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乡土文学 > 生死疲劳 > 三 广场猴戏

三 广场猴戏

小说: 生死疲劳      作者:莫言

2000年元旦过后不久,高密火车站广场上出现了两个耍猴的人和一只猴子。读者诸君一定猜到了,那只猴子,是由西门闹——驴——牛——猪——狗——猴,一路轮回转世而来。这只猴子自然是雄性。它不是我们习常所见的那种乖巧的小猴,而是一只身材巨大的马猴。它毛呈灰绿色,缺少光泽,犹如半枯的青苔。两眼间距很近,眼窝深陷,目露凶光。双耳紧贴脑袋,犹如两朵灵芝。鼻孔朝天,大嘴开裂,几乎没有上唇,动不动就龇出牙齿,相貌十分凶恶。它身上还穿着一件红色的小坎肩,看上去十分滑稽。其实,我们没有理由说它凶恶,也没有理由说它滑稽,穿上衣服的猴子,不都是这样吗?

猴子的脖子上拴着一条细细的铁链。铁链的一端,连接着一个年轻姑娘的手腕。不须我说,读者诸君也已猜到,此女就是失踪数年的庞凤凰。与她在一起的那位男青年,就是同样失踪数年的西门欢。他们俩,上身都穿着鼓鼓囊囊、脏得已经辨不清本来面目的羽绒服,下身都穿着破烂不堪的牛仔裤,鞋子虽脏,但都是假冒名牌。庞凤凰染了一头金发,双眉拔得细长如线,右侧的鼻翼上,穿着一只银环。西门欢的头发染成红色,右侧的眉楞上,穿着一只金环。

高密近年来发展很快,但与大城市相比,毕竟还是小地方。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林子小了,许多鸟就没有。这两只“怪鸟”和一只悍猴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马上就有好事者,跑去车站派出所报告。

众人在不知不觉中就围成了一个圈子,这正合了西门欢和庞凤凰的心意。但见那西门欢从背囊中摸出了一面铜锣,“铛铛”地敲了起来。锣声一响,围观的人更多,场子很快密不透风。有个别眼尖的人,认出了庞凤凰和西门欢。但更多的人,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猴子,并不去看耍猴人的模样。

西门欢把铜锣敲打得节奏分明,庞凤凰把缠在手腕上的铁链全部放开,给了猴子更大的活动余地。然后,她又从背囊里掏出些诸如草帽、小扁担、小箩筐、旱烟袋之类的道具,放在自己身边。

在“铛铛”的锣声中,庞凤凰顿喉高唱,她嗓音嘶哑,但颇有韵味。以她为轴心,猴子人立,绕场行走。它双腿弯曲,步履蹒跚,尾巴拖地,目光左右顾盼。

铜锣一敲铛铛铛

叫一声我的猴儿听端详

咱家在峨嵋山上得了道

返回了老家要称大王

咱给各位老乡耍把戏

老乡们把咱来犒赏

…………

“闪开!闪开!”新近调到车站派出所担任副所长的蓝开放拨拉着围观的群众,用力往圈子里挤。他是一个天生的警察,在刑警大队干了两年便立了两次大功,年龄刚满二十,就被破格提拔为车站派出所副所长。车站一带,向来是治安的重灾区,派他来担任副所长,足可见出局里对他的器重。

你玩一个老头戴帽叼烟袋

倒背着双手逛市场

庞凤凰唱着,把一顶小草帽准确地抛到猴子面前,猴子眼精手快,伸手捉住了草帽,随即扣在了头上。庞凤凰又把旱烟袋扔过去,猴子灵巧地往上一跳,抓住了烟袋,随即叼在嘴里。然后,它把双臂弯到臀后,弓着腰,罗圈着腿,脑袋歪来歪去,眼珠子滴溜乱转,真如一个闲逛的老汉。猴子的表现,引起一阵笑声,一片掌声。

“闪开!闪开!”蓝开放往里挤着。其实,一听到群众报告,他的心就“咯噔”了一下。尽管县城里早就谣传说西门欢和庞凤凰被蛇头卖往东南亚某国,一个当了劳工,一个当了妓女,也有说他们都在南方某市因吸毒过量而死的,但蓝开放内心深处一直能感觉到这两个人的存在,尤其是庞凤凰的存在。读者诸君当然不会忘记他切破手指让西门欢试验黄互助神发之事,那一刀,已经把他的内心表露无疑。所以,群众一报警,他就知道是这两个人回来了。他放下手边的工作就往车站广场奔跑。他奔跑时眼前浮动着的几乎全是庞凤凰的影子。他见她最后一次是在祖母的葬礼上。那天她穿着一件洁白的羽绒服,戴着一顶毛线套头帽,小脸蛋儿冻得通红,像一个童话中的冰清玉洁的公主。听到她嘶哑的歌唱声,对待犯罪分子冷酷如铁的蓝开放,眼睛已经模糊了。

你玩一个二郎担山追明月

再玩一个凤凰展翅赶太阳

庞凤凰把那根两端拴着小箩筐的小扁担用脚挑起来,猛地往上一踢,表现出很高的技巧性,扁担从空中稳稳地下落,几乎不偏不倚地落在猴子的肩头上。猴子先是将扁担搁在右肩上,小箩筐一前一后,这就是“二郎担山追明月”了。继而又将扁担横在脑后,两个小箩筐一左一右,这就是“凤凰展翅追太阳”了。

咱把那各种花样玩了一遍

请各位乡亲给犒赏

猴子扔下扁担,接过了庞凤凰抛过去的一个红色塑料盘,双手捧着,向围观的群众讨赏钱。

各位大叔和大婶

各位大爷和大娘

各位兄弟姐妹众乡党

给俺一毛不嫌少

给俺一百呢,你就是观音菩萨下道场

在庞凤凰的歌唱声中,人们纷纷将钱投到那猴子高举过头顶的圆盘里。有一分、二分、五分、一角、五角乃至一元的硬币,它们落在盘中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有一角、二角、五角、一元、五元、十元的纸币,它们落到盘里几乎没有声音。

当那猴子转到蓝开放眼前时,他把装着一月份工资和假日值班补助费的那个厚厚的信袋放在圆盘里。猴子尖叫一声,四肢着地,口叼着圆盘,蹿回到庞凤凰身边。

“铛铛铛——”西门欢敲了三下铜锣,像马戏团小丑一样,向着蓝开放深深地鞠了一躬,直起腰来说:

“谢谢警察叔叔!”

庞凤凰则把那信袋里的钱抽出来,右手捏着,往左手掌上有节奏地抽打着,对围观者炫耀着,同时摹仿着流行歌手唱红了的那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的旋律大声地、恶作剧地唱着:

俺们俺们高密人~~个个都是活雷锋~~送俺一沓人民币~~做了好事不留名~~

蓝开放把帽檐猛地往下一拉,急转身,分拨开众人,一言未发就走了。

喜欢《生死疲劳》吗?喜欢莫言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