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说晋天下2 > 第30章 两个权力中心 (2)

第30章 两个权力中心 (2)

小说: 说晋天下2      作者:昊天牧云

可没多久,司马衷那边又发布了新的命令。这个命令最有新闻价值的就是对接班人的调整。让司马颖下课的声音早已四处响起,而且司马颖的这个皇太弟是自己封的,属于篡权的行为,早就应该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了。司马颙以前虽然拍拍胸口说自己是司马颖的同盟军,会把拥护两个字进行到底。可地球人都知道,这话完全是屁话一句。这时,他为了让自己捞到一点人望,就拿司马颖开刀,要司马衷重新指定接班人。现在有当接班人资格的只有两个人了,一个就是司马炽,另一个是司马晏。这两个哥们都是司马衷的弟弟。司马炎的生育能力很强,一共生了二十五个儿子,但到现在因为这事那事,大多数都挂了,目前只剩下这三个家伙了。

司马晏的人品, 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巨坏的,你要是选他当接班人,非但不能让人气涨起来,恐怕连你也跟着丢分。倒是这个司马炽做人低调,从不乱翘尾巴,而且又好学——这种人在大家的心目中是个好人,让好人出场,大家就会说你好。然后又下诏启用一批司马颖那几个坚硬的反对党:任司马越为太傅,与司马颙一起平分中央大权这块蛋糕,让那个曾经跳进粪坑逃命的大名士王戎参录朝政,形成新的三驾马车。王戎的那个帅哥堂弟王衍这时也得以闪亮登场,提拔为左仆射,其余司马略、司马模等等都被安排到要害部门,把司马颖的所有部下全都扫地出门,清出场外,要想继续生活下去,就只有到到广阔的世界里自谋职业。要求各级政府官员马上到原单位报道,正式上班,等这些杂事收拾好之后,皇帝返回东京(这个东京不是别的东京,就是老首都洛阳)。

接着,再次任命司马颙为都督中外诸军事,让他最亲密的战友张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算是司马颙之后的第二号最有实权的人物。司马颙在这次人事任免中,算是做到力求平衡。这家伙是个制造摩擦的专家,在当地方官的时候,天天在长安那里,磨刀霍霍,盼望着中央决策层越乱越好,自己好从中得到利益——他也确实从不断的混乱中得到利益。现在老哥子一掌权,马上就改变观点,希望这个世界太平下去,不要出什么乱子,这才出台了这个人事方案。不过表面看来,他大权在握,是个大赢家,其实真正的赢家是那个司马越。在这一波的人事变动中,不光他成为实力派人物,就是他的几个老弟司马模、司马略都掌握了不少权力——司马模被任命为宁北将军、都督冀州诸军事,而那个司马略是镇南将军,领司隶校尉,代理洛阳的第一把手,都是响当当的角色。再加上前段时期敢于高举起义的伟大旗帜,与王浚共同奋斗,敢于把司马颖痛扁到底的司马腾,我们用脑袋一想,就可以算得出司马越集团现在的分量了。

而现在那个司马腾还在与刘渊进行流血冲突。这家伙上次把刘渊的部队扁了一下,觉得这个匈奴后代的野心家虽然名气很大,其实水平有限得很,一点不可怕,就想一下把他搞定,马上派聂元带兵去攻打刘渊。这一次,聂元的对手是刘渊,两人在大陵相遇,大战一场,结果,“玄兵大败”。

刘渊决定扩大战果,派刘曜向太原进军,一路打来,没几天就把泫氏、屯留、长子、中都几个地方划归他们的势力范围;又派冠军将军乔晞向西河扩张,夺取了介休。这个乔晞虽然很会打仗,可人品实在太差,在杀了介休令贾浑之后,看到老贾的老婆宗氏原来长得还很粉嫩,就当场拍板,让她做了自己的二奶。谁知,这个宗氏却一点不情愿,对着乔晞又哭又骂,弄得乔晞越来越不爽,家里有这样的二奶,老子到底还想不想活?他的这个念头一闪,马上就决定:老子肯定要活下去,但不能让这样的二奶活下去。杀!

有人把这事向刘渊打了个小报告,刘渊一听,我靠!老子不是天天说要把咱的部队变成仁义之师么?你小子这么做,跟土匪有什么差别?骂道:“使天道有知,乔晞望有种乎!”这话骂得很严重,说乔晞以后会断子绝孙的。马上派人去把这个家伙叫回来,降了四个级别,然后派人去重新收拾贾浑的尸体,好好地埋葬。

转眼到了第二年。这个第二年很有意思,既是晋朝的永兴二年,又是刘渊汉王朝的元熙二年,也是李雄前蜀王朝的建兴二年。中华大地又进入了一个新的三国时代,连年代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共同进入了第二个纪年。

这年的春天,也像小学生作文里的描写那样:春光明媚。可那个羊皇后却一点不春光明媚,她去年年底刚获得东台留守政府的平反,才一个多月时间,那个张方又觉得她不顺眼,便又让她的老公把她废了。她这一次被废已有三次。堪称史上被废次数最多的皇后了——别的皇后被废,都是因为她的老公看她不顺眼,才把她打入冷宫的,而羊美女的命运不但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也不掌握在她老公的手里,都是别人觉得无聊时,让她当皇后,觉得她不爽时,又让她下课的。

司马颙和张方虽然夺取了大权,可那个皇甫重却是老搞不定。他们早在三年前就叫金城太守游楷专门与皇甫重作战。可打了差不多三年,却一点进展也没有。皇甫重虽然把自己的地盘守得很紧,可到底是在孤军奋战,之所以在这个地方坚守三年,是因为中原一带乱上加乱,司马颙不敢用过多的力量来对付他。现在司马颙已收拾了东方的敌人,接下来肯定要全力对付他了。他派他的儿子皇甫昌出去做统战工作,希望能拉到一些外援。

皇甫昌的头脑不算差,并没有一出城就像个商品推销员一样,四处乱打广告,请你加入我们的集团来,而是对形势作了一定的分析和评估的。 他知道,虽然目前的状况是司马颙和司马越共享权力,表面和谐得很,什么摩擦也没有,可这两个家伙并不是一条心的,暗中都在时刻准备着找个机会狠狠地在对方的屁股猛踢一脚。因此,他直接就跑到洛阳,去见司马越。

皇甫昌的这个分析没错,可他来的时间却一点不对头,可以说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做了一件不正确的事——因为司马越现在并不想跟司马颙摊牌,他还要等待时机,还要等待自己的力量更加壮大一点,而且司马颙刚刚给了他很多好处,你一来就反目,这道理上说不过去,就会师出无名,就会失道寡助。当皇甫昌对着司马越背书时,虽然说得声情并茂,但司马越在眯着眼睛听完之后的反应只是摇摇头。皇甫昌的激情马上熄灭,知道自己这次行动已经彻底泡汤了。

皇甫昌当然不甘心就这样跑回去,向老爸交差了事。他知道,他要是引不进一个强大的外援,为他们解围,他的老爸以及他的全家甚至三族就会被人家集中起来,赶到午门那里集体砍头。

勇敢的人到哪都是勇敢。

皇甫昌又想出了一个冒险的办法,找到他的老朋友殿中人杨篇。两人加班编了一套谎话,说是遵照司马越的命令,恢复羊皇后的职务,从金墉城里把羊美女接出,带到宫里,然后用皇后的名义命令全军讨伐张方,把皇帝放出来。这两个家伙做事很有效果,只不过一下,就把这些事办好。众官员因为这事来得很突然——这些年来,这种突然的事实在太多,几乎年年发生,有时几个月就发生一次,已经成为一种经常性的“突然”了,因此,他们都相信了皇甫昌,个个表态“将革命进行到底”。可这两个家伙虽然做事果断,但却不严谨,不过一会儿,人家就知道原来是上了这两个哥们的当,马上调转枪口,把矛头直指皇甫昌。

你想想,皇甫昌在洛阳就一个人,被这么多矛头直指上来,还有活路么?被大家一阵群殴,当场牺牲。

这时,司马颙也想和平解决皇甫重的事,派人带着诏书去命令皇甫重投降。可皇甫重不愿当投降派,继续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打倒司马颙这个反动派。本来,城里的人还以为中央仍然是司马乂高高在上,掌握着大权,并不知道他早已被烧成灰,因此都万众一心,愿意在皇甫重的带领下,跟敌人死磕到底。这时,皇甫重抓到一个马夫战俘,就问那个马夫:“我的弟弟带兵到什么地方了?”

马夫说:“你的弟弟是谁?”

皇甫重说:“我靠!连我的弟弟都不知道。告诉你,就是著名的皇甫商。”

马夫说:“早就给司马颙抓住杀掉了。”

皇甫重也不是个办大事的人,关键时刻硬是沉不住气。他一听到这个坏消息,脸色马上发生急剧变化,而且“杀驺人”——驺人就是马夫。

大家一看,我靠!原来外面的世界早就变了,我们这些SB一点不知道,还在这里很傻很天真地孤军奋战。大家心里这一想,政治立场马上发生了质变,觉得生活不能再这样过了,马上冲到皇甫重的司令部里,把皇甫重的头砍下来,向城外的敌人投降。

司马颙在平定皇甫重之后,就让冯翊太守张辅接替皇甫重的职务当了秦州刺史。

这时,本届政坛的三驾马车之一的王戎死掉。这家伙是竹林七贤中的小弟,在六位老大都死光之后,就他一个人独占人气榜,名声倒越来越大,官也越做越大,可事却一点不干,即使去年底成为三驾马车之一,却也是在那里光领工资不干活,甘当政坛上的花瓶,幸福生活过到死翘翘的这一天。

司马颙以为张辅是个人才,这才把他安排到乱哄哄的秦州当第一把手,希望他能把大乱变成大治。张辅听到老大的这个精神,就跑到那里上任。这家伙上任之后,认为,要把这个乱子有效地平定下来,就是多砍几个脑袋,不要怕出人命,要敢于用血腥来给自己的威信加油。而且要杀也要杀个有分量的人,这威信才高高在上啊,要是杀几个老百姓,也太没有档次了——那是一般杀人犯干的活。

他把该杀的人定在太守这个档次上。

很快,他觉得,天水太守封尚是个菜鸟,杀这样的人可以说是提高一下人类素质做了一件好事。马上就把封尚叫来。封尚当然不知道自己没犯什么法也会被杀,高高兴兴地跑过去见新领导,哪知才一见面,就被拉下去,给稀里糊涂地砍了脑袋,致死也不知道被砍的理由。

张辅觉得当大官真幸福,想杀谁就可以杀谁,难怪谁都想当。

这家伙大概要验证一下自己已经威风到什么程度了,部下怕自己到底怕到什么地步了,就又把那个陇西太守韩稚请过来。

韩稚早就知道封尚无缘无故被杀的全过程了,因此一接到通知,心里就发毛,想过去,又怕克隆封尚的下场,想不去,又怕领导怪罪下来,到头仍然是不得好死。可他的儿子韩朴却果断得很,看到老爸满脸的为难,什么也不说,带着士兵去找张辅。张辅正在那里摆着自己的威风,哪想到这个哥们胆大包天,比他还敢杀人——他杀人只是敢杀部下,而这哥们却敢拿上级开刀。

张辅一点也没有防备。韩朴带着部队猛攻张辅的部队,把张辅军打得大败,连张辅也跑不了几步,就给杀死在现场。这家伙本想威风凛凛一下,哪知,这威风还没有凛凛几天,就给人家砍了脑袋。

小韩的这次军事行动,大大地刺激了凉州刺史张轨。张轨的司马杨胤对张轨说:“韩国稚居然敢杀他的上级领导。这个例子一开,后果很严重啊。老大也是刺史啊。”

张轨说:“我靠!得把这个韩稚抓起来。”派中督护汜瑷带二万部队去攻打韩稚。

韩稚杀张辅是逼不得已的事,是为自己能够继续活下去才干的,这时看到张轨的部队打过来,想都不想,当场就举起白旗,表示愿听从张老大的指挥。

曾经麻烦不断的西部地区终于平静下来。

可这是个麻烦的年代。西部刚刚平静,还没有整理清楚,东边的麻烦事又爆发起来,而且爆发的力度更大,更上规模,更让司马颙的脑袋疼痛。

因为制造这个麻烦的带头大哥是司马越。

喜欢《说晋天下2》吗?喜欢昊天牧云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