的蓝秋说。

蓝秋看看左右都有人,只有路涵对面的椅子空着,只好坐在了路涵的对面。

“我们开会吧!”路涵说。

路涵首先讲了*********的机构设置,又分别介绍了正式人员和借调人员,在明确工作性质和任务后,路涵说:“借调的同志,一定要安心工作,政法委会跟区里打报告,根据大家的工作情况还有工作的特殊性,找机会给你们调进来。”

其他人怎么想,蓝秋没思考过,她最关心的就是自己是否能够调进来,那样,就可以解决编制问题,哪怕参加一轮考试,她也认了。

虽然汪勤曾经事先跟她说过这里工作的艰苦,蓝秋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仍然出乎蓝秋的预料,这里的工作强度和难度比想象的要复杂很多。蓝秋以前一直跟写稿子较劲儿,现在,除了及时写出稿子外,还要做大量的具体工作,而且这些工作做起来确实有难度。蓝秋总是想,虽说做成一件事是有难度的,但是,毕竟通过各种方法能够做好,但是要想转变一个人,却比做好一件事还要难。

蓝秋负责帮教的一个女人,曾经是某单位的干部,原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可是却误入歧途。为了能让她转变,她的丈夫放弃了跟她离婚的想法。可是,她却不领情,甚至跟丈夫叫板:“离婚有什么了不起?离了你我还不能活了吗?”

丈夫被气得直发昏,威胁她说:“如果你再不回头,我就跳楼自杀。”

“愿意跳楼你就跳,我坚持到底!”丈夫的这一招儿对她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面对这样一个人,蓝秋颇费脑筋,她想了很多办法。

给她讲道理,她不听;帮她做家务,她不领情;找她父母来劝她,她很不耐烦地撵走了父母。直到她突然得病,病倒在床上,蓝秋和她的丈夫轮番照顾她,她看着忙碌的蓝秋,还是板起面孔,不给蓝秋好脸色。

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单位有事,蓝秋替他在医院照顾她,工作了一天的蓝秋坐在病床边的小凳子上睡着了,夜里很凉,蓝秋打了个喷嚏,醒来,发现她正看着自己。

“我把你弄醒了吧?不好意思。”蓝秋说。

“都是我不好。”蓝秋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泪花。

她出院后不久,伴随着身体复原,她的内心也经受了一场洗礼,跟过去彻底告别。

蓝秋的工作得到了路涵书记的肯定,他找蓝秋谈话:“最近要给借调人员办手续,你愿意到这里工作吗?”

“我愿意来,可我现在是事业编制,不知道是否能解决?”蓝秋有些忧虑地说。

“这个确实是个问题,我要跟区里探讨下。”路涵说。

蓝秋等了几天,没有消息。在走廊里,看见了几次路涵,路涵没主动提,蓝秋也不好问。自己的编制问题确实是个难题,也许,这一次还是没希望。如果找汪勤问一下呢?蓝秋几次走到汪勤办公室的门口,都没进去。汪勤虽然是区委副书记,但是不分管政法口,跟路涵才刚刚认识,直接问也不好,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就在蓝秋焦急地等待消息的时候,段大军给路涵打了个电话。“路书记,蓝秋在你那里工作怎么样?”段大军问。

“很能干啊,这个女同志可不简单。”路涵由衷地说。

“可惜啊,我们局里事情太多,我这里也缺人手呢!”段大军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唉,我说老段,人不是借给我们了吗?怎么还带往回要的?”路涵对能干的蓝秋有些不舍。

“借给你们是支持你们,但是,我们也不能耽误局里的事啊!你是知道的,蓝秋可是我们局的大笔杆子,离了她,还真不行。这一段时间,我是深有体会啊!”段大军说。

“我还在想办法将她调进来呢!”路涵直接说。

“调什么啊,要是能调我早就给她调进来了,事业编转公务员现在可太难了,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可我现在正缺人,也不想放她回去啊!”路涵认为蓝秋稳重,干工作不仅有方法,更可贵的是,蓝秋能吃苦。

“先让她回来吧,我再给你换个人去,你不知道,我们教育局机关的人,个顶个地都是硬手。”

“既然你需要蓝秋,我也不好再挽留,赶紧给我找个人来。”蓝秋是教育局的人,路涵也不好多说什么。

路涵让办公室通知蓝秋回教育局,蓝秋临走,来跟路涵告别。可路涵不在,办公室小卢告诉蓝秋,路涵书记去市里开会去了。

这次借调,突然被召回,蓝秋不用多想,就能猜出是段晓妮的主意。因为这个时期需要写很多材料,蓝秋历来是主力队员,这样关键的时刻,段晓妮是不能写材料的,只有蓝秋回来,才能解决段晓妮眼前的难题。

喜欢《女公务员的职场奋斗史:婆娑》吗?喜欢刘柏镶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