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说晋天下2 > 第47章 牛人对决智者胜 (2)

第47章 牛人对决智者胜 (2)

小说: 说晋天下2      作者:昊天牧云

明预说过这话之后,苟晞居然没有大刀向他的头砍过去,但却仍然厚着耳朵。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继续奉行他的杀人政策。你想想,谁愿在这样的人手下当员工?大家看到老大天天高举大刀,都怕那把刀不知什么时候落到自己的头上,便都不愿再团结在他的周围了,都想着找机会跳槽出去,离开这个危险之地。而且这时,到处闹自然灾害,苟晞只有对付活人的办法,却没有一点救灾的措施。石勒看到机会终于来了,马上向苟晞的势力发动攻击。先是在阳夏把王赞收拾干净,然后果断地向苟晞的老巢蒙城突袭。

曾经牛逼得不可一世的苟晞,连一个回合的抵抗也组织不了,就被石勒抓到手上。石勒大概觉得苟晞还算是个人才,因此舍不得一刀砍了,但又怕这家伙强悍,哪天逃脱出去,可不是一件好事,因此就用铁链锁住他的颈脖,让他当自己的左司马。苟晞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一个被铁链锁着的人,干的虽然是高级领导的工作,可生活待遇却跟那只宠物差不多。

石勒打败了苟晞之后,又被刘聪任为幽州牧。

这时,石勒的力量已经很强大。而刘聪夺得皇帝之位后,猛男只在宫中的妇女界发挥作用,那种横刀立马平定天下的进取心不知丢到什么地方去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牛人的力量不断壮大起来,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时,刘聪手下的大牛人就是刘曜、石勒、王弥,本来在这个虽然混乱透顶而无英雄的时代,这三个家伙还算英雄,要是同心合力,实在不难为刘聪一统江湖。可这三家伙都觉得自己牛得很,一个不服一个,都把对方当做潜在的敌手,由暗中较劲到公开竞赛,裂痕越来越大,虽然还没有彻底摊牌,见了面也还互相打招呼,客气话说得还十分到位,但地球人都已经知道这三个家伙刀枪相见是迟早的事。

那个曾经劝王弥回老家闹革命的刘暾,这时又跳了出来,为王弥出主意,把那个曹嶷叫来,一起攻打石勒。曹嶷原来是王弥的老部下,老早就跟王弥干革命。这家伙也是个善于发展自身力量的人,这时已经是青州刺史,势力比王弥还要牛逼。而且这家伙一直有自己的想法,不愿为刘家卖命,而想归附于晋国。王弥觉得这个计划很可行,就叫刘暾还是你亲自过去好。写了一封信,让刘暾带着上路,然后又派人去请石勒,说曹嶷不是好鸟,咱们一起向青州进军,把这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干掉,咱分他的地盘。

这个方案其实真不错。可错就错在那个刘暾。这家伙带着那封鸡毛信,做的是秘密得不能再秘密的工作,可这家伙居然也不请个化装师给他乔装打扮一下,硬是保持着原貌,一路走着,潇洒得很,才到东阿就被石勒的巡逻兵抓了个正着。石勒一看,我靠!差点上了这个王弥的当。这哥们虽然一副猛男相,但做事却舍得花脑子,当下并没有像别的人那样,马上就向理直气壮地向王弥摊牌,而是秘密把刘暾杀掉,然后继续装逼,好像还在王弥的圈套里生活着。而王弥却一点也不知道,还在那里等着刘暾的好消息。

不久,王弥手下的得力助力徐邈、高梁不知哪根神经突然开窍,硬是不看好王弥,带着部下去投靠曹嶷,弄得王弥的实力突然单薄起来。

王弥知道石勒活捉苟晞之后又重用这个家伙,心里很不爽,觉得石勒本来就不好对付了,要是再加上这个苟晞,以后就更不好过了,就写了一封贺信给石勒:“公获苟晞而用之,何其神也!使晞为公左,弥为公右,天下不足定也。”

石勒拿到这信之后,对张宾说:“老王的官比老子大一个级别,现在居然说要当老子的左右手。这是什么意思?肯定是想搞老子小动作的意思。”

张宾说:“老大的判断十分正确。不过,王弥也不是个软蛋,想跟他发生正面冲突,是很不划算的。只有玩点阴谋诡计了。”

这时,石勒正跟那些从北方转移来南方找活路而形成武装部队的陈午部大打出手,而王弥也正跟同性质的刘瑞正打得不可开交。王弥因为几个骨干相继离去,觉得手脚有点展不开,就派人过来请石勒去帮一下他的忙——这家伙到现在居然还以为刘暾还活着,以为老曹的部队很快就会冲过来把石勒一扁至死,还以为石勒对他恶毒的计划还蒙在鼓里。他哪知道,蒙在鼓里的人不是石勒,而是他自己。他的这一次忽悠式的求救,正好给石勒一个妙的机会。

本来,石勒接到王弥的求救信之后,正裂着大嘴在那里做幸灾乐祸的表情,我靠啊,你小子不是很能打么?现在怎么不牛逼了?你也有今天啊。让那几个流民把你打死最好,免得老子动手。所以就准备断然拒绝王弥的请求助。

可张宾却认为不可,对石勒说:“老大不是天天埋怨没有机会收拾王弥老儿么?现在可是他把机会送到老大的嘴巴前面啊。偶认为,可以先放过陈午。陈午算什么鸟人?让他多嚣张几天,以后收拾他也不费什么屁力气。王弥可是个不可多得的牛人。这种人多留一天,就会多一分危险,应该尽快把他搞定才是王道啊。”

石勒是什么人?听到首席智囊的这番话,脑子马上就转了过来,带着部队马上就跑过去,与王弥联手,夹击刘瑞。刘瑞突然受到当世两大牛人的夹攻,马上就支持不住,全面溃败下来,被石勒斩了脑袋。

王弥高兴得脸上全是笑,对石勒的印象彻底改变,以为这个老石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这份感情只有加厚,不能再掺一点怀疑的成分了。这家伙平时做事很小心,可硬是在关键时候不舍得花脑子多想一想。

石勒想不到王弥居然这样就把自己当着他的一家人,就决定趁着王弥这个热腾腾的信任还没有降温,实施他的计划。这个计划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实施的。

冬天是个好喝酒的天气。

石勒派人去对王弥说:“今天偶在己吾摆了个酒席,老大要是没事,就过来喝喝酒,聊聊天,一起打发一下这个寒冷的天气。”

王弥一听,好啊。有酒喝为什么不去。

长史张嵩对王弥说:“偶认为,这酒老大不宜去喝。”

王弥说:“要是以前,老子肯定不会过去。可现在,咱跟老石的关系已经是同盟加兄弟的关系了。同盟加弟兄的酒都喝不得,谁的酒还喝得?”就一脸高兴地跑过去。

两人喝得正好,王弥的嘴里还在不断地重复着“同盟加兄弟”这五个字,石勒却突然满脸横肉起来,拔刀而起,风一样地砍过去。王弥的头很响地落在生硬的地板上,热血洒满酒桌上。这个靠强盗起家的哥们就这样死去,死得有点窝囊,而且中的这个圈套,实在也有点业余,本来一个很有脑袋的牛人,长在乱世,正是有作为的时候,居然在关键的时候丧失了乱世英雄应有的警惕,最后在这个连张嵩都看得出的鸿门宴上人头落地。如果这哥们不死,肯定会在以后的历史里留下比较精彩的一页。

王弥的死,与其说是死于石勒之手,不如说是死在自己的手里。

石勒杀了王弥之后,知道在刘汉集团中,已经没有对手了,他也彻底不把刘聪放在眼里了,直接就把王弥的部队收编,实力更上一层楼,然后给刘聪上了一表,说王弥造反,老子已经为你把他的头砍下来了,彻底为老大铲除一个强大的后患。特向老大报告,以后不用再担心这个王弥了——当然,真正担心这个王弥的不是刘聪,而是他自己。

刘聪不是呆子,当然知道王弥没有造反,接到报告后,也从后宫的美女堆中抽出时间来大怒了一下,派了个使者,跑到石勒那里,代表中央对石勒进行一次狠狠地批评:“专害公辅,有无君之心。”你一看这个批评,石勒这个错误的性质是很严重的——“有无君之心”,已经不把皇帝当皇帝了,如果是别人,估计早就逮捕法办,判个诛灭三族,也不算量刑超重。可刘聪现在却拿石勒一点没有办法,骂过之后,又怕石勒心里生气,接着就提拔他当镇东大将军,督并、幽二州诸军事,领并州刺史,这个任命使得石勒的职务相当于军委委员兼大战区的司令员,正式成为汉国的军事强人。

到了这时,刘渊原先很欣赏的猛男刘聪已经成为精神完全缺钙的皇帝了,而其手下又有石勒这样的牛人在那里牛逼哄哄,爱杀谁就杀谁,这个国家的前途就可想而知了。

王弥被杀之后,苟晞和王赞又凑到一起,商量着造石勒的反。石勒知道后,再也不可惜人才难得了,将两个人一起杀掉。

大家知道,石勒现在虽然是个天天喊打喊杀敢于把汉国大将军王弥的脑袋砍下来,一点没有事的人,可以前他却是个被人当商品,像狗崽猪崽一样给人家卖来卖去的,因此老早就跟他的老妈失散而变成一个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可那个刘琨却很有心,不惜下苦功夫,到处张贴寻人启事,硬是把石勒的老妈找到。

当然,刘琨找到石勒的老妈后,并没有像项羽那样,就带着这个老女人去要挟石勒,而是发扬雷锋精神,派人把石妈和石勒的侄儿石虎送到石勒那里,还给他写了一封信:“将军用兵如神,所向无敌。所以周流天下而无容足之地,百战百胜而无尺寸之功者,盖得主则为义兵,附逆则为贼众故也。成败之数,有似呼吸,吹之则寒,嘘之则温。今相授侍中、车骑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襄城郡公,将军其受之!”

石勒一看,我靠!想叫老子跳槽?你看看你打工的那个晋国,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有脸叫老子跳过去。便也写了一封回信:“事功殊途,非腐儒所知。君当逞节本朝,吾自夷难为效。”刘老大啊,还是互相学习,而各干各的好。顺便给刘琨送去几匹好马和很多珠宝,还让那个使者也得了大大的好处,算是报答了刘琨的恩情,但从此不再跟刘琨你来我往。

喜欢《说晋天下2》吗?喜欢昊天牧云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天津快乐十分